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六章 起尸
    见到一个呼吸间,就将我的手臂上腐蚀出了一个深可见骨的小洞,我们三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惊呼了一声:“蚀骨毒!”

    之前听赵峰说蚀骨毒有多么多么的厉害,但没有滴落在我的身上,我并没有在过于的在意,直到这东西深深的陷入了我的手臂我才知道这东西的恐怖,一眨眼就可以将我的手臂腐蚀出一个洞来,如果我稍微在磨蹭一点岂不是只能放弃我的手臂了?

    这样的场景并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局面,若是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废人,那岂不是太过于的悲惨,毕竟在电视里面我看惯了那些失去了手臂,还要将自己坚强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看,而自己却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吞咽着泪水的人,所以我很是明白,手臂的重要性,我不想失去这条手臂,这种坚定的念头倒不是说所谓的身体发肤受于父母,而是我又不是杨过,我才没有那种,过儿你的手怎么没了,姑姑有了你,我还要这只手干什么的高尚节操。

    在这个关键的局面里面,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反应速度,在蚀骨毒还要继续蔓延的时候,运行起控阴术的法门,就直接将我的被箭矢给击中的手臂给虚化了,而这蚀骨毒的毒性还真是霸道,我的手臂目前已经没有了血肉的存在了,居然还能验证我的手臂腐蚀下去,看得我那个心惊胆战,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心一横,做出了一个壮士断腕的举动,将这条虚化了的手臂硬生生的给斩去了。

    看着因为还有着知觉,还在地上像一条在岸上濒临死亡一般的鱼一样来回跳动的手臂,在转眼间,就被其上的蚀骨毒给腐蚀了一个干干净净,我这才对这个蚀骨毒的毒性,以及这古庙的危险程度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新认识,这才将之前认为的那些进入了古庙,而没有出去的人都是一些没本事的大傻帽的想法很是干脆利落的清除出了脑海,因为自认为卓越不凡的我,差一点就栽在这古庙的新手村里面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还好没有出身未捷身先死。

    虽说我斩断的仅仅是阴气虚化的手臂,但是由于这阴气被斩断后被蚀骨毒直接化为了虚无,并没有收回来,又由于事发突然也没有来的及斩断这阴气和身体本源之间的联系,所以牵一发动全身,对本身的阴气本源也有了一定的损伤,再次鼓动阴气生长出来了一条手臂,又用阳气凝实,最后面前能够当做一条新生的手臂来使用,不过这就和我之前修炼控阴术和控阳术后的状况一样,并没有血肉,要通过吃大量的肉食来补充能量,而现在明显没有这样条件,所以只能这样暂时用一下了,这样总比真的断一条手臂要好的多。

    躲在那高大的雕像之后,我们暂时没有受到那些箭雨的攻击,看样子这些雕塑在这大殿里面的地位还是有一些作用的,他们的所在似乎并没有在这些箭雨的范围中,只是偶尔有几根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的箭矢硬生生的射击在这些雕像上,发出一声声咔咔咔的脆响,在这些雕像上留下了一道道很是明显的白痕和小坑。

    话说这些箭矢虽然较现在来说,年代比较久远,并没有现在这般高科技打磨,但加上了那些隐藏于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的机关的加持下,动力尤其的惊人,这样的局面看的我很是纠结,这箭雨虽然很是厉害,但是在眼前这雕像的防御下,这些东西暂时对我们产生不了任何的威胁,但是同样这样的局面也对我们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可以说直接将我们给困在这里了,不过好在这些机关里面的箭矢就算多如牛毛,总有消耗殆尽亦或是重新像之前那般进入长时间的补充中。

    “哥……你的手没有什么问题吧,都是我的错,你就是打我骂我,我都认了!”

    “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你要是真的有诚意的话,你就别在这里表忠心,出去占个一分钟,我就真的真心实意的原谅你了,甚至我还喊你哥,然后帮你把你要的东西都给你弄到手。”

    赵峰一瞅外面那如同下雨一样的箭矢,整个人瞬间萎缩了,只知道一味呵呵呵的傻笑,我也知道这个小子就是说的做,做的少,你要真的听信他的话,那你就是脑子出问题了。

    而就在我刚刚升起这种在这里一直等到箭矢射完,才出去的侥幸念头的时候,大殿周围的那些装有鲛人油可以一直不灭的壁灯在一阵嘎吱嘎吱的链条涌动声中,全部向倒垃圾一般,将其中装有着的正在熊熊燃烧的鲛人油全部倾倒在了大殿上。

    由于这个大殿地势为中间低四周高,而那些熊熊燃烧着的鲛人油就这样沿着地面开始疯狂的蔓延了起来,顿时整个大殿中火势大作,沦落为了一片火势极大的火海,这样原本眼巴巴的等着箭矢射完,抱着顺手牵羊,顺便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尽快脱离这里的念头的我们顿时阵脚大乱,被不断朝我们逼近的热浪弄得有些焦头难额。

    这些鲛人油就是因为只要一经点燃就能够少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才用来作为墓穴里面的万年长明灯,如果我们还抱着这样的等着这火熄灭,在进行下一步的行动的年头的话,估计我们烧成灰了,这一幕都不会发生。

    我们原想爬上分别爬上周围巨大的雕塑,暂时躲避一下,结果一上去差点就被飞来的箭矢将脑袋给弄一个对穿,只好无可奈何的从上面下来,再次面对周围肆虐的火海,和愈发灼热的地面,直接给我们一种再站一会儿脚底板就会被烧穿的真实体验。

    而这个时候,眼尖的张晓彤发现这火势虽然在不断的蔓延,但是却很是诡异的没有朝位于中心的棺材涌去,发觉到又逃离眼前困境的办法,我们三人也不顾一切的朝着那棺材跑去,冒着有极大的可能被蚀骨毒箭给射到的危险,很是惊险的到了棺材旁,还没有来的及喘气,这敞开的棺材里面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一道很是干枯的身影从其中直愣愣的坐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