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四章 大的来了
    不过就在我以为夏流接下来会因为沙虫的入体从而很是痛苦的死去的时候,眼前的情况还是出了一个让我预料不到的转折,这也和我低估了夏流的求生欲望,眼看着这细长的像一条千足虫的沙虫即将像一根粉条一样从夏流的口中钻入他的喉咙顺势滑入他的腹腔,然后将他体内所有的东西搅合一个稀里哗啦的时候,夏流突然将嘴巴张的很大,做出一副呕吐的动作,一股来自腹腔憋足的劲气磅礴而出,将这个一个劲儿的往里面窜的沙虫前进的势头为之一阻,半个身子都飞出了他的口腔。

    眼看着这拼了老命的举动又要功亏一篑,这个沙虫又要重蹈之前的覆辙的时候,只见夏流的眼睛一红,兔子急了会咬人,猴子急了会翘屁股,人急了还会拼命呢,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候,他很是干脆的一咬,在这个沙虫即将从他的嘴巴里面钻进去的关键时刻,直接一吸像嚼一根面条一样,不管不顾的嚼了起来,就听得他嘴里面不断的发出嘎嘣咯嘣的脆响。

    那根沙虫直接被他嚼了一个稀里哗啦,死的不能再死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完之后,他这才一脸肌肉痉挛的张开嘴,大股大股乳白色,而且尤为腥臭的液体便从他的嘴角不断地流淌了出来,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我娇嫩的胃吐出了千年吃的面……

    夏流这算是从鬼门关上晃悠了一转,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从一旁的地上抓过我之前用的差不多的伏特加来涮了涮口之后,这才像打了鸡血一样站了起来,加入了我和张晓彤的战团,不过有了之前的经历,这次他机灵多了,懂得随时注意那些从两边爬上来少数沙虫,倒是让我们没有了后顾之忧。

    不过当我和张晓彤又打退了眼前的一波黑色浪潮的进攻之后,喘口气至于看着地上遍布的带有腥臭味道乳白色液体,不由得想起了夏流一脸痉挛的从嘴里吐出这些液体的画面,很是幸灾乐祸,一边忙活一边冲夏流打趣道:“夏流……这东西据说是骨胶蛋白啊,美容养颜,你怎么把这东西浪费了啊,你看看为什么日本羞羞片的演员,女演员要比男演员胶原蛋白多,漂亮的不得了,而男演员就是长得很是猥琐,这就是因为女演员经常补充这个东西,你是加老师的得意门生,得好好补补!”

    夏流被我这一洗涮,整个人脸都无语的皱了起来,张开嘴巴就想要说些什么,却看见他此刻的嘴巴重的堪比东成西就里面的那个梁朝伟的香肠嘴,心里一下子乐的不行,这样的状况自然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沙虫虽说无毒,但是吃尸体和腐肉的,还是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面麻痹了他的嘴部神经,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咿呀咿呀的像个哑巴,将我们笑的不行。

    我们用尽了一切的办法,在这时间段里面,死在我们手上的沙虫没有个几万,也有个七八千了,但是奈何这些沙虫的数量是在书太多了,而且我们毕竟是人,并不是机器,也会累,又将夏流推出去挡了一会儿后,这样迂回的换着休息之后,换着攻击了一阵子,我们实在是抵挡不住了。

    本来我们三个人很是兴高采烈的去寻找一个所谓的大财富,本以为很快就能够走一个来回,在得到几个传承或者一些厉害的东西,回去再将那些苟延残喘的道士们收拾的一个服服帖帖,然后再把他们打劫到光屁股之后,顺利的完成我们的收官之战,得到封号,被各大实力所争抢,最后走上人生的巅峰的完美历程,结果哪知道连遗迹都还没有进到,就出了这个状况。

    说实话,我们三人的人生轨迹都大致差不多,虽然都有些波折,但从来也没有像此时此刻这般直接被逼到了绝路,这估计就是所谓的劫难吧,一时间我们三人都有些唏嘘,想了想,也不再对那些朝我们袭来的沙虫发动进攻了,将东西收拾好,各式各样的武器紧紧的握在手中,就准备从这块我们已经坚守了许久,也算是给我们提供了最基本的保护的凸出石块上离开了,以及这样坐以待毙,这般窝囊的死去,我们倒不如破罐子破摔,都是死还不如死在前往遗迹的路上,这样至少我们还要能离我们最后的目标要近一些,至少遗憾会比现在稍微少一点。

    我俯身看了看石块下密密麻麻,汇集成一条条黑龙一般,不断向我们侵袭而来的黑色浪潮,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张晓彤,张晓彤也冲我点了点头,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夏流,心里很是郁闷,我怎么会和这个下流的人死在一起……

    就在黑色浪潮已经爬上了我们空余出来的防御线路,离我们仅仅只有咫尺之遥的时候,明白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候,示意他们准备跳的那一刻,突然听见沙虫中发出了一阵很是凌乱,悉悉索索的声音,所有沙虫前进的身形都是一滞,下一刻就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中,想退潮一般,甚至比来的时候的速度都还要快一些,几乎是转眼间就退到了离我们好几米开外的地方。

    我们三人像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般,对视了一眼,有些不明所以,这些沙虫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退去了?

    夏流挪动着他那香肠嘴,含糊不清的侧说道:“会不会是因为我们在和这些沙虫的交战中,汗水出的太多了,将那些狼尸体上的味道掩盖了,所以他们发现没有死尸气息,就离开了吧!”

    我看着夏流那模样就想笑,不过还是问问自己的衣服,撇了撇嘴角:“还是一身死尸的味道,除了多了一点骨胶蛋白的味道……”

    这话将夏流说的眼一翻就呕吐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我们的身下再次晃悠了起来,这过程中更是听得地下传出一阵巨响。

    “赶紧走……这些沙虫退去的原因,恐怕是有大东西要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