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二章 曼珠沙华
    如果那棺材里面的僵尸真的这么邪门的话,说不定他早就在一开始把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当做了他恢复生机的养料,只是他在时还没有能力从棺材里面出来,只能通过一系列的手段来诱导我们尽可能的接近他,他才有机会对我们下手,随着和棺材的越发接近,我的心里突然生出了这样的一种感觉,但我在这个时候也退缩不的了,进也是一刀,退也早就被盯上,恐怕也没有退不安生了,便不再多想就直接硬着头皮往前走,越走越觉得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这离棺材也就差不多十多米的距离,我就这样走了好半天,刚走了快一半,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心里一惊,回头望去,才发现是张晓彤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跟了上来:“你跟着来凑什么热闹,快去后面躲着,顺便帮我把夏流照看好,快,听话,别闹了。”

    张晓彤笑了笑:“这棺材里面的那个僵尸不知道在打什么鬼算盘,你一个人去我真的不放心,那夏流现在都已经是一个干尸模样了,本来就只有一口气还吊着了,就算再要叛变也蹦跶不了多大的浪,我看着他还不如跟着你,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再说了我还是会一些厉害的道术的!”

    我对这个妮子彻底的没有了语言,心道我怎么摊上了这么一个不听话,老爱使性子的小姨子啊,不过想到现在情况实在比较危急,若果再把时间用在这无意义的争论上,倒有些得不偿失了,也不管张晓彤想要做什么了,和她一起快步往棺材走去。

    走到棺材旁后,我正准备将那棺材掀开,将被这棺材吞到其中生死不知的赵峰拖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棺材板上沾染了夏流的鲜血和一些脑浆的地方,不知为何生长起了一种莫名其妙,却又很是惊艳的红色小花,这些鲜花似乎是在不断汲取那鲜血中的某种物质,开始疯狂的生长,在我的这几秒钟的注视下,就已经爬满了半个棺材,隐隐约约有着要将这棺材给覆盖慢的趋势。

    这不断在棺材上迅速生长,如同爬上虎一般长出了脉络一般的小脚,开始在这个棺材上迅速的攀附起来,这花的大致模样,似乎和我在一些古籍上看到的一种叫做曼陀罗华的花很像,只不过这话的颜色就如同让它疯狂成长起来的鲜血一样血红,那就是所谓的曼珠沙华了。

    曼珠沙华又称为彼岸花,一般认为是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而它生长的地方大多在田间小道,河边步道和墓地,所以别名也叫做死人花,一到秋天,就绽放出妖异浓艳得近于红黑色的花朵,整片的彼岸花看上去便是触目惊心的赤红,如火,如血,如荼……

    彼岸花在宗教的传说中是开在黄泉之路的花朵,在那儿大批大批的开着这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这曼珠沙华,一般生长于古墓中,要受到鲜血的供养才能成长,如果长时间没有接触到险些的话,它便会化为类似于种子的东西进入一种低消耗的蛰伏状态,而一旦沾染上鲜血,就会疯狂的生长,想必就是之前在我和那棺材的僵尸进行对抗的时候,滴落了不少的鲜血在那棺材之上,让这些曼珠沙华得到足以再次生长的血液,从而才有了足够的能力,引诱夏流以自残的方式在棺材板上留下大片大片的血迹。

    因为这东西在道士手册里面还有着另外的意义,意思是开在天界之红花,是所谓人间和冥界的接引之花,花香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从而影响活人的记忆,所以说,赵峰和夏流很有可能就是被这曼珠沙华的花香给影响了从而赵峰和夏流发生在这之前的那些看上去很是诡异的状况。

    在一般的情况下,这些曼珠沙华的种子都会攀附在墓穴中,只有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才会生长在棺材上,据说曼珠沙华,生长在棺材上后会让里面的尸体不会腐烂,还会为里面的尸身提供养分,甚至能让尸体发出一种很是沁人心脾的香味,而能够让曼珠沙华寄生的棺材,只能是阴沉木。

    棺木中的极品是阴沉木的树窨,也就是树心,一棵阴沉木从生长到成材再到埋入地下成形,至少需要几千年的时间,这种极品可遇而不可求,只有皇室才能享用。

    尸体装在阴沉木的树窨里面埋入地下,肉身永远不会腐烂,比水晶造的防腐棺材都值钱,比冰箱的保鲜功能还管用。树心越厚越有价值,第一是防止尸体腐烂,第二是不生虫子,能有效地防止蛆虫蚂蚁咬噬,不像普通的木料,用不了多久就被虫蚁蛀烂了,哪个墓主也不希望自己死后的尸身让虫子吃,那种情形想想都恶心,所以贵族们的棺椁木料都有严格要求。

    造棺木的材料,最好的便是阴沉木的树心,还有一种极品中的神品木料,极少有人见过,那便是只在古书中有记载的昆仑神木。

    传说昆仑神木即使只有一段,离开了泥土、水源和阳光,它仍然不会干枯,虽然不再生长了,却始终保持着原貌,如果把尸体存放在昆仑神木中,可以万年不朽,古籍中说这树和昆仑山的年代一样久远,当年秦始皇都想找昆仑神树做棺椁,只不过似乎他并没有找到。

    阴沉木我还是看到过的,这棺材的木质绝对不一般的阴沉木,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昆仑神木,这样说说来,这棺材里面装着的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至少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不然也不会停尸于这样的神庙中了,第一次下墓穴就遇到这样的情况简直是让我有种哔了哮天犬的感觉。

    这乐子真的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