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七章 夏流?
    不好,这棺材里面的大粽子在我们的惊扰,以及这座大殿里面嘎吱嘎吱的破风声和熊熊的火焰中,终于是诈尸了,这样直立立的在外面刚好喘着粗气,跑到这个棺材前的时候,如同仰卧起坐一般的坐起来了这么一具干尸,先别说我们的反应了,只要是正常人都会被吓到好吗?

    这所谓的诈尸在我所看到过的小说以及电视电影里面很是常见,但是大部分的情况都是因为这个已经被判定为死亡的人,在死亡的时候胸中还留有一口气,只要被什么东西给惊扰,冲撞到了那一口气,就会让这具已经死亡的尸体假复活,做出一列违反人们对于尸体的定义的动作的行为,但只要那一口气一被冲散,这尸体便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了。

    而这是民间传说加上类似于科学的解说的结合体,弄得有些不伦不类感觉,但是如果换做是墓穴里面的话,这样的诈尸大部分都是为了惊吓闯入墓穴,准备偷盗棺材里面的财物的盗墓贼,很多情况下都在棺材里面设置有相应的机关,可以将里面的尸体弹起来做成尸体诈尸的假象,从而让这些本来就很迷信的盗墓贼们,被吓得魂飞魄散或者知难而退。

    这些都很是有道理和科学依据的,当然这种让我很是信服的道理和科学依据仅仅是存在于我没有走上道士这条路,没有见到过这个世界上真真实实的鬼怪之前的脑海里,现如今知道这个时候上是真的有鬼怪之类的东西存在之后,再来审视眼前诈尸的情景,就有了一种别样的感受,尤其是这个棺材处在的地方是一座不知道用作什么用途的神庙,就有些恐怖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中那种很是想转身就跑,但是迫于四面八方的祸害和如同蝗虫飞过的淬毒箭矢,不得不站在这暂时处于安全地带的棺材旁站立躲避的焦躁心情,也不磨蹭,即刻将心神坠入意识海中,调动起生死之眼,朝着这具坐立起来的干尸扫视过去。

    这一看到没有费什么功夫,但是直接将我原本还存在有一丝丝侥幸的心情一下子给击溃了,这干尸从棺材里面坐立起来之后,里面的生机开始不断的恢复起来,虽说现在很是若有若无,但是总归是在慢慢的恢复,这也就是说这干尸和我之前用生死之眼感应整个大殿里面死气的流向的时候,在棺材里面发现的那道若有若无的生机挖煤的对应了起来,也就是说……

    “小心一点,别太靠近这个东西,这干尸还是活的!”

    我很是惊讶的得出了这个结论,拉着张晓彤就往后退了一大步,赵峰直接愣在了原地,很是觉得我的话有些不可思议,死死的盯着眼前坐起来的干尸,整个人有些呆滞:“这干尸怎么还会活着……我记得那些族里的长老告诉我,这里只有一具死了不知道多久的僵尸,里面有一个尸丹,这尸丹极其珍贵,但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这东西是夏流势在必得的东西啊,难不成这夏流之前就进来过,被这东西给吞了,将他的生机给剥夺了?”

    僵尸也算是尸鬼的一种,但是他们之所以会叫做僵尸,也和他们的生机并没有完全消失,还有部分残存于尸体中,有极大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并不能像其他的尸鬼那般自由的行动,而是只能和一般的尸体一样,躺在棺材里面,运气不好永远都见不了光日。

    而运气好的话,就会遇见那些来盗墓的倒霉蛋,然后趁他们摸棺材的时候,吸收他们的生机,从而再次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因为他们身体的特殊性,所以就会像电视上看见的那些僵尸片那样咬人吸人血,不然就只能再度陷入沉寂,而那些被吸收的生机就会在僵尸的体内凝结成丹,也就是所谓的尸丹,这东西无论是用于自身祭炼或者炼器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我撇了撇嘴,这宝贝,你说对你没有太大的作用,说出来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虚伪如果虚伪到一定的境界,那就是不要脸了,说白了就是见到抢不过我们,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罢了。

    僵尸我们三人都还是比较了解的,不管夏流是不是被这僵尸给吞噬剥夺了生机,但从这僵尸此刻的体内的生机来看,并不是太旺盛,远远没有达到我们不能对付的地步,对视了一眼,就对着僵尸发动起了进攻,首轮进攻都没有打算使用什么道术,只打算先将这个僵尸的行动力给废掉,在这个神庙里面,我们已经吃了太多的苦头,要是贸然的采取我们都不能抵挡下来的攻势,再被反将一军,那真的就是自己给自己掘坟墓了。

    就在我们的攻势即将要落在这干尸身上的时候,这干尸突然扬起了手上的一把剑,身体猛烈地颤抖了起来,一道汹涌的火焰顿时沿着这把剑迅速的蔓延了开来……

    “等等……停止攻击,停止攻击,这具干尸有古怪!”

    这道爬上了炽热火焰的剑顿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这火焰并不是真实的火焰而是用阳气形成的,而这样的攻击方式,到目前为止我只看见过一个人使用过,而这个人还被我抓住漏洞给直接吊打了一顿,再次看到这样的攻势,自然让我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莫非……

    我赶紧让张晓彤二人停手,仔细打量起这颤抖着捏着手中满是火焰的剑,死死的盯着我的身影,视线顿时移动到了他身上的其余部位,陡然发现了这具干尸身上居然穿着我的衣服,而这件衣服是我在夏流之前帮我们抵挡那扑面而来的狼王尸体时,被淋了一身血之后,拿给他穿的……

    也就是说这具从棺材里面坐起来的干尸,就是……

    夏流!

    我一把将他从这棺材里面拉了出来,刚想说些什么,已经和干尸没有太大的区别的夏流,颤抖着指着身后的棺材:“快……快跑,那东西太厉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