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章 人俑
    喘着粗气在原地坐了好半天之后,我们这才像丢了半条命一样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简直被之前的猪脸大蝙蝠给吓傻了,心里暗暗的寻思着下次不管丢不丢人,都要随身带一些热武器,不然命都没有了,哪里有心思去给你讲所谓的江湖道义和什么道士的脸面啊!

    将那些迂腐的老头子们给暗暗的骂了好几十遍之后,这才缓缓的打量起我们身边被火光照亮了的环境,顿时才觉着我们似乎进入到了一个很是巨大,而且金碧辉煌的大殿中。

    这个大殿里面很是宽阔,是一个类似于圆形的建筑风格,到处都是黄金或者金箔铸造成的装饰,很是弥漫着一种奢靡的气息,而且四周的石壁上,每隔一个几十上百米,就有一个跪着将灯托起来的战士形象的雕塑,而这些东西就是我们之前点亮后,将这那些猪脸大蝙蝠驱赶走了的壁灯,里面装有的自然是鲛人油,看那油脂的深度,估计还可以点一个几十上百年。

    至于地砖上,也没有刻画外面过道上的那些看不太懂的符文了,而是刻画了一些神衹,鬼怪,自然奇观的等东西作为装饰,和一般的神庙差不了多少,这样没有专门特指和宗教意义的装饰画,看上去并不显得庸俗和低迷,反而在这庄严肃穆的氛围中,透露出一种压制不住的仙风道骨,看上去很是有一种别致的感觉,让我们不由得暗暗称奇。

    而这圆形大殿的正中央,有一口很是巨大,和一般的棺材有很大区别的镶满了各种珍贵的明珠宝石,还恰到好处的进行了很是高明的彩绘的棺材,吸引我的原因并不是这些肤浅的东西,而这棺材周围四个角上不知为何多出了四条很是粗壮的锁链,而这锁链的另外一端牢牢的锁在用金玉雕铸成的天花板上作为主支撑的石柱上,就像担心这棺材会逃走一般。

    而以这个棺材为圆心,再做一个半径约十几米的圆上密密麻麻的占据着一些披着黄金铸造成的铠甲以及带着黄金铸造成的头盔,似乎还骑着一个类似于一个像马,但更像布片包裹而成的木马的人俑,在四面八方熊熊燃烧的壁灯的映照下,身上一套黄金甲显得尤其的庄严肃穆,隐隐约约有着一种乍现的金光从中倾泄而出,看上去不怒自威,就像秦始皇的兵马俑一般,死死的守卫着他们曾经愿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的君王,若非死物,真的给我们一种镇守在这里的将军的错觉。

    打量着这里的架势和位于这大殿镇中心的棺材,想必这里就是这座神庙的主墓穴了吧,虽说一听这神庙,我们就对这里面埋藏着的东西有了很高的评价了,但是也没有想到这座神庙的陪葬品居然如此的奢华和丰盛,这些陪葬用的人俑居然都是身披一身金甲,这是我在所有被挖掘出来的皇陵里面都没有看见过的,就连千古一帝的秦始皇,也埋下的千军万马也仅仅只是用泥土烧制的土俑,而这个神庙里面矗立着的那些金甲将军,仅仅都是所谓用于镇压大殿和站在棺材旁边的人俑在低位上压根还比不上秦始皇陵里面那些纵横捭阖的大军,可想而是神权大于皇权的这样的观念,在古代人民的思想中早已潜移默化的变成了一种根深蒂固,无法改变的意识.形态。

    我们三人真的被这大场面给弄得有些发懵,但是也很是遗憾,这些东西的确可以换很多很多的钱,但一来我们并不是来盗墓的,这神庙里面有着对我们而言比这些能够有金钱来换取的东西重要的多的宝贵财富,二来这些东西的确太过于庞大,比正常人还要高出许多,我们并没有任何东西能将他们给带走,就算能带走也扛不动。

    更何况这里毕竟是一个神庙,这些人俑以这样奇怪的方式守候在这里,指不定会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吃了很多的亏,自然也有了很多经验的我们,自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些人俑。

    赵峰这个时候拿出了一张很是古朴的地图,研究了好半天这才告诉我们:“走到这里算是正式的进入神庙之中了,这里面勉强算是神庙的外围,只要进入到了神庙之中,每一个房间和墓穴里面,都有着道士界用再多的钱都买不来的东西,这样看来这棺材里面,应该有宝物才对!”

    我从他手中接过这地图,看了半天,除了那些画的地形之外,大致表示了一下这地方有些什么东西,那些字我都看不太懂,都是一些看上去又像繁体字又像草书还隐隐约约有些像篆体的字,弄得我一头雾水,随手将这地图还给了她,心里开始不断的吐槽了起来,这两个傻小子真的有得一拼,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道士界的奇珍异兽的图鉴,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本写满怪异字迹的地图,就跑来这个神庙里面探险,真的也够奇葩的。

    既然知道那棺材里面有着我们需要的东西,所以就寻思着开始行动,走到那些全身披挂的金甲人俑面前的时候,我心里不由得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这些人俑的站立的姿势和方式似乎有些奇特,感觉和那些什么五行八卦莫名其妙的沾着一些边,但是我们又并不是所谓真正的地下工作者,那里看得懂里面的奇妙。

    赵峰看着我迟迟没有前进,一直在打量这些人俑,笑了笑:“哥在这里想什么呢,这个都是死物看他干什么,你看着金头盔下的身子都是金子做成的,你还真担心我们走进去的时候,这东西诈尸啊!”

    赵峰说着,重重的拍了一下他面前的这人俑的脑袋,似乎是想要和我证明他的话语的正确性,不料这头被他这么一拍就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哐当的巨响,还没来得及去观察这落在地上的头颅,这人俑一下子就翻倒在了地上,一股浓郁的尸臭更是随之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