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一章 自残
    有谁能够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我眼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啊,太特么的突然了,我自认为我的反应力已经快的超越常人了,但是我真的不清楚这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赵峰的诡异做法我还可以强行理解为这个傻子,舍不得那颗估计有着千年僵尸道行的尸丹,即便是豁出命也要将它拿到手。

    而夏流这一做法完全就不科学啊,赵峰是有竞争关系,这无可厚非,但是别人也没有乘人之危,在你已经变成了干尸,还差一口气就要真正的变成大粽子的情况,他都没有对你下手,而是选择将你留给我照顾,而这夏流倒好,把我当做借力的工具,踩着我的赖以吃饭的脸用于加速就算了,居然一出手就是狠手,直接将赵峰给砍进棺材里面去了,难不成你就是觉得自己变成了干尸,看见赵峰还过得好好的,心里不高兴,非要把他变得和你一样不成?

    我完全没有理清楚夏流的思路,这套路完全是玩的出神入化啊,简直让人没有一丝丝的防备,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应当以怎么样的态度来面对眼前的夏流时,却看见夏流转过头来一把扯掉了蒙在他脸上已经开始不断的掉落下来的面皮,露出了一双血肉模糊的看不清楚他原来模样的脸,冲着我止不住的笑着,干涸的血液不断的向一条单行的轨道一般不断的向下滑落,原本就很是干巴巴的脸在这个时候,更是粘合在了一起,看上去很是令人恶心想吐,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邪异,我紧紧的攥紧了双拳,随时准备着对此刻显得极其陌生的夏流发起进攻,看这模样,这夏流也想把我弄进这条棺材里面不成?

    而这个时候我的身后传出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声响,我回头一看,已经从这个坑洞下去了的张晓彤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那个坑洞里面爬了上来,看着眼前的夏流整个人都懵了:“阿斌……我刚才错过了什么吗,这家伙怎么了,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赵峰跑哪去了?”

    我也懒得和她说那么多,一面死死的盯着依旧一副很是诡异的笑容的赵峰,一面将张晓彤的领子揪起来,直接往那坑洞里面一扔:“赵峰已经被夏流给弄到棺材里面去了,你如果不想和他一样的下场就给我好好的呆在下面,等我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了之后,我会来找你!”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夏流,就转身走到那棺材旁,冲我比了一个再见的手势之后,头猛地一扬,重重的撞在了那棺材上,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响,把浑身紧绷的我直接给吓了一跳,下一刻才注意到这棺材上又多了一滩粘稠的血迹,想必是夏流之前给撞出来的吧,不过这一幕也挺赋有戏剧性的,这夏流此刻已经变得和一具干尸没有什么区别了,可在重击之下,那脑袋里面还是能够流出这么多的血,也不知道这些血是从哪里来的。

    “这家伙怎么了,没事怎么还自残起来了!”

    就在我被这又血腥又恶心的一幕给彻底惊呆了的时候,张晓彤的小脑袋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的身后冒了出来,将我给吓了一跳:“现在情况复杂的很,你又上来干什么啊,不要命了啊!”

    张晓彤嘟了嘟嘴,很是不以为然:“没有你,我就算下去了,也走不出去,而和你在一起,你总会保护我的,与其在那黑漆漆的地方,我还不如就在你身边呆着,万一我在下面出了什么事情,你哭都来不及。”

    我看着她很是认真的表情,心知这人是真的吃定我了,只能无奈的耸耸肩:“随你了。”

    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还是将她揽在我身后,这赵峰和夏流究竟怎么了,一个人在我的招呼下,明明都答应了不在去打那个尸丹的主意后,却临时变卦,另一人个人更牛逼,都已经变成了干尸了,还做出了这一系列将前者重伤打进棺材里面的举动来,最后甚至还以这样自残的方式重重的撞击在棺材上,简直就和一个智障一样。

    最令人玩味的是,赵峰并不是因为这种类型的巧合掉进这个棺材里面的,我可是亲眼看见他是背这个棺材里面传来的一股奇特的吸引力给吸扯进去的,可那棺材里面的僵尸明明已经被我隔绝了生机了啊,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这个僵尸还有着行动的能力?

    至于夏流为什么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要以这样诡异的方式撞击在棺材上,只有一种可能……

    这小子绝对是被这个棺材里面僵尸给控制了,至于那绝对是被那僵尸给迷住了心窍,反正这两个逗逼没有一个让我省过心!

    “小姨子……你从赵峰的背包里面摸一摸,里面似乎有几颗阳气丹,给他吊吊命,这货什么本事没有,就是这命足够大!”

    张晓彤啐了一口,丢了一颗阳气丹给我,我也不管那么多,一耳光就给夏流扇去,弄了一手血之后,趁着他嘴巴张开的那一刹那,将这东西扔了进去之后,随手丢到我视野的边缘,随即就朝着一旁的棺材走去,夏流的命是保住了,可那赵峰还在里面呢!

    虽说现在最为理智的作法,就是不用再去管那什么赵峰了,趁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正道,但是换在我的身上,我却真真正正的不能这样的做,倒不是我所谓的道义,而是在这个神庙里面晃荡,先不说取到那所谓的大财富,单凭要从这个神庙里面脱身,这两人还真的缺一不可。

    我让张晓彤留在后面,叫她机灵一点,随机应变后,就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弯刀就朝着那棺材走去,心想救人要紧,就算那棺材里面的僵尸真的又有新的状况了,我也得和他拼上一拼了,看着那静静的躺在那里的棺材,我心里就来气,死了那么年了,都还是这样的桀骜不驯,真的哔了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