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四章 血腥
    虽说那义庄的墙壁上到处都是破洞,又不能防风又不能防狼,但这仅仅是对那些没有足够的能力,只能住在义庄中部的公摊面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而言,而住在房间里面的那些人,倒是并不在乎这所谓的狼群袭击,甚至鬼魂的袭击,因为房间里面除了一些通风百叶窗之外,就没有任何地方和外界相连,再加上门框上的主办方施展的防鬼印记,一时间他们倒也能够算的上高枕无忧,只要他们机灵一点,不托大,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面,熬过今天晚上是觉得没有问题的。

    所以说,之前的狼群还有夜幕降临出现的鬼魂的袭击,说白了,仅仅是对那些还没有找到房间居住的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和不小的麻烦,而只要这些人足够聪明,将我的话听进去之后,血祭控阴从一开始到完成这十五分钟,这一段时间,已经充足的可以让这些人进入其中进行躲避了,也正是因为是这样,这义庄才会出现像刚才那般的短暂和难得的平静。

    而当血祭控阴完成的那一刹那,几道庞大的阴气很是突兀的出现在义庄中,阴冷气息瞬间腾空而起,在这一刻直接将这野狼平原的温度彻底降低到了冰点,就连离这义庄有一定的距离的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弄得有些心惊胆战。

    看来这次的血祭控阴的效果出乎了我的意料啊……

    不过想想也是,这义庄从古到今的作用就是停放那些尸横遍野和惨死在外无人收尸的人的尸体,以这样的方式死去的人,不用想都知道他们的怨气究竟是有多么的浓厚,而我也是在了解了这一点之后,才把印刻道印的地点放在了每个房间的里面,因为这些地方不但是那些参赛者暂时居住的安全点,更是那些鬼魂之前的尸体存放地点。

    照理说那些鬼魂就算是再凶狠,遇到这么多人在义庄里面停留,更别说这些人还都是道士,即便是到了深夜,它们都不会去傻到招惹这些只要联合起来,就可以将它们超度和斩杀的人,毕竟鬼也不是傻子,都有自己基本的思维,自然对利害关系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不然的话,这鬼也就白当了,但从他们的此刻的表现来看,能够这样不顾一切的对里面的人发动攻击,很显然他们的尸体已经被主办方给处理掉了,所以才会把矛头转向我们这些参赛者。

    而至于为什么对义庄公摊面积进行攻击的鬼魂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原因自然很是简单,因为大部分的鬼魂的怨气矛头都指向那些居住在他们房间,疑似将他们的尸体销毁了的参赛者。

    由于门梁上的道符,让这些鬼魂无法进入其中,而那些在里面呆的好好的参赛者,一个个都机灵着呢,没有谁会傻到走到外面去超度什么鬼魂,毕竟能够抢令牌谁还会去为了获取令牌而冒生命危险啊,这就是生死组赛区的现实,一个抢字贯穿了始终。

    血祭控阴的主要效果就是将道印附近的所有鬼魂都吸扯过来,本质上是让使用者借用他们的阴气和怨念,从而让自己的实力更强大,但是由于我并没有处在道印的附近,所以这些鬼魂相当于就被我硬生生的传送进了原本属于它们尸体存放地的义庄房间中,这个时候,所谓的惨烈才是真真正正的在义庄里面上演了。

    凄惨的叫声在义庄的各个角落里面不断的传荡开来,在原本经过了之前的袭击,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的野狼平原再次笼罩在了极端的恐惧之中。

    一声声惨叫在空旷的野狼平原上不断的回荡起来,令人牙酸的肌肉撕扯声和浓郁的血腥味,甚是源远流长,自然在这野狼平原上,唯一懂得欣赏这份所谓另类的曼妙的,也就只有那些据刘琦所说已经饿了好几天的狼群,呜呜呜的嚎叫在这一刻被不断弥漫着的血腥气息渲染的尤为的恐怖,这些被鲜血和恐惧吸引来的狼群不断的涌入已经被不断涌现出来,展开肆意的杀戮和复仇的鬼魂来说,无疑是一股完美的助力和生力军,而对于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招架不住甚至疲于奔命,完全弄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的参赛者来说,是一场噩梦,一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将自己的生命完全葬送,万劫不复的噩梦。

    夏流和张晓彤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看着几乎被血色弥漫开来的义庄,全身都在不住的颤抖,我看着他们的反应,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算是安慰了一下他们:“走吧,这里本来就是生死组赛区,不管用什么手段,能够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我们三人毕竟是属于弱势的一方,如果不先下手为强,早迟都会死在他们的手中,而我们毕竟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救下了一部分人,不是吗?”

    听了我的劝,这两人的脸上才勉强算是恢复了一些血色,缓缓地点了点头,夏流便走在前方,带着我们向所谓的那大财富所在的地方走去,毕竟我们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将这大财富拿到手中,也只有将那些人除掉或者牵扯住,才能安心,不然腹背受敌,那才是自己给自己挖坟,毕竟危险和利益是成正比的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我可不相信那大财富所在的地方会很安全。

    走了一小段距离后,突然一阵很是巨大的爆炸声从身后传了出来,让我们三人前进的步伐都是一顿,不用想都知道是那赵峰的死士死后,执念产生的爆炸,在那义庄房间危难当头,人挤人的环境中,这相当于一个小型手榴弹的爆炸,势必会让已经惨烈到了极致的义庄,再次抹上一份血淋淋的现实。

    不过我们也没有回头看,直直的朝着前方走去,生活就是这样,不是鲜血中倒下,就是迎着鲜血慢慢的变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