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九章 出口
    “在这个时候,我知道我们不应该吐槽,但是阿斌你把这棺材这样大头朝下的坐着,你在这个时候来开盖,岂不是直接就将里面那个大僵尸给直接放出来了,这样做不是找死的心慌吗?”

    张晓彤完全没有买我的帐,即便是我说的那些豪言壮语的话,将我自己都感动的都要哭了,而他去做出一副像看白痴的模样看着我,嘴里说出的那些话,虽然有一种吐槽的意味,但是说的的的确确是实话,毕竟这东西随时都想着出来。

    如果是大头朝上都还好一些,像现在这样的状态,那棺材盖板本来就松,轻轻一推就掉了,我这样一移动,里面的那僵尸绝对会直接就滚出来,我们都没有和他交过手,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有多么的厉害,但光凭他那一身压制不止的蛮力,还有能将夏流的生机几乎都抽干净了的奇特手段来看,怎么着也够我们这三个半罐水好好的喝上一壶。

    “那你们就在一旁待命算了,还是我对付这个家伙,这僵尸毕竟是需要靠源源不断的生机才能持续不断的操纵自己的身躯,也就是说只要将他体内的那缕生机给隔绝掉就行了!”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也只有我能够做到这一点,毕竟我能够完美的操控我身体里面截然不同两种气息,如果能够利用好这互相排斥的气息,屏蔽掉那抹存在于僵尸体内的生机倒也不是不可能,而张晓彤和赵峰两人在这件事上还真的帮不上我的忙,仔细回想起来,这两人一个是专业的拖油瓶,一个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唯一信得过的夏流却变成了眼前这副模样,我真的不知道我上辈子是造了一些什么孽啊,危急关头总要出这样那样的岔子,也是醉了。

    我死死的压制住位于我身下那棺材的剧烈震动,往那棺材上看去,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这棺材底部那条有些狰狞的而裂缝中,一条不断扒拉着棺材板子的手,就知道这东西的棘手程度了,深吸一口气,双手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弯刀,照着这条棺材底部就快要被抓开,仅仅是靠着我阴气阳气不住的对轰,才没有裂开的缝隙,使劲儿的插了进去,这弯刀一进入其中,我的手上顿时传来一阵很是剧烈的反作用力,震得我的手止不住的抖动,这棺材还真够硬的!

    这是什么材质做的棺材啊,明明看上去就是一个除了装饰比较豪华,实质上就是木头铸造的棺材,结果还这么结实,就和灌注了水泥一般,难不成里面还混合了三合土?

    这弯刀一入这棺材中,那里面的僵尸突然死了命的挣扎了起来,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意图,那挣扎的力度几乎都已经到达了要破棺而出的地步了,见此状况,我也马虎不得,调动起生死之眼,重重的朝着这棺材里面的僵尸的一条黑色骨干戳去,这一击虽说得手,但我并没有感到轻松,因为这即便是我这一刀戳在了那黑色骨干上,这黑色骨干却并没有断裂开来,我眉头一皱,才感应到了端倪。

    这并不是说着黑色骨干没有断裂,而是恢复的过于迅速,甚至快过了我的视网膜捕捉速度,而追溯这恢复黑色骨干的源头,我的生死之眼的视野中,发现随着大量的死气往着这个棺材里面,也就是那僵尸体内涌动的同时,一股股很是精纯,类似于生之力的生机快速的从他胸口处的一颗圆滚滚的红褐色的珠子中,释放出来在他的体内流动,巧妙地构成了一股互相弥补的循环,而这东西,估计就是赵峰提到过的尸丹吧。

    我原本的想法是先斩断这僵尸最为关键的黑色骨干,再在这断裂的黑色骨干之间,进行对他这个循环的隔绝,从而达到彻底断绝这僵尸的生机的效果,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这天真的想法可能要落空了,就在我焦头难额,随着我体内的阳气和阴气不断的在他体内试图进行破坏之际,一股类似于银白色的流光的气息,猛地从我身体里面汹涌而至,硬生生的将这僵尸体内的循环给硬生生的震碎,这突然出现并且出乎我意料的状况顿时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这东西似乎是……

    岳飞英魂留给我的英气!

    见到这僵尸体内发生的状况,我顿时恍然大悟起来,很是尴尬的想起我的体内除了阳气和阴气还有一种名为英气的内息存在,不过这也不怪我,毕竟英气的使用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高深,而和阴气阳气比较起来,我还是更倾向于使用后者,毕竟有了控阴术和控阳术,对阴气和阳气的操纵以及可以算作本能了,所以那类似于叛逆少年的英气,如果不调动起岳家拳,我真的操纵不起来,说句实话,这英气能不能被使用完全是靠这东西是否愿意被我使用,因为我总感觉这英气一直和我不在同一个频道,完全是在单刷。

    一见到这英气出来了,我赶紧运用起将全身的阴气和阳气调动起来,在英气的引导下,沿着各自运行的经脉,分别进入我的左右手,或许是对这些内息的熟练程度有所加深,这佛手阴阳简直就是信手拈来,见的一阴一阳两道截然不同的气息浮现在我的手上之后,也不磨蹭,直接一掌重重的拍在这僵尸吸收死气转换生机的尸丹上,一掌下去这不停的挣扎的僵尸,顿时停止了动弹,一个类似于太极的符号直接出现在了那颗尸丹上,一声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发出过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这棺材里面传了出来,这棺材终究是停止了震动。

    我心里的那根弦依旧死死的绷紧着,生怕这个僵尸会来一个绝地反击,可半天功夫过去了,这僵尸以及那棺材都没有再发出任何人异响和震动,看来这僵尸真的暂时被我给控制住了。

    我将内息收回体内,纵身翻下棺材,把棺材推到一边,也没有去看这僵尸究竟长什么模样,死死的棺材盖给他盖住,然后就往后一退,准备和张晓彤他们会合,结果刚要棺材原来的地方离开的时候,我的脚下突然传来一阵空响……

    “看来……我知道这瓮城的出口在哪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