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七章 解决麻烦
    看到眼前这头已经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浑身纤细,毛发尤其顺滑像缎子一样的母狼,再看看站在一旁就差笑晕过去的我和张晓彤整张脸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切换给弄绿了,可是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他也得做,不然就算是违背了誓言,道士间的誓言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发的,尤其是像他们这样和道建立了联系的道士,如果违背誓言轻则造成执念受损,重则就直接魂飞魄散,这一下子夏流才知道我之前大费周章的对他那些话的意思了,完全就是换着花样将他往坑里面推啊!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做一点事情就这样磨磨唧唧的,不知道是谁刚才说的那么的大义凛然,说要像加老师那样,做一个为了全世界的雌性的幸福奉献终身的人,你以为是你吃亏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吃亏的可是这头母狼,这头母狼可是现任狼王的配偶,相当于我们人类的王后啊,你想想当着这么多狼,甚至还有狼王,对他的王后做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想想都觉得刺激啊!”

    我看到夏流迟疑的都快要痛哭流涕的模样,我急忙出言开导,夏流听到我的话,整个人一副哔了哮天犬的表情,喉头不断的滑动着,好一会儿才说道:“斌哥……我承认我很夏流,去医院,我想上护士,去学校,我想上老师,去警察局,我想上警察……当然当着国王上王后这种场景我也想过,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上母狼啊!”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叫你上母狼了啊,我只叫你像加老师那样,让这个母狼舒服之后,那神秘的液体给我接得越多越好,到时候就可以把这些碍事的狼群给弄走了,要脱离狼群的聚集地,估计还有个几十分钟的路程,如果我们照这个速度走下去的话,恐怕没个几个小时还真走不完,到时候,义庄里面的人追来了,你自己想想后果吧!”

    夏流沉默了一下,也只得认命,反正他被我们两个人捉弄的次数也已经够多了,也不差这一次,再说了这黑灯瞎火的,除了我们之外也没有人看见,倒也没有什么,再加上我之前驱逐狼群的手段已经深深的折服他了,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了,于是乎,他咬咬牙,掀开了这匹沉睡已久,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的母狼,食指和中指紧紧的并拢在一起,开始了自己的征程。

    经过了长时间的努力,在一声近乎于嘶吼,但这嘶吼并不显得很是阴森恐怖,甚至隐隐约约有一些婉转低鸣感觉的声响,从那匹母狼的喉咙里面发了出来,直直的让我们身旁将我们围了一个水泄不通的狼群不断的发出一阵阵压抑不住的低吼。

    看样子是大功告成了啊……我赶紧让张晓彤拿着真空口袋去接,张晓彤摆弄了一阵子,然后很是无奈的说道:“阿斌……这么点根本不够啊,至少得弄够三个方向的量吧,不然还是无济于事啊……”

    我耸了耸肩,只能示意脸都快要垮的没有一丝轮廓的夏流继续,就这样在夏流黄金手指的持续努力下,终于勉强达到了张晓彤的要求,我和张晓彤也不墨迹,得到这些液体之后,让夏流继续用为数不多的阳气燃烧起阳火剑,这才用之前准备好的石头开始忙活了起来,由于已经操作过多次了,显得很是轻车熟路,几下就拨弄好了,赶在夏流阳火剑即将消亡殆尽的时候,即将手中染满这神秘液体的石头朝着我们的左右以后后方像天女散花一样抛洒了出去,临走之前看着在地上显得很是安详和幸福的母狼,略微沉吟了一下,拎起它就往狼群最多的地方仍去,这才拉着有些精疲力尽的夏流飞一般的朝着远处跑去。

    出乎我们预料的是,本以为还会这些狼群有所纠葛的我们,在之后的路程甚至知道走出了这些野狼的领域都没有再遇到狼群的袭击,野狼平原由于是用来考核的地方,各种生物的活动范围其实是固定了的,除去这片野狼活动的密集范围之外,其余的地方除了地形比较复杂之外,就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了,一时间一直在奔于疲命的我们,一下子软到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过细细的想一下,这倒也在情理之中,张晓彤抓来的那头狼是按照之前从猎户口中套出来的相狼方法,首先相中狼王,然后在找到离他最近的母狼就行了,因为狼这个动物其实是很专一的,一般一生都只会找一个配偶,狼王自然也是这条普遍规律的典范。

    而这母狼,说是狼后也没有什么问题,自然就是狼群的大众情人,它那神秘液体自然对所有的狼有极其致命的吸引力,当然比我们之前想办法弄来的那些东西好用的多了,有这样的效果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见得天色已晚,脱离了平原,前方的路况也开始复杂了起来,如果在这样黑暗中,贸然的前进,难免发生意外,于是乎我们就随便找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山洞,检查了一下并没有什么野兽居住的痕迹之后,这才各自找地方安然的睡去,自然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起来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就马不停蹄在夏流的带领下,朝着这次的目的地前行,一路上我不断地想办法,套这夏流的话,想弄明白这所谓的大财富究竟是什么东西,而那夏流却一直在和我打着马虎眼,不肯和我明说,只是含含糊糊的说是一个类似于宝藏的东西,勉强算是一个遗迹,而我们这次的目的就是要进入野狼平原的死亡禁地去找到这个遗迹,从中取出一个秘宝。

    而我自然很是好奇,既然这是一个秘宝,那为什么主办方没有将它夺过来占为己有?

    夏流则告诉我,每一个等级的精英考核,都有一个专属的考核地点和专门的考核时间,这是因为这些地点有很多道士留下来的遗迹,而这些遗迹只有在考核时间段才会开放,并且只能由相应等级的道士进入,否则就会引发遗迹里的禁制,从而什么都得不到,而这里遗迹只能由精英小道士及其以下才能够进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