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六章 来了吗……好久不见
    不知为何,当被这双手紧紧的攥住手腕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冰冷和难受,反而觉着有一种很是温暖的感觉,就好像握着我手的,是我久违的亲人一般,让我本来很是僵硬和难受的心脏一下子舒缓了起来,突然间有了一种想要和这个棺材里面的人并肩在一起的感觉。

    可是我这个念头一萌发出来,棺材里面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我一低头再次朝着这个棺材里面望去,想要再次打量那棺材里面躺着的僵尸脸上一半是赵峰一半是夏流的脸时,才发现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深深的陷入了一种类似于深黑色的漩涡的奇怪世界中,在这漩涡里面我看见了我和赵峰夏流张晓彤来这里的一幕幕场景,就好像有一部一直在偷拍我们的摄像机,在这个时候,将之前录下来的视频由近及远的放映了起来,看上去很是神秘莫测。

    在这样类似于回忆的场景中,我看到我手中攥着的那具尸体的手,开始慢慢松开,往那漩涡里面不断的往下坠落着,我就这样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直到这个尸体掉进了那漩涡之中,而那张一半是赵峰一半是夏流的脸,却在这个时候,一下子碎裂了开来,化为了另外一张大致轮廓让我很是熟悉的脸,熟悉的简直让我有些心惊胆颤,这张脸居然是张晓彤!

    我心一惊,难不成张晓彤也被这僵尸给控制了,赵峰和夏流如果是死了,虽然会给我带了很大的麻烦,降低我安然无恙的离开这墓穴的几率,但是如果在人力无法挽回的因素下,他们俩真的死了,那我也只能替他们默哀了,至少我不会为了他们能不能转世,再像为阿翥那般即便是豁出一条命都要去将他的尸体夺回来,他们死了我倒也轻松,毕竟即便是将他们救出来,多半也都去掉了半条命了,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反倒对他们而言,也算是解脱,也让我甩掉了这么一个包袱。

    但是换做张晓彤就不一样呀,我怎么也不能让她去死啊,她可是我的小姨子啊,她在我面前就这样死了,让我怎么和阿丽交代啊,再说了,兰姐对我还是算比较好的,才会在考核的时候,派张晓彤来参加,否则我真的不知道我能不能这么顺利的通过考核,再加上我也很喜欢这个小妮子,当然是妹妹那种喜欢,如果让她死了,我这心里绝对过不了这坎。

    所以一看到那僵尸的脸瞬间化为张晓彤的脸,我整个人一下子焦躁了起来,就好像有一团炙热的火焰不住的在我的心头燃烧,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就猛地朝那棺材里面不断升起的漩涡里面狠狠的一跳,这一起跳,却感觉到身子一空,随即便是很是突兀的下坠,就听得重重的一声巨响,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很是诡异的发现我以一种前倾的姿势,躺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盖上的棺材板上,从脑袋上隐隐约约传来的疼痛来看,很明显之前的那一声巨响,就是我的脑袋重重的撞在棺材板上发出来的,不过看看着棺材板上并没有鲜血四溅的惨相,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然再步上夏流的后尘,我就真的可以说是明知道是坑都要去跳的傻子了。

    摸着还有些发晕的脑袋,往四周望去,才看见张晓彤站在一旁很是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宛如在看一个完全只有长相的智障一般,我这才明白估计我刚才在掀开那棺材板的时候,着了那棺材里面的僵尸的道,差点就把自己给陷进去了,不过看到的都不是虚妄,这究竟是真的会发生这一切,还是这僵尸给我编制的一个以假乱真的虚幻现象,那一幕幕依旧还在我的脑海里面徘徊,让我很是心惊胆颤,以至于好几分种之后,我的心脏都在猛烈的抽搐着。

    “阿斌……这棺材看起来有些邪门啊,要不我们还是撤退算了,有危险就有危险吧,若是像你这样在原地站了好半天,都打不开这个棺材,还差点将自己的给搭进去了,倒不如走一步算一步得了,反正我们面对的危险已经够多了,再多这一个棺材也没有什么……”

    我无奈的拍了拍张晓彤的脑袋将我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给她说了之后,张晓彤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因为刚才我看到的哪一些画面已经涉及到了执念层次了,绝对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只有可能是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做出的预言,亦或是完全就是这僵尸利用自身的特性对我的执念发动的进攻,要是前者都还好,只需要预防,如果是后者的话,只要我们还处在他攻击的范围,或者临时离开他的范围,就会再次被他拉入所谓的幻境中,所以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将这棺材里面的僵尸给摧毁!

    由于有了这几次失败的体验,积累下的经验尤其的丰富,吃一堑长一智,我吃了这么几堑了,在这么也比三个臭皮匠好的多了吧,我用手段将我的执念隔绝开来,伸手就把那棺材的盖板重重的扔到了一边,棺材里的一切和我之前看到的简直如出一辙。

    棺材里面依旧存在这一个带着玉制面具的尸体,我这次没有像之前那般傻傻的想去揭开看看,直接一弯刀重重劈砍了下去,就听得咔擦一声这玉制的面具一下子碎成了粉末,缓缓的沿着这尸体很是立体的五官像下雨一般,稀里哗啦的洒落了下去,但也仅仅是这样了。

    因为当那张脸再次显露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手中的弯刀不知为何再次诡异的停了下来……

    这张脸不再是之前那诡异的阴阳脸,也不是一半夏流一半赵峰的ps脸,自然也不再是我身后的张晓彤,这张脸除了有些白的吓人之外,一切都与活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曾想过我这次会在这棺材里面看到什么,总是我有着成千上万种的想法,也没有想到这张脸有朝一日会变成我的模样……

    而这个时候,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诧异,这张脸上紧紧闭着的眼睛猛地一下子睁开了……

    “来了吗……好久不见了,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