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虫子
    “我长这么大还真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原来世界上真的想死的心慌,自杀都还要集体行动的事情发生,最搞笑的是它们居然自杀都还要排队,动物世界那些傻逼一天到晚都在拍那些在一望无际的东非大草原上,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不拍这些有教育意义的场景,简直脑子被驴踢了!”

    夏流很是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整个人呆滞了片刻,又恢复了他那咋咋呼呼的性格,吵的我和张晓彤浑身都不自在,我们也没有管他,就睁大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头头野狼呼啸着从几十米的高空上跳落下来,由于自杀的狼群实在是太多的原因,很多狼群在半空中就和其他的狼群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再加上极大的撞击力,直直的跌落在地上连哼都哼不出来,就落了一个折筋断骨的下场。

    零零散散的石头在狼群接二连三的坠落下,不断的滑落着,像一下了一场珠帘一般的石头雨,将整个殉葬沟弄得乌烟瘴气,砸死了不少还没有咽气的狼群不说,也在地上增添了不少如刀锋一般的尖锐面,让接下来那些从天而降的狼群,饱受开膛破肚的无妄之灾,一时间,整个殉葬沟里面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辨别不出曾经是什么生物的肉团,已经弥漫着经久不息的血雾,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的劲风不断的向我们袭来,弄得我们三人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除了第一次那个狼王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麻烦和不小的危机之外,此后我们运气都很不错,充其量只被那些灰尘和血腥味所困扰和呛了几下,其余的倒没有受到石头和狼群的困扰,偶尔有几头命大的狼几十米的高空没有把它摔死,锋利的石块没有把他开膛破肚,起身后摇摇晃晃的朝我们走来不说,还要发动攻击,被我们顺手解决了之外,倒没有什么可提的了。

    等到高空中的碎石逐渐的减少,抬头四处张望,也没有看见顶部有任何狼群的痕迹,估计是所谓遗迹开启前的殉葬仪式已经完毕了。

    我们再次等了一会儿,当山壁上不再有零零散散的碎石掉落后,也不见得有狼群掉落了,我们便将东西收拾好,准备踩着已经几乎被密密麻麻的,被巨大的冲击力砸的像一些碎肉的狼尸走出这殉葬沟的时候,我们的脚下突然传来一阵很是剧烈摇晃,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地震了,但下一刻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我们脚下的震动很是不规则,就好像一阵波浪,一阵波浪在晃动,给我一种很是怪异,但莫名其妙又觉得有点可能性的想法,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爬出来!

    我将这个想法和夏流二人说了之后,这两人也很是认同,毕竟见识到了这死亡沙漠的特殊性,已经殉葬沟上成百上千的狼群自杀的惨状,对这死亡沙漠中的死亡二字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

    见得两人都有些害怕,有往一旁躲避的势头,我急忙开口说道:“沙漠里面的温度较高,这些狼群的尸体和血液受到高温会吸引很多的细菌,这殉葬沟里面野狼殉葬的已经有了一些年月了,这么多尸体堆积在这里化为白骨,肯定对人没什么好处,我们还要在这野狼平原带上一个星期,要是身体出什么意外了,那就只能是任人宰割的份了,别忘了我们还有个最大的敌人赵峰,我可不相信他就这么——”

    我的话还没有说话,张晓彤和夏流仅仅靠着的石壁上,突然发出了一些很是诡异的响声,而这些响声很是微小,有些悉悉索索,但是显得很是密集,像是有成群结队的东西在里面整齐划一的走过,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听得我们三人有些头皮发麻。

    “啊……阿斌有东西从里面钻出来了!”

    张晓彤突然脚下一软蹲在了地上,指着身后的石壁大声的喊叫了起来,夏流赶紧将她拉到身边,我深吸一口气,从包里摸出一个功率比较高的探照灯,对着石壁里面的缝隙检查了起来,这倒不是我托大,不肯立刻逃走,毕竟这样的响动肯定不是无中生有和只此一家,很显然以那四面八方不断传出来的声音,就可以知道这石壁里面的动静在整个殉葬沟都有发生。

    道士的职业准则有一条就是不盲从,要看清楚事物的本质,而灵活变通到这里,就可以解释为,在逃跑或者应对之前,我必须知道这动静的来源是什么,能否用我们现在的手段来应对,否则我们盲目的逃窜,只会陷入更大的危机,更别说,我们逃离这里还要爬出殉葬坑,而这些动静正好出现在我们的必经的山壁上。

    我一手握紧手中的弯刀,另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探照灯,将周围的阴影的驱散了开来,定睛一看,发现石壁上出现了一道道很是细长的裂缝,从里面不断的滑落着一些细细的散沙,想必这东西平日里应该躲在沙漠之下深土层中,随着沙土的不断倾泻,很快这些黄沙中就惊现一些很是细长的黑色线条,不断的从殉葬坑四面八方的沙土层中流动出来,汇集成一股股黑色浪潮朝着殉葬坑里面在之前狼群的殉葬后尸体的停留处呼啸着冲去,朦胧一看,就像一条条黑气组成的黑龙,在狭长的殉葬沟里面不断的徘徊。

    那在地面上堆积着的尸山肉海,只要被这些黑色的线条的组合体沾染上,就直接消散,只留下森森的白骨,这惊悚的场景吓得我们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细细看去这些东西很小,但是很长,都是成群结队的行动,数量上极其的多,而且还在从石壁里面不断的冒出,如果非要用确切的形象来形容的话,倒有点像千足虫。

    四处张望着,那汇集成的浪潮,很快就将狼群的尸体吞噬了一大半,密集而刺耳的啃噬声不断的传来,直直的让我有些心生恐惧,这些东西……

    吃人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