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七十四章 到达神庙
    壁画能够将活人变成鬼,壁画能够吃人,乍一听我还以为这个小子是在胡说八道和我开玩笑,但转念一想,这里是一个神庙,而且还是一个道君留下的所谓毕生珍藏的地方,有这样的机关以及变化,倒也十分的正常,要是让我们轻轻松松的走出去,那才真的奇了怪了。

    我只是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就拽着这个想要借着说这个所谓的秘密的空当,不划水的人在水里面手脚并用的划着棺材,见到他对我的淡然一脸郁闷的模样,心想这个小子能给我说什么秘密,无非是想要我对他给出的消息有所担忧,然后把那个黑盒子趁机要回去了罢了,小样,给我斗这些,纯粹是自己给自己心里添堵,你以为谁都和你们家的夏流一样傻?

    就在我们说话间,本来很是平缓仅仅是借着坡度才能够勉强下滑的地下水,突然开始变得尤为的湍急,以至于我们两人都手脚并用了起来,心力交瘁的将这个棺材控制的四平八稳,这才勉强没有翻棺材,河流越发的湍急,周围的环境自然也是斗转星移一般的变化,逐渐的开阔,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们的四周的岩壁上,还有头顶上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钟乳石柱,通白色的柱体自然下垂,其上不断地滴落清澈的水珠,滴落在我们的身上,以及我们周边的地下河流中,不断的发出叮咚叮咚的声音,就像在弹奏一首首节奏尤其欢快的交响曲。

    钟乳石上汇集着一种类似于蝴蝶的生物,扑棱着扇着和它们的身体相比,显得很是巨大的翅膀,翅膀上闪烁着五彩斑斓的流光,随着这些生物的快速游动,仿佛一道道闪烁于我们头顶上,不断划落的流星,这东西的数量倒真的挺多的,密密麻麻的,几乎我们头顶上都是这东西,说实话,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进入了一片满是星星的浩瀚天空。

    刚觉得要把这里比作星空是不是差了点什么的时候,我们的不远处又不断地徘徊起了几个硕大无比的白色光源,凄冷的色光看上去和缓缓升起又落下的月亮差不了多少,而这些东西,自然是我们之前撞见的那些灯笼鱼的发光器,知道了它们的习性之后,我们对它们也没有太大的恐惧了,只是在遇见它们的时候,刻意的注意下不要发出太大的振动频率就好了。

    摆在我们面前的景象,让我们二人都是赞叹不已,在现今污染已经很是严重的世界上,再也看不到美丽而澄澈的星空,只能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这样光怪陆离的现象,倒很是完美的圆了我们内心最深处的幻想,看得我们两人一时间都有些感慨万千。

    “哥……走到这里差不多就快要到达神庙了,我记得这神庙在一开始的时候,是选择信奉九幽,差不多很尊崇月亮和那些晚上才出现的东西,这也是他们要把神庙建在地下的原因,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个现象,就是模仿月夜星空的画面,照我听说的那些消息来看,到了这里估计就离那神庙的遗址不远了!”

    赵峰给我解释了几句,我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想这小子,究竟知道多少和这遗址有关的东西。

    “说实话,哥……经过了这么多次在死亡上徘徊的经历,我真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你说人生本来就这么的短暂,我们为什么要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中还有执著于恩怨情仇,那些东西在死亡之前,都没有什么意义,与其还这样各自为战,倒不如从此时此刻真正意义上的站在一起,为了活下去,好好的拼上一把!”

    走着走着,赵峰突然不知道吃错药还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就像看破了红尘一般说出了一些很是有哲理的话,将我弄的二晕二晕的,我虽然不知道他突然说这些有什么用,但是我一听到要共同拼搏这样的话,就知道这人又在打我身上东西的主意了,不过你这样说几句就可以将我的思想工作给做通了的话,我这二十年的叛逆人生岂不是就白过了,做思想工作你还差得远呢,来看看,专业的人士是怎样拆穿你这种骗子的无耻嘴脸!

    “对对……你说的这些很有道理,在现在这种只要出一个意外,比如棺材一下子翻了,我们落水了或者我觉得和你两人在一起完全没有感觉到你发挥出了你应有的作用,突然撤走了的情况,你这个不会游泳的人,就只能在水里扑腾,直到光荣的去和马克思学习社会主义的这种背景下,你来给我谈合作,是不是太过于虚伪了啊……想要合作就不要说这些虚的,要拿出你的价值,不然这样单方面提出来的合作,完全就是扯淡!”

    “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完全就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啊!”

    “哦……你不是这个意思,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先把你需要的东西交给你,然后你才能发挥没的作用是吧,你觉得这样的情况现实吗?”

    “哥……说白了你就是不相信我吧,如果没有那个东西,我们进入了那神庙遗迹里面绝对是凶多吉少,更别说获取那些宝贝!”

    “打住打住,麻烦你说话的时候,把我们的们字去掉,这盒子在我的手上,照你这么说,你会凶多吉少,而我不会,你获取不到宝物,我能够获取的到,最后你不要忘了,这个遗迹里面,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走了后门,夏流同样是走后门的人,没有你,我也活的下去,还是那句话,想合作久就得拿出你的作用来!”

    “看来这次遇到了一个了不起的人啊!”

    “就你这两把夜壶,还想糊弄我,做梦吧!”

    在我们互相打着嘴仗的时候,棺材已经晃悠过了好长一段距离,而河道也开始像垂直的方向过渡了起来,弄我们现在完全有一种正在漂流的即视感,将手电筒打开往前方照射,才发现我们正在一个垂直通道里面降落,许久之后,就听得咚的一声,我们连带着棺材重重的砸在一个平静的水道中,惊起了高达一米的水花。

    将满脸的水擦拭干净了之后,才发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正巍峨的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宫殿……

    看来所谓的神庙终于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