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章 内鬼?
    我们三人之前之所以在铺天盖地如同蝗虫的蚀骨毒箭以及鲛人油引发的大火中四处躲避,并没有想着逃跑,其一自然是我们来时的出口,早就在蚀骨毒液喷发的时候,被锁了一个严严实实,而除了那个地方之后,整个圆形的大殿的所有布局都一览无余,根本看不到其他的出口的存在,所以就导致了我们最后在走投无路下,打起了那具棺材的主意。

    现在想想,我们之前的那么多的做法简直天真的可怕,一味的知道那具棺材的危险性,却忘记了一个墓穴无论机关再多,再精密,再能置人于死地,也不可能将墓穴中的棺材给摧毁,毕竟这机关设立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将整个墓穴都摧毁,而是要保护棺材的安危,也就是说,其实越接近这个棺材,我们反而越安全,现在知道真相的我们眼泪差点都掉下来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走到了这个棺材的旁边,近距离的和棺材有了接触,周围的机关倒反而慢慢的沉寂了下去,恢复了我们来时的模样,这仅仅也是存在于我们在这里的时候,至于我们在走回去会不会发生什么,这就不知道了,估计有够呛。

    当我将盖好的棺材推到一旁,发现原本压在棺材下方的通道的时候,才留意到我所有的手指上的指甲都被彻底的掀翻了起来,而且最恐怖的还不是连根拔起,尖锐的指甲盖的破碎面,狠狠的戳进了肉里面,渗出大颗大颗的鲜血,仔细感受下,还是弄得我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至于其他的地方,也星星点点的渗透出大滩大滩的血迹,看上去也怪惨烈的,这触目惊心的一幕,让我对着僵尸的恐怖有了更深的认识,这东西还是少招惹为妙。

    至于在我说出发现了瓮城的通道的时候,张晓彤和赵峰都很是吃惊,在靠拢观察和将那伪装成地砖的东西掀了起来,露出其下一条黝黑的圆形通道之后,这两人才对视了一眼,一丝劫后余生的笑容自然不出我预料的浮现着在了他们的脸上。

    而就在我示意张晓彤和赵峰赶紧下来的时候,赵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惋惜:“哥……那僵尸的尸丹就样不要了啊,那可是一个在外面用多少钱的买不到的好东西啊,尤其是这种看上去至少有千年道行的僵尸,那个难得啊……”

    我苦笑了一声,自然知道这东西的难得,毕竟我之前深入其中准备隔绝这僵尸的生机的时候,很是清晰的感受到那尸丹蕴含着的生机,尤其是那能够吸收周围的死气同时能够转换出磅礴生机的特性,简直让我眼馋的口水的都要流出来了,只不过……

    “这东西就算再难得,也得有命拿才对啊,我才拼了老命,将那僵尸的生机给隔断了,为了那尸丹又再去将那隔断给解除,完全是吃多了没有事情做,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走了,那东西可不是我们现在能够对付的,看看夏流现在的状态,就知道强行获取不属于你的东西的后果了,还抓紧时间在这遗迹里面行动起来,看能不能找到根治夏流这状态的办法,不然再耽搁一会儿,这人就要老死了。”

    说道这里,我们三人看了看已经快要濒临行将就木的夏流,只能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耸了耸肩,就准备往这坑洞里面撤退了,再看看那静静的躺在一旁的棺材,我的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毕竟迫不得已放弃一个好东西的感觉,真的不是那么好受的。

    原本按照就近位置来看,我应该是第一个下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不太放心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几乎升腾的让我有些坐立不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这一瞬间一直在我们之间表现的很是懂事的赵峰隐隐约约有了一些不对劲儿的感觉,就连和我有着多重关系的夏流在这一刻都变得极其的陌生起来,我的直觉一向非常准,毕竟我们所在的地方,可是一个有着僵尸的棺材,虽说在这之前我们一直保持的平平安安,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但是别忘了,夏流现在的状况可是拜这棺材里面的僵尸所赐。

    一想到这里我对这两个人不得不防,移开身体,让张晓彤先进入通道,而我决定最后一个进入,以便监视一下这两人以免发生意外,赵峰扶着夏流走的很慢,我刚想叫这赵峰先下去,将夏流交给我来照顾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情况突然发生变化,这赵峰将夏流往我身上一抛,转身就朝着离我们不远处的棺材冲去,而像一块干枯的朽木一般的夏流,就这样重重的朝我撞了过来,我心道一声不好,这赵峰果然有鬼!

    见到夏流飞速的朝我的方向冲来,我也来不及去管朝着棺材冲去的赵峰了,刚想要用手接住他,以免他这脆弱的身子受到猛烈地冲撞,从而对他的本源造成无可弥补的伤害。

    而就在我即将接住夏流的时候,夏流的身子突然猛地一晃,躲过了我的手伸过来想要抓住他的这个动作,重重的撞在我的身上,借着这个反弹力,顺势朝着不远处的赵峰疾驰而去,而他手中那把即便是落进了棺材里面,被僵尸抽走了大部分的生机都始终攥的紧紧的长刀上已经爬满了熊熊的火焰,而这次的火焰较之前他施展的所有阳火剑都要强烈上好几分。

    在周围的温度急剧上升之际,已经干枯的看不出一点人样的夏流居然后来居上,赶上了先向棺材冲去的赵峰,朝着赵峰重重的砍下了这一刀,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于突然,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就看见已经到达了棺材旁的赵峰身上喷射出了大股大股的鲜血,如同决堤的潮水一般朝着四面八方喷射开来,在这样的伤势下,他的身体晃了晃,就一下子扑倒在了棺材上。

    而这个时候,本来没有任何动静的棺材突然震动了一下,棺材板向后倾斜了一下,趴在上面的赵峰就被其中发出的一阵吸扯力,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将赵峰吸入了其中,随后这棺材又再次闭合了起来,再次平静的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