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七章 死亡沙虫
    这尤其令人震撼和血腥的一幕瞬间将我们三人吓得浑身直打哆嗦,这么厚实的一头金甲地龙就这样分分钟被几根和它的体型相比显得很是微不足道的小蛇给吞噬的只剩下一张坚硬的皮,要是换作我们这小身边,估计很真不够它们塞牙缝的!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夏流又拿出他那本破书哗哗哗的翻了起来,然后很是震惊的喊叫了起来:“斌哥……这东西似乎是沙虫的成年体,只要吞噬了足够的死尸就可以陷入沉睡,从而可以进行蜕变,蜕变成功之后,就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然后还可以调动蜕变前吞噬那些死尸上的毒气来进行攻击,也就是说它们蜕变前吸收的毒素越多,进化后喷出的毒气腐蚀性就越强!”

    我从夏流的手中拿出了那本书,发现果真和夏流说的差不多,而且这种像蛇一样的生物,就是这死亡沙漠特有的死亡沙虫,毒性尤为的强烈,一旦被它们的毒气沾染上,轻则少一块肉,少一条手或者腿,重则直接丧命。

    而最为戏剧的是,这些死亡沙虫没有蜕变前,就是眼前这些金甲地龙的食物,一旦蜕变完成则反过来以金甲地龙为食,简直和解放战争之后,农奴翻身把歌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

    而如今,我们见识到了这死亡沙虫的厉害之后,也不敢有任何停留,马不停蹄的朝位于我们顶端的沙漠冲去,那飞快的速度简直就恨不得能生一对翅膀出来,也亏得那些死亡沙虫的注意力还没有落在我们的身上,眼里只有那些吃了它们同族幼虫的金甲地龙的存在。

    这些死亡沙虫不断的从我们的周围的石壁里破壁而出,飞快的蠕动着,向那些刚刚吃完沙虫,准备回地下的洞穴的金甲地龙冲去,很快那些金甲地龙就被数量尤其占优势的死亡沙虫给围困住了,无论那金甲地龙怎么试图反抗,怎么试图逃跑,只要被那些死亡沙虫嘴里面的毒气给喷上,即刻就是一个深深的坑洞,成群结队的死亡沙虫就顺势窜入其中,顷刻之间就将殉葬坑底部的金甲地龙全部吞噬的只剩下一张张沾染着粘稠血液坚硬背甲。

    眼见得最后一只金甲地龙都只剩下了一张背甲,我心里暗道一声糟糕,几道破风声瞬间向我们三人袭来,这些死亡沙虫可不是之前的沙虫可以相比的,它们的脑袋很大,那嘴甚至占据了它们脑袋的三分之一,还没有接近我们嘴巴就长得尤其的巨大,粗略的估计要是咬中的话,一个大脑袋都得进去一个四分之三,还更别说那夸张口器里面长满的锋利牙齿,光是看着都觉得疼,更别说被那东西给要中了,更要命的是,我们较它们还站在高处,居高临下望去,可以直接从它们张开的大嘴看到它们的腹腔,以及其中储存着的毒液,和还没有消化干净的金甲地龙残骸,顿时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再这样恐惧的情况下,张晓彤是指望不上的了,我和夏流在石壁上找好固定点,拿起手中的武器对其下的死亡沙虫进行攻击,我手中的弯刀本来就比较宽和锋利,一刀圆滑的朝它们切割而去,瞬间将几根死亡沙虫很是轻易削成了两半截,见开了一个好头,正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被砍做两半截的死亡沙虫,突然化为了两根死亡杀虫,再次张开长满锋利锯齿的嘴巴冲我们扑来。

    看来这个东西就和蚯蚓差不多,不对比蚯蚓的分化能力还要强大,被砍成两半后居然都有这么强的能力,一下子弄得我们不敢对这东西下死手了,一时间就只能用手中的武器尽力的将这些死亡沙虫在喷射毒液之前将它们拨到一边,能够尽力为我们三人的逃生之路,赢取充分的时间。

    就这样且战且退了好一会儿之后,这些死亡沙虫的攻击势头不减衰退,反而越来越强,连带着就连我们身下的石壁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一时间我们的脸色都没有好到哪里去,毕竟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肯定是那些在石壁里面的死亡沙虫被我们之间的战斗所吸引准备发动进攻了,一察觉到这样的可能性,我们三人也顾不得和身后的那些死亡沙虫进行抵抗了,一个劲儿的往上冲,速度一下子就是之前的好几倍。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所在的这边石壁突然猛烈地摇晃了起来,我们之前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阵很是剧烈火光,从那刺鼻的汽油味,和爆炸的程度,我很是肯定这东西是燃烧弹!

    “你们两个带了燃烧弹之前在呢么不用啊,这个时候来用,是不是晚了一点啊,就算你们要用,也要说一声啊,是想要将自己人给烧死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就连还在攀爬的掌心都在刺溜的冒着汗,说真的要是我们之间还那样的且战且退的话,我们绝对会被这火海给淹没!

    “我们都没有带燃烧弹啊,之前在那石块上清点过武器啊,如果有我们之前还会让你用那瓶伏特加来烧沙虫吗?”

    张晓彤他们也是一脸的茫然,不过那突入起来的燃烧弹的效果还真是挺好用的,直接将我们身后的那一团死亡沙虫给烧成了一条条火焰做成的光圈,互相缠绕着很快就被烧成了一团干瘪的焦炭,而其余的死亡沙虫一见到这样的状况,也立刻的逃脱了,钻进四处的坑洞,就消失不见了。

    就在我们很是庆幸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的时候,我们的身边再次传来嗖嗖嗖的破空声,一阵危险的感觉再次袭来,我条件反射的拨弄起手中的弯刀,当当当的将几样东西阻挡了下来,等看到那东西之后,我全身上下顿时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被我挡下来的居然是几根淬了毒的箭矢!

    “赶紧跑……这个地方呆不得了,我们的死对头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