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八章 僵尸?
    且不提夏流说的这句话,说实在的,我们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来,并不完全是因为他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而是他此刻的模样不知为何已经苍老的就和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一样,看上去颇具有岁月的沧桑感,有一种一不小心一口气喘多了,这条命就直接搭进去的感觉。

    这夏流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仅仅我们分开了这么短的一段时间就已经半只脚都踏进地府准备去办投胎手续了,要是我们再来晚一点,这小子岂不是已经直接死在这个棺材里面了?

    看来这个小子的实力还是蛮不错的,居然能够抢在我们之前进入到这个瓮城里面,看样子还没有受到瓮城的袭击,想必这个小子对这个遗迹的了解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只不过智商和经验还是拖了他的后腿,想想就觉得有一种很是莫名的喜感。

    而就在我们三人很是震惊于夏流此刻的变化时,夏流突然指着棺材冲我们略微有些颤抖着的说道:“快离开这个棺材……这棺材里面的东西太厉害了,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夏流一下子就晕倒了,由于他整个身躯已经变成了一具没有任何水分的干尸,所以显得很轻,我随手就将其扔给了身后的张晓彤,就急忙冲向我们眼前的这具已经被开了盖的棺材,强忍着心里的那种好奇,也没敢去看里面的究竟有什么东西,用力的将赵峰之前弄在地上的棺材板放在棺材上,将其重重的盖好,整个身子都压在了上面。

    因为这个时候,那棺材已经开始了强烈的震动了起来,似乎将夏流顶出来了之后,这里面的那个大粽子就已经开始有了要出来的趋势,砰砰砰的声响从我的身下接连不断的传了出来,这突如其来的反应,让我身后的张晓彤和赵峰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

    见得这样的状况,他们立刻心慌的不行,对那棺材里面发出的情况很是心知肚明,飞快的朝我冲了过来想要助我一臂之力,但是随着他们的接近,我身下的棺材开始更是距离的颤抖了起来,差点将死死的抱着棺材板的我一下子给抖下来,吓得我的小心肝差点就被抖落出来了,剧烈的挣脱感,压迫的我心脏都有些不受控制的猛烈跳动了起来,心口一闷,差点就陷入窒息了,很是艰难,然后颤抖的说道:“你们两个就别过来了,赶紧看好形式,去找出口啊,保命要紧,这里面的东西可能动不得了,我还能坚持一阵子……”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棺材里面的东西就像在配合我的话,更是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一阵阵暗劲更是在这期间,很是猛烈的朝我的身体里面涌进来,这猛烈的程度,即便是我鼓动了全身上下所有的阳气和阴气,都没有办法抵挡,直接心口一痛,喉咙一甜,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这个时候,棺材里面很是突然的发出了一阵呲啦呲啦的声音,有点像里面的东西挣脱不了我的束缚,正死了命的抓挠着棺材板,除去了很是轻微的呲啦呲啦的刮擦声之外,还有一阵嘎吱嘎吱的啃咬声,就和有什么东西在用牙齿咬这棺材板一般,看来这棺材板里面的僵尸在吸收夏流的生机后,对在棺材外的我们三人体内的生机格外的向往,看来是对其势在必得了。

    而看到这样的状况,我更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不放松,整个身体的环了上去,就连双手的指尖以及双脚的脚尖都深深的陷入了其中,真的是恨不得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一丝一毫的压在上面,竭尽全力的要阻止这棺材开盖,这东西还没有从这棺材里面冲出来就有这么大的威力,若是让其挣脱了棺材的束缚,那还得了!

    “算了……我顶不住了,你们两个还是把家伙抄起来,把你们最强的道术和攻击手段准备好,看来不将这玩意儿给弄死,死的人绝对是我们。”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这个棺材里面的东西是僵尸,而不是普通的尸鬼,不能灵活的施展一系列的鬼魂手段的话,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长一段时间了,不过失去的越多,得到的越多,这僵尸失去了鬼魂的绝大部分的特性,却拥有了大部分的鬼魂不曾拥有的蛮力,这蛮力最令人头疼的不是这强悍的力量的本事,而是这力量中蕴含的暗劲,直接作用于我身体内柔嫩的器官上,要不是因为我对阳气和阴气的控制近乎于本能,在器官即将破碎的时候,体内的阳气和阴气本能的虚化,这才减少了我的伤势。

    不过即便是这样,这僵尸透过棺材传出来的力道还是将我重重的顶起来,又重重的跌落下来,硬生生的将我胸口处的肋骨给砸断了好几根,如果不是因为我意志在不算短和不算长的道士生涯中,被那些鬼魂给折磨的异常坚定了,任凭这棺材里面的力道有多么的大,我都死死的坚持了下来,即便是这坚持的模样比较难看。

    这时的我就像一条全身的生机都要离我而去的死鱼一样紧紧的抓住棺材板,尽管我的手指甲全都被掀开了,甚至就连脚上的鞋子都被疯狂的震动给磨脱了皮,但是钻心的疼痛并没有让我有任何的松懈,反而激发出了我的凶性,更是死了命的将这东西给产的紧紧的。

    而这个时候,张晓彤和赵峰的道术和招式都已经准备好了,一直守在我和这棺材边上,等待着我的命令,知道反攻的机会已经到了,我略微估计了一下,瞄准了这个时机,翻身从这个棺材上滚了下去,顺势用力推了一下这个棺材,让这个棺材直接头朝下盖在了地上,粗略一瞥,才发现这棺材底部已经出现了一条很是夸张的裂缝,也不知道是摔下来的时候被砸坏的,还是这僵尸转换了方法,准备从下方逃脱。

    我一屁股坐在了棺材上,大喊:“我来打开棺材盖,以一旦这棺材板一打开,你们什么都不用管,千万别在留手,将自己最强的招式使用出来,往死里打,成败在此一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