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八章 殉葬沟
    而能够在进行精英道士考核的组织无一例外都是实力颇为强劲的道士组织,而这次经过激烈的竞争,最终由夏流的家族取得了这次举办权,虽说他们家族并不能排实力强劲的道士强行进入这些遗迹,毕竟实力只要超过了精英小道士,将遗迹的禁止给启动了,什么都没得到,弄一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那才是得不偿失。

    但是这也倒并不是说他们拿对这些遗迹没有任何办法,至少他们可以按照一些和道士有关的古籍,和这些遗迹的外观所处的位置进行对照,从而分辨出这些遗迹的所属,和这些遗迹里面究竟埋藏着一些什么东西,倒并不是很难。

    所有再有了这么服务到家的后门后,夏流便拿着家族里面给他的情报,用金钱的攻势,召集了一大批自称在寻墓探险方面很有经验的人手,准备奉家族的命令,进到其安排的遗迹中取出藏匿在其中的秘宝,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些自称是练家子的人,在和我接连两次的交手中,直接被我一个不拉下的送去见马克思了,才让夏流觉得人不再多,而贵在精,这才像小花拜托他那般,真正意义上的将我当做合作的伙伴,而不是所谓的打手了。

    这倒不用过多的赘述,但这些话,对于我而言,这夏流完全是在自作多情,这家伙还想把我当成打手,很显然从一开始是就被我当做打手的人,分明是他啊!

    走过最后的平地之后,我们走到了一片类似于悬崖的地方,不过这悬崖倒不是很陡,看上去就像一个静止在半空中的大浪,其下连接着便是一望无际,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黄金一般色泽的细沙,看样子我们已经来到了所谓死亡沙漠的边缘了。

    见得除了这条路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路了,我弯刀在这悬崖下轻轻的拨弄一下,覆盖在其上的沙子很快就被扫落一空了,露出了其下被风沙侵蚀的尤为光滑的岩面,预估了一下风险,觉着除了稍微高了一点之外,和一般的滑梯并没有什么区别,冲他们笑了笑,就抱着鼓鼓囊囊的背包,率先滑了下去,而夏流和张晓彤自然也不甘示弱,跟在我的身后,也是嗖嗖的往下滑着,金黄的滑道上顿时多出了三条粗细不一的痕迹,在其上一直不停的延展开来,夹带着我们不断感受着迎面吹来夹杂着热气和细小沙粒的风后,发出的笑声,一直传的很远很远。

    这个类似于滑道的东西差不多有一百多米长,在不断增加的加速度下,我们很快就从百米加速下滑中,直接腾起了身来,硬生生的一头扎进了厚厚的土堆中,像极了三个遇到危险,情急之下躲进了沙堆里面的鸵鸟。

    各自挣扎起来之后,互相打趣了一番之后,首要的事情就是将各自身上的沙土给清理干净,沙漠里面的沙子第一是温度较高,第二里面有很多蚂蚁和细小的虫子,若不清理干净,对身体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再加上我们又不是经常在沙漠里面混的骆驼,还是谨慎点为好。

    等我们各自将各自的事情弄好了之后,这才开始下一步的行动,我踮起脚向远处眺望,除了我们的背后那道悬崖之外,到处都是一模一样,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又没有任何的参照物,自然也没有办法辨别出方向,只好和张晓彤一起看向这个走后门,有备而来的夏流。

    夏流感受到了我们的目光,自然也没有藏私端架子,不过看样子他是想藏私端架子来着,不过这沙漠里面一阵阵的热浪密密麻麻的传来,蒸的他都没有任何的脾气了,直接从包里面摸出一个看上去像怀表的东西,很是洋气的打开一看,才发现里面除了和表一样有指针以外,其余的地方都是密密麻麻的刻度,还写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字,这高大上的外形,让我一下子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

    这东西很明显就是风水里面所说的罗盘!

    虽说我在这之前并没有用过罗盘,也不懂得所谓的风水,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有看见过猪跑啊,最近盗墓IP那么火,什么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什么一重关我还是知道一些的,难不成那个所谓的遗迹就是一座古墓,这夏流要用所谓的分金定穴来找墓葬的所在?

    看到我睁得尤为亮堂的眼睛,夏流没好气的笑了笑:“我哪里懂什么盗墓啊,我承认那些盗墓的所谓摸金校尉之类的,却是有他们的过人之处,很多的道士在风水方面都没有他们懂得多,但是我们毕竟是道士啊,有些道士的手法,别忘了我的家族可是这次精英小道士考核的主办方,自然能弄些小手段,已经将我们要前往的那个遗迹的大致位置用这个罗盘定好了位,具体过程很是复杂,说简单点就是用一种相互吸引的道术技巧在那遗迹和这个罗盘之间设定了联系,我们只要跟着这个盘的指示方向走就是了。”

    赞叹了一下道术改变生活之后,这才在这个罗盘的引领下朝着那座遗迹的方向前进,一路上倒是相安无事,直到夏流告诉我们快接近已经的所在地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此刻却处在一块很是奇特和周围的沙漠相比显得尤为的格格不入的狭长地带,一阵阵腐烂的气息不断的从我们的脚下传来,让我们情不自禁的用袖子捂住自己的鼻子,这才好了不少。

    进入这片地区之后,走起路来总感觉到深一脚浅一脚的,显得很是麻烦,更别说我们随着我们的前行,周围开始不断地出现皑皑的白骨,不过仔细观察一下,这些白骨的脊柱都是横着长的,应该不是人类,看大小,和我们之前在平原上遇到的狼有些相似。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狼的骨架?

    夏流皱着眉头想了许久,这才恍然大悟:“这里就是我爸爸和我说的……开启遗迹的关键,殉葬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