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三章 蚀骨毒
    一想到是这样的可能,我们三人的表情都好看不到哪里去,这消息简直太劲爆,劲爆的bomshakalakaka了……如果那棺材里面的东西是靠这围着一圈的无头金甲男和美人盂的怨气所养着的话,这么成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怨气全部被其吸收,就算是普通的尸体都会被养成超级无敌难对付的大粽子,更别说这里还是神庙稀奇古怪的东西还多着呢!

    “哥……我们现在也耽搁了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进行下一阶段的行动了,我说句真心话,如果夏流在这里就好了,虽然我和他是竞争关系,但是我也不得不说,升棺发财这类的勾当,他在我们家族中简直是专家一样的存在,因为没有哪个道士会把精力弄到这些歪门邪道上,不过如果没有他的话,找我们这般暴力的开棺方法恐怕会把棺材里面的那家伙给惊动,那东西现在最起码都是最高级的尸鬼,一旦被惊动可了不得啊!”

    赵峰表情很是严峻的冲着我说道,我皱着眉头在原地愣了半天,咬了咬牙:“开,再不开可能更难对付!”

    我摸了摸因为动用了生死之眼,显得很是疲惫的眼睛,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越发的紧张起来,在生死之眼的观测下,这个大殿里面笼罩着很是浓郁的死气,而这些死气在这个金碧辉煌的大殿里面不住的盘旋,汇集成一个类似于龙卷风一样的漩涡眼,像一个筛子一样不断的朝着这大殿中心的棺材处涌去。

    这并不是最让我感到恐惧的,更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个棺材在这些如同风暴一般的死气的涌入中,缓缓地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生气产生,虽然很微弱,但是并没有逃过我生之眼的注视,这存放在这个棺材里面,死了不知道多久的尸体居然产生出了生机,这是要诈尸了还是要成精了?

    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棺材里曼汇集的死气将会越来越多,里面的尸体也会越发的强,与其这样为了安全,将宝贵的时间浪费掉,还不如趁着那玩意儿没有变的更强之前,先将里面我们需要的东西给强行夺走,然后抓紧时间逃命,就算打不过我们逃总会吧!

    一听到我很是坚定的话语,张晓彤和赵峰两人都很是干脆的点了点头,紧紧的将手中的武器攥紧,就和我一同往前走去,刚走出一步,刚跨过这些金甲无头男和美人盂的包围圈,就听得整个大殿里面再次发出了一个女人很是凄惨的尖叫声,一如我们之间将那扇大门打开的时候,整个大殿里面发出来的惨叫。

    这惨叫在我们正要准备进行最为关键的举动的时候,突然发出来,在我们的身边久久的回荡起来,听起来很是惊心动魄,我们硬着已经开始不断地发麻的头皮继续往前走去,没走几步,就听得这回荡在大殿里面的惨叫中开始夹杂着一些吱嘎吱嘎的金属碰撞声。

    “哥……这声音难道是这棺材里面的大粽子发出来的,但听上去感觉有些不对劲啊……怎么说呢,这惨叫感觉有点怪,粗略的听起来确实有些像女人的惨叫,但是仔细听起来,似乎有点像风声,邪门,真的有些邪门!”

    夏流的步伐开始有些迟疑了起来,不光是他这样觉得,我也觉得有些古怪了起来,因为这声音里面的那阵不是很明显的嘎吱嘎吱声,我总觉得很是熟悉,似乎有些像我点燃壁灯后,摁下那个按钮之后,那墙壁里面机关传送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啊……

    等等……机关?

    脑海里面猛地蹦出这么一个词语来,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大脑快速的回想起我们之前经历的每一个细节,突然想起赵峰将地图拿给我看的时候,这个大殿似乎有一个名字,虽说那些字,我真的看不懂究竟写的些什么,但记得是两个字,急忙催促赵峰将那张地图拿出来,指着地图上象征着这个大殿的区域旁,那两个稀奇古怪的字,问道:“这两个字是什么?”

    赵峰看了一眼,就说道:“瓮城……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哥?”

    不对,不对你个大头鬼啊,这下乐子大了,原来这个地方是这个神庙的瓮城,我的脸色随着赵峰嘴里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变得极其的难看,拖着他们就往后跑:“快找好,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我们真的进入了包围圈了!”

    我早就该想到了,这里怎么可能是神庙的主墓穴,这神庙从外围看上去就是到里面的空间尤其的广阔,怎么可能一进城门就进入到主墓穴啊,按照所有古代城池的建筑风格,大多都会在城门的内侧建造瓮城,一旦敌军先头部队进入,将护城河的吊桥一收,城门一关,即刻被关死在了瓮城中,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真的就被瓮中捉鳖了,随即就被埋伏好的陷坑,箭楼之类的配套设施给碎尸万段!

    而那金甲无头男,和金碧辉煌的大厅,有极大的可能就是建筑者,对我们这些闯入者放的一个烟雾弹,让我们误以为这个地方是一个墓穴,从而将我们一同留在这里。

    那接连发出了两次如同女鬼哀鸣的叫声,并不是真的有女鬼在叫,而是我们触动了这瓮城的机关,第一次机关没有起作用,是因为当时我们阴差阳错的被那声音给吓着了,没有前进,很是幸运的错过了那致命的袭击,而第二次就没有这么的好运了。

    我们发了疯的想要原路返回,从这个瓮城里面逃出去,结果发现我们身后的来世的大门已经不是什么时候被锁死了,此时的我们已经彻底的没有退路了。

    我们急忙往一边,有各种大型雕塑的角落里面躲闪而去,就听得一阵很是尖锐的声音,猜我们头上嗖嗖嗖的发出着,晃眼一看,之间密密麻麻的黑色水流铺天盖地的冲我们射来,夹杂着一阵难以忍受的恶臭。

    “不好……这东西是蚀骨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