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七章 挽救
    见得这躺在棺材里面的僵尸的脸长成了我的样子,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是好,脑子里面完全乱成了一锅粥,再看见他睁开了眼睛,冲我说着那些让我感到很是恐惧和莫名其妙的话,因为他的称呼似乎有一些古怪,让我在这一瞬间变得极其的茫然,我赶紧转头,想要看看张晓彤,想让她帮我看看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可转过头一看,原本应该听从我的吩咐,站在我身后的张晓彤早就不见了身影,已经踪迹全无,这让我心里顿时一慌。

    难道说我又陷入了这僵尸布置下该死的陷阱里面了……也就是说我眼前看到的这些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但是这僵尸死死盯着我的眼睛,不断重复着渴望的到我回答的话语,让我对我的判断开始产生了一系列的怀疑,这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我眼前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难道这棺材里面躺着的并不是所谓的僵尸,也赵峰以及夏流,乃至张晓彤都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棺材里面躺着的就是我本人……也就是说,一开始被这棺材吞噬了的不是别人,而是我?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我的身上突然开始有些不自然起来,一种很是复杂的情绪顷刻间爬上了我的心头,在一条条蜿蜒盘旋的神经元之间快速的传递着,麻痹着我此刻有些焦躁和不安的心灵,那种对未知的恐惧,对真正来临的死亡的那种绝望,已经所谓的伤心害怕紧张无助疑惑等所有可以形容我现在复杂的情绪的形容词,都在此时此刻出现在我濒临一片空白的脑海中。

    我苦涩的笑了笑,到头来我还是低估了这个棺材里面的僵尸的能力啊,这僵尸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难以捉摸,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就着了他的道,感受到自己现在似乎已经在溃散的执念,说实话,我的心里真的有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触。

    呵呵……真的挺憋屈的啊,我以一种雄心勃勃,将这遗迹里面的大财富当做唾手可得的囊中之物的架势来到这个神庙中,可结果呢,我们的进程才推进到堪堪算这个古庙最为边缘的瓮城就被终止了,而且还是以这种很是悲剧像案板上的肉一般,随意的让这神庙的建筑者,想炖就炖,想煮就煮,想炒就炒,完全由不得自己,完完全全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被玩的团团转,说到底,我甚至还并不知道此刻将我彻底算计了进去的究竟是神庙的主人还是这棺材里面的僵尸,一想到我在这之前经历的种种困境,可还是失败了,心里很是不甘心。

    想必临死的时候,人的情绪里面都会产生这样那样的不甘和后悔吧,直到我看着我的眼前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很是诡异的漩涡,这个漩涡一下子冒出了一些很是狰狞的恶鬼,冲着我张牙舞爪的冲来,在这些漩涡里面不断翻涌出来的恶鬼,我一眼就看见了首当其冲的两个鬼魂,因为这两个鬼魂生着我很是熟悉的脸庞,他们是赵峰和夏流……确切的说应该说曾是!

    如果看见这样的场景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话,我的反应那就真的有些迟钝的可怕了,这些出现在我眼前的张牙舞爪,前赴后继的想将我吞噬掉的鬼魂,应该就是在这之前丧生于这个瓮城中,和我们一样目的的探险者吧,确切的说应该算是枉死的人化作的鬼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这个棺材给吸入其中,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我的面前,出现在一个早就和他们一样死在了这个瓮城,甚至连尸体都已经躺入了这个棺材里面的人面前。

    “阿斌……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动手,你难不成是想死吗!”

    而就在我被眼前的这一幕弄得有些发愣,自以为自己看透了真相,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的时候,赵峰突然冲着我大声的喊叫了起来,那语调显得很是焦急。

    我难道还没有死?

    赵峰的话就像一把重锤一般重重的敲打在的我的脑海里面,让我的脑袋开始清醒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看着眼见变幻的尤为剧烈的棺材,我整个人一下子懵了,我艹,感情我站在这个棺材外面给自己做了这么多的思想工作,原来还是要进到这棺材里面啊!

    一想到要进入到这个棺材里面,我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又想起了之前从棺材里面出来变成干尸的夏流,以及被这个干尸夏流给直接弄进这棺材里面,估计也变成了干尸的赵峰,再看看现在已经变成了鬼魂,和那些死在这个瓮城里面的探险者一起在那棺材里面的僵尸的指示下操练了起来的场面,我心知我又中了那僵尸的道。

    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反反复复的掉入这僵尸挖的坑里面,不用脑子,就用脚丫子想都知道,一切事情只要涉及到进入这个棺材里面,就有些问题了,一想到要不是有赵峰和夏流的出现会发生的后果,还有那僵尸能够从执念根本上来影响人的行为的能力,顿时我全身上下的冷汗一个劲儿的流淌起来。

    见到这些鬼魂铺天盖地的朝着我袭来,我也不敢托大,挥舞起手中的弯刀就朝着他们劈砍去,但是无奈这些鬼魂的基数实在是太大了,我一时间根本就招架不过来,虽说我动用起体内的内息,一道砍在那些鬼魂的身上,非死即伤,但是前提是我能够看到这些像泥鳅一样滑溜的鬼魂。

    这样一来二去,我直接落入了下风,慢慢的就快要被这些鬼魂给拖进棺材了,而这个时候我的身边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叹息:“得了……本来还想多停留一会儿,看样子现在是不行咯!”

    这话音一落,就看见夏流和赵峰调转身形,一把抱住身边的鬼魂,身形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好好保重……将我们的残魂收集起来,等你考核完毕后交给我们的家人,一定要活着出去啊!”

    紧接着,在我有些发愣注视下,一阵剧烈的震荡从我的前方轰然传了出来,许久之后才得以停止,所有的鬼魂都在震荡中化为了乌有,只剩下两个有些暗淡的光点……

    “赵峰……夏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