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九章 纵身跳下的狼王
    听到夏流说到殉葬沟这个很是陌生的名词,再加上他提及这个殉葬沟开启遗迹的关键,我便很是奇怪的询问起夏流来:“夏流……你这话说的有一些悬乎啊,好好的一个沙漠里面怎么没事弄一个殉葬坑来干什么,为什么要殉葬啊,再说了,就算是古墓有陪葬,也是在古墓里面陪葬啊,怎么会跑到古墓外,而且还曝尸荒野,反正我是真的没有看出来,这殉葬沟是怎样成为开启遗迹的关键的。”

    夏流自然也没有隐瞒什么,带我们找了一块凸起的山石下凹进去的石壁中暂时做了下来,这才将他知道的一切告诉了我们:“为什么殉葬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只是听我的长辈们提及到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地方是整个野狼平原里面的野兽自杀的地方,你想想在野狼平原除了这个地方哪里还有什么好自杀的地方,想想我们刚才为了从这条沟里面穿过去费了多少的功夫。”

    抛开那些我听得有些迷迷糊糊的话,对最后一部分倒是深有体会,这条深沟彻底的截断了我们前进的道路,不从这沟上翻下去再爬到对面的平地上,估计是没法过去的,因为分别侦察了一下殉葬沟的两端,发现根本就没法办法过去,那里的沙子都很软,看样子应该是流沙,不然我们也不会往着深沟里面走,而这深沟无论是从它离地面几十米的高度,还是从这地面密密麻麻的尸骸来看,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合自杀了,因为这里简直具备了自杀的条件和氛围。

    “虽然他们在我来之前没和我说的很详细,但我知道他们时刻有所隐瞒的,以我的直觉来看,估计他们觉得这次遗迹之旅危险程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担心我知道的太多,望而退步不敢去,让他们的计划泡汤,毕竟我是我们家族,目前为止最后一个还没达到精英小道士的人。”

    听到这里,我和张晓彤不由得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夏流……你这是真的想多了,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自己实力垫底这件事情说的这么的清丽脱俗而且重要的无边无际的人!”

    夏流也不恼,因为他知道这一路上够他恼的事情还多着呢,得慢慢习惯:“不过为了我的安全,我还是想尽办法,从他们的嘴里问出了一些话,据说这个深沟在很久以前是自然形成的,后来被道士掌控下来,定为精英小道士的考核地点时,对这里的遗迹进行侦查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遗迹每三年才开放一个星期,而且开放的时间都是在正午,而每当这段时间的正午,就会有大量的狼群,跑到这里来跳下去自杀,以至于长年累月下来,沟底到处都铺满了狼群累累白骨,而只有发生了这样成群结多的狼群自杀后,这沙漠里面隐藏着的遗迹才会开启,由于这样的原因,那些经手这地方的道士就将这地方命名为了殉葬沟,而这沙漠里的遗迹实力强的又没办法进入其中,符合遗迹等级的人只要进入却又一去不复返,这样周而复返,这沙漠慢慢的就成为了道士界里面公认的死亡沙漠。”

    我和张晓彤对望了一眼后,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如果没有点特殊的地方,那这个地方也不会叫做死亡沙漠了,不过对这里有些了解了之后,我能够感受到张晓彤眼里不经意间闪现出来的忧色,毕竟她仅仅是一个小女生,说不害怕那也就太虚伪了,我见此状况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不用担心就算出了天大的事情,有斌哥给你担着,再说了,我们前方还有夏流帮我们顶着,有什么好害怕的!”

    张晓彤听得我这么说,一个忍不住就笑了出来,笑的那个花枝乱颤,将我们已经被我们推出去当挡箭盘的夏流同志,弄得很是尴尬,最后只能认命一般露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

    “夏流……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夏流的话,我只是当做说书一样只听了一个七七八八,反正他都是走后门来的,掌握的资料比我们详细的多,就算听再多,就算把他当做金科玉律也没有用,到头来还是要跟在他背后。

    “遗迹要等到正午的时候,等那些狼群殉葬了之后,才会开启,我们既然都已经下来了,到没有必要在爬上去了,毕竟现在离正午也就只有半个小时了,下坡容易,上坡难,万一爬到半山腰刚好赶上狼群来殉葬,出什么意外那才麻烦了,倒不如等他们完事之后才上去,而我们这个地方有自然的防护,并不会受到什么威胁。”

    夏流这话说的挺在理的,如果光是我们两人去攀岩倒没有什么,关键是我们之间还有一个张晓彤,她对运动项目一直就不是很擅长,唯一擅长的就只有电竞行业,直播卖点肉松饼……

    我们就坐在这里聊着天,听着夏流给我们讲述这殉葬沟的传闻。

    这殉葬沟的传闻,自然是他从他的长辈的嘴里面抠出来的,毕竟狼这种生物都有望月的习惯,所谓的狼人和人狼都和他们这个神秘的种群脱离不了关系,而这遗迹开放的时间,正好是月亮一个月里面最圆的几天,据说狼其实是一个被神遗弃的一个种族,只要犯了大奸大恶的人死后都会变成狼,而野狼平原的狼就是被放逐下来镇守野狼平原遗迹的守护者,所以为了赎罪,野狼平原里面的狼群就会在满月这期间的正午时分,从沙漠中跳入殉葬沟里面结伴自杀,从而打开遗迹,以求得神的宽恕,以便来世可以投胎成人。

    不过这现象虽然很是罕见和令人震惊,但是好在到了这里后,那遗迹和我们也就是咫尺之遥了。

    这段时间除了说这些有点没的话语,我们也没有空下来,还是商量起了接下来的行动的布局。

    说着说着,在一旁听得百无聊赖的张晓彤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惊呼里面充满了难以掩饰的不可思议,我和夏流急忙停止了交流,朝一边的悬崖望去,才发现一头巨大的狼,从我们的头顶上纵身而下……

    而这头狼我们很是熟悉,它可没少带着那些狼来找我们的麻烦,因为他就是这个狼群的狼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