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六章 点灯
    莫非这个遗迹亦或是这个神庙供奉的神衹和我有关?

    我被这个猜想弄得有些发懵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是不是说我的人生轨迹就是某个看不见的大手给预定好了的,就连进入这个神庙中也是冥冥中就注定了的,如果不是这样,那一直呼唤我的声音究竟又是什么……哎呀,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怎么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啊,头疼!

    “哥……你怎么了,额头上出了好多的汗珠啊,是不舒服吗?”

    这个时候赵峰的话,又恰到好处的转移了我的注意力,让我在这一时间长出了一口气,从自己的世界里面挣脱了出来,看着他颇有些担忧的表情,我耸了耸肩示意我没有什么事情,就从赵峰的手中接过了一个飞天爪准备攀附上城门,好进入这神庙之中。

    看着赵峰的背影,我心里开始暗暗的寻思了起来,这赵峰看样子知道的事情并不少,尤其是和这神庙供奉神衹有关的信息,看样子得找机会好好的压榨他,逼他多说一些出来,不然我身上的那些疑问越堆越多,以后要是运气不好死了,真的就和白来一趟没有什么区别。

    这飞天爪,赵峰要比我熟悉的多,帮我扔上去后,重重的往后一拉,感觉到固定稳了之后,这才交到我手中,让我跟着他一起往上爬,虽然以前没有用过,但是好歹在电视上经常看见这东西,更别说我前面还有赵峰这个活教练,略微摸索了一下,就很是轻易的爬了上去。

    不过我们能够上去也多亏了这个石门十分的厚重,并不容易推动的原因,否则的话,我们爬到一半就要被滑动的给硬生生的弄下水去不可,从拱门中翻了进去之后,我最后一次看了看我头顶上的那个雕像,心中的情绪很是异样,那种感觉真的很是复杂,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些雕像,熟悉的就好像是自己熟人的模子做出来的一般,正要收回我的视线的时候,这个雕塑的身上象征着阳气和阴气,金色和黑色的部分一下子涌动了起来,在这刹那间变成了我最为熟悉的气息,整个雕像就好像活过来了一般,甚至我在模糊间,居然发现这个雕塑对我眨了眨眼睛,眼眸深处闪烁着的似乎是慈祥……

    “啊——”

    我被这突然间发生的一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突然大叫了一声,将走在我面前的赵峰吓得打了一个趔趄,毕竟他之前才告诉过我这里的壁画会动,甚至会吃人,所以我们两个人中,他才是随时随地都处于心惊胆战中的人。

    “怎么了……怎么了?”

    赵峰急忙拿出自己的武器,疯狂的用自己的血在其上刻画着一些什么,看那架势都准备拼命了,我看到他这如同惊弓之鸟的模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这个只有我才能看见和感受到的东西,自然不能随便和别人说,再说了这个人立场尤其的不坚定,我什么事都和他说的话,无疑是自己给自己的人生道路添堵,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自己不小心被飞天爪给绊倒了。

    这神庙里面沉浸在黑夜一般的黑暗中,有些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拿着手上的功率比较高的手电筒,四处扫视着,发现我们正处在一条很是宽敞的通道里面,这条通道很宽,和我们平时见到的公路差不多,里面有很多的分支,乍眼一看,给我们一种不像走在神庙,反而是走在四通八达的地下交通网络中的一样,但是地面和四周的墙上却密密麻麻的刻满了东西,照例说这些神庙里面应该到处的刻有经文啊,壁画之类的东西,可这个神庙就有些奇怪了,到处刻满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符文,而且更让我心惊的是,这些符文居然和我手中的弯刀上刻的符文如出一辙,只是要比弯刀上的多一点罢了。

    这弯刀是之前再遇到赵华他们的时候,从他们手中顺过来的,听他们说是用功德换来的,而他们和我一样都是鬼心的拥有者,而刀上的符文看上去和这座神庙里面的符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他们说,每个鬼心拥有者都有一个专门的引渡人,就类似于小说网上的编辑,负责发布任务和提供功德兑换,而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因,即便是成为了鬼心的拥有者,却没有属于我的引渡人。

    但是根据我的推论,和这沿途发现的一切,已经听赵峰说的那些话,我感觉这神庙有极大的可能和这些所谓神秘的引渡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这个黑暗中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什么都没有看见,就和赵峰商议着进入了一旁的一个分支,去查探一下情况,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分支并不长,里面仅仅刻着一些壁画,要么是一些被斩掉的恶鬼头颅,要么就是堆积如山的尸骸,总而言之刻画的很是逼真,但到头来总是和生死与超度有着很是紧密的关系,一连走了好几个分支之后,发现里面刻画的都是一些我们不怎么看得懂,不怎么会欣赏的壁画,更别说里面并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供我们顺走,我们自然不愿意多停留,就一直按照主干道行走着。

    在这黝黑的地下通道上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一旁的墙壁之上的发现了一个类似于路灯的东西,只不过这东西是封闭起来的,我让赵峰帮我拿着手电筒,在这个东西上来来回回,上下其手的摸索着,终于找到了一块类似于凸起的东西,看上去很像开关,摁了一下发觉摁不下去之后,这才恍然大悟,一把拉开,这个东西的盖子一下子被掀开了,露出了里面的有些干涸的黑色物质。

    我沾了点来闻闻,有一些腥,估计就是所谓的鲛人油炼制的长明灯了,我拿出背包里面曾经胖子他们留给我的Zippo打火机,唏嘘了一下,将这东西引燃,顿时我们眼前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转念一想,如果每个都要点的话,真的有些费劲了,按照神庙这样高档次的建筑,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想了想将这东西的盖子盖了起来,按下了之前摁不下去的按钮,顿时墙壁里面响起了吱吱嘎嘎的响声,整条干道的油灯瞬间熊熊燃烧了起来,整个神庙顿时笼罩在了一片光亮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