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一章 异变
    这样的变故,顿时让我们三人吓得不行,一时间呢浑身颤抖不说,还有些瞠目结舌,这轻轻一拍就将这黄金做的人俑的脑袋给拍掉了,不会这么的脆弱吧,赵峰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简直尴尬的死去活来,他那知道自己随意的安慰会出现这样戏剧性的一幕,再说了纯金制造的东西不可能这么的脆弱,这样的表现极有可能是触动了什么机关!

    我们三人正要准备找地方躲藏,以静观其变的时候,那股很是明显的尸臭突然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纯净的人俑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尸臭?

    检查了地上那颗圆滚滚的人头,确认其是纯金铸造,意识到不会有什么机关,仅仅是因为这人俑的头和人俑的身子不适一体的后,我们赶紧动手要将这和比我们还要高一些的人俑给放平检查,一上手才发现这人俑果真有古怪,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般重,和一个普通人的体重差不了多少,这才反应过来,这东西估计就是一个没有脑袋的尸体披了一身金甲然后顶了一个金头,轻易的推倒了尸体以后这才发现果真和我们猜测的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借着这大殿周围熊熊的火焰,才看清楚里面的那具尸体已经经过这岁月的流逝,虽然没有太过于腐烂,但是早就因为水分的流逝,变成了一个类似于哭死的树木一般干瘪瘪的干尸,不断的冲我们释放着夹杂着很是枯槁和腐朽的尸臭,那味道和福尔马林泡过的尸体有的一拼!

    见得这个我们一开始都认为是陪葬的金俑,那种之前的不得了的玩意儿,就这样一下子变成了人人谈之色变的干尸,让我们的心里都有点异样的感觉,就和卖家秀和买家秀的那般,对比感和画面感实在是太过于强烈了,果真应了那句话,好奇心害死猫啊!

    恶心完了,在慢慢理一下思路,这干尸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简直诡异的无边无际啊,如果是用于辟邪镇殿就不应该将尸体隐藏于其中,毕竟在史书野史杂谈以及发掘出来的那么多的墓穴和神庙,有各式各样的人俑,也只有石头做的,土做的,美玉做的,就算是真的硬生生要加一个黄金做的,也没有必要放一些被砍掉了脑袋然后顶一个金头的破玩意儿吧。

    这究竟是要做什么啊,这古庙里面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简直让人开始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了,就连这个走后门来的赵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只知道拿着那个破地图在那里一个劲儿的翻翻翻,看他那个不靠谱的模样,我突然怀念起夏流了,说不定赵峰不知道的,他偏偏就知道,毕竟他们在那家族的支持者不同,获取的消息自然不同,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哪去了。

    “嘿……我说啊,你们绝不觉得这些人俑之所以会用人的尸体来填充,而并不是用黄金来直接铸就,有不有可能是他们修筑这个神庙的时候,把那些黄金用的差不多了,修建完了,觉得这里空荡荡的,就决定弄几个镇点的人俑,结果发现发现剩下的黄金就只能够铸就几件金甲,所以就临时从殉葬的人里面摸几个人出来,立在这里,然后弄完发现这些人的长相完全不符合这个古庙的颜值,所以就把他们的脑袋给砍了,装上金脑袋,这样终于完美?”

    张晓彤很是一针见血的说了她那惊世骇俗的言论,不过直接让我们给无视了过去,要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修建古庙的人有够无聊的,简直就是吃多了没事情做,存心给自己找麻烦。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我们去开棺的打算暂时缓了下来,一直不停的研究着这个无头人俑,兴许是之前的战斗太过于疲惫,我就将这个人俑骑着的那个战马还是木马的东西,放在自己的屁股下,准备坐着看那两个活宝一直不停的在那里针锋相对的说着自己的想法,刚一坐下,我整个人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倒不是这东西坐着很不舒服,而这是这东西坐着实在是太舒服了,比一般的凳子要舒服得多,软绵绵的又凉快,就像一个人趴在地上让你坐在她的背上一般,那感觉简直就是帝王阶级才有的享受!

    而当我坐了一会儿准备调整一个更加舒服的角度的时候,才发现老式的方法并不管用,根本就移不动,于是就将裹在这凳子上的布掀开一看,整个人的身形都往上面跳了一跳,嘴里忍不住大吼了一声,这布下面盖着的哪里是什么凳子脚,活生生的就是一双又细又长的人脚!

    我惊魂未定,赶紧我刚才坐的就是这玩意儿啊,我是说为什么就和坐在人的背上没有什么区别,感情我真的坐在一个人的身上,而且还是一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死人身上,这场面真的有些戏剧化了!

    我的动静顿时引起了还在那里争辩一些有的没的张晓彤二人的注意,虽然做我们这一行,并不怎么害怕死人,但是这样猛地在你面前出现一具死尸,还是挺吓人的,这就和我们明知道鬼屋里面的鬼都是假的,都还会被他们给吓着一样。

    一发现那金甲无头人俑坐下用布盖着的战马居然就是一个这样跪地仰首,看上去倒有点像坐骑,却没有下巴的女人,在看看我们身边的那些没有被我们给掀翻的金甲人俑和他骑着的东西,我们三人的脸色一时间都好不到哪里去,这一幕真的让我们很是震撼,对这场景简直无法理解,这要是有多么丧心病狂的人才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啊!

    一想想我们三人刚才还在这个东西的面前拨弄了那么久,全身上下就开始不断的冒鸡皮疙瘩,真的很是庆幸我们不是那些见钱眼开的盗墓者,要是真的把这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搬出去,那真的才是到了八辈子的霉。

    而这个时候,在一旁盯着那女尸看了好半天的赵峰,突然开口了:“哥……我知道这女尸生前用来做什么的了,这就是所谓的美人盂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