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五章 有个好差事要交给你
    现在的天色已经很晚了,而虽说大部分的狼群已经被义庄里发生的一切给吸引了过去,但野狼平原毕竟叫做野狼平原,在这个地方狼可谓是这里的随处可见的土特产,一开始我们按照那猎户的办法,在身上涂抹一些狼血,再加上我们在之前杀了很多的狼,其上的罡气的确会让这些能辨吉凶的野兽有些顾忌,但随着我们行径路程的增长以及消耗的时间的增加,情况就开始朝着我们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了起来,狼群朝我们发动了进攻。

    毕竟狼也不是傻子,虽然能闻到味道,也能感受到我们不好惹,但是毕竟这些东西发起疯来可是敢在虎口上夺食的硬茬,能被我们的小把戏蒙蔽一时,总不可能被我蒙蔽一世,随着第一匹狼开始向我们发起了猛攻,其余的狼一见有先出头的,自然心底也有了一定的底气,再加上野兽的本能和凶性的使然,一时间这些狼群就如同开弓了箭,前赴后继的向我们扑了过来,将除了我们手电筒能够照射到的地方之外,笼罩在些微的月色中的野狼平原,渲染成一片很是令人胆战心惊的油绿,闪烁着如同铺天盖地的萤火虫,很美,但是更加的危险。

    这倒是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我们三人手中的武器一直都是攥的紧紧的,随时预防着这样的情况的发生,毕竟我们在参赛前想尽办法弄来的那一真空袋的液体,早就在对付夏流那一群人和牵制住义庄里面那一群人的时候,挥霍的干干净净,一时间还没有机会去补充。

    由于有了之前猎户传授的那些对付狼群的经验,我们三人背对背,形成一个很是完美和坚固的等边三角形,将四面八方的狼群的行动都尽收眼底,即便是狼的数量的确是多的吓人,但是他们也不可能一窝蜂的上,也是根据着头狼的命令,依照着一定的规律来发动进攻,所以我们除了在一开始应对起来有些疲于奔命,受了一些轻伤之外,在接下来的和这些狼的对峙中,很快就掌握到了他们攻击频率,之后便轻松了不少,至少很快我们就可以慢慢的向前方推进了。

    再加上我们这些道士所用的武器和一般的武器不太一样,锋利的程度比绝大部分军用武器都还要强上许多,毕竟这些东西可是都是那些道士们几千年来炼器成果的集大成体现,如果连这近现代几百年的武器都不上,那些已经进入了坟墓,化为枯骨的道家老祖宗们,估计都会气的跳脚,当然燕长弓教我的那些炼器手法,并不包含在这里面。

    我们这些武器虽说不能还达不到电视剧里面那些所谓削铁如泥的宝刀那么的夸张,但是至少对付这些狼群倒是绰绰有余,这也是为什么猎户带着那些并没有和狼群有过多接触的人,都能够够近乎于毫发无伤的重要原因,以为这刀只要一划在狼的身上就是一大条血淋淋的口子,而只要一被砍中就是重伤,更别说我们对付这些狼群的时候,都是挑着他们的鼻子劈砍,虽然并不能保证能够一刀就将它们的脑袋劈成两半,但是一刀让他们丧失战斗力倒是完全没有问题。

    虽说我们现在的推进速度着实很慢,但是我们也不是要一直和这些狼群耗下去,毕竟再怎么说,我们也是道家子弟,总有一些道士技巧,随便挑一些出来都可以在分分钟将这些狼群驱散开来,不过在我们现在能够使用而且最为有效的自然只有夏流的阳火剑。

    我虽说阳气阴气都能使用,但除了将其释放收回对付对付鬼魂,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我并没有配套使用的道术,因为在和夏流和张晓彤这几天的相处下来,我也从他们嘴里套出来了许多话,施展道术必须要能够和道建立联系,而和道建立联系说白了就是要在自己的家族或者门派进行类似于洗礼启发这一进程,否则就只能像我现在这般有力使不出。

    说实话,道士这个团体里面,虽然我所了解的人,大部分都是亡命之徒,走投无路了之后,才想到做道士这一行,来用命去搏,好赚点钱,但其实这些人仅仅是少数,大部分的道士从小都受到门派和家族的培养,主要是走道术这一门路,所以说一般有资格进行精英小道士考核的人,都以道术培养为主要方向,这也是为什么一听到要隔绝和道之间的联系,那些参赛者会感到不可思议的重要原因,毕竟他们中大部分人一旦不能使用道术将一无是处。

    而至于张晓彤这个万年不变的拖油瓶,虽说是因为道术的水平被选入这生死组赛区的,但是她修习的是阴室里面的道术,有些偏阴邪,在这大晚上,尤其是死了很多人的考核地点内,再加上义庄里面正在暴乱,很容易就将那些鬼魂给牵扯了进来,所以最后还是只能依靠夏流。

    不过想想也觉得挺戏剧的,明明一见面就像两个仇家一样,非要打一个你死我活,将他收拾够了,就算是和他有了合作的关系,也是把小花的朋友,充其量才将他当做一个探路人,结果到了关键时候,还得靠他帮忙才能解决这眼前的困境,看来是没有永恒的敌人,这句话的确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不过还好,阳气的恢复和体力的消耗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正比关系,反而体力消耗的越快,还能够加剧阳气的生成,而夏流体内阳气大部分都给了我使用血祭控阴了,阳气丹也被我吃完了,所以也就只能依靠原始手段恢复了。

    不过我们的时间有的是,一路且战且进,总算是达到了能够使用阳火剑的程度,这狼群前呼后继的场景才算消停了一小会儿,不过阳火剑使用的还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的,夏流很是苦不堪言:“阿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离目的地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这么多狼在周围,我早晚得累死啊!”

    我和张晓彤对视了一眼,嘿嘿嘿的笑了笑,看向他:“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这里倒有一个好差事可以交给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