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二章 添一把火
    我拉着张晓彤在那两个连余罪这一套都不吃,压根就不把可以加分的令牌放眼里,只把我慢慢的装进他们眼中的二愣子的疯狂阻拦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从那硬生生的挤满了二十多个人,和印度阿三有的一拼的十人间中挤了出来,也来不及喘气,也根本没有机会喘气,就扯着嗓子呼唤着夏流。

    夏流这人为人虽然下流,但是我交代他的任务还是完成的相当的出色,等我们一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就看见一道人影拨弄着一把升腾着火焰的长刀从天而降,直接一刀背砍在这两人的颈子上,很是干脆的将他们弄晕了过去,不过我始终觉得将他们弄晕过去的应该不是从天而降的刀背,应该是从天而降的一百多斤的体重。

    看着夏流将长刀上的阳气收回体内之后,我检查了一下这两个倒地不起的人,发现他们除了后脑上的头发被烧成了一团浆糊,不断地发出一阵糊臭味之外,身体状况倒还是很好,但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这才放下心来。

    其余的二十人,我倒不是很担心,毕竟是一些所谓的虾兵蟹将,随便想一些小把戏就将他们给糊弄过去了,毕竟我现在的有他们最想要的东西,食物,金钱,令牌……这些东西任意的拿出一样,都可以比摆脱他们,可是这两个人不一样,软的不吃,硬的也不吃,完全就是两个忠心耿耿的狗腿子,一副要将我就地正法,已抚慰赵峰的在天之灵的架势,弄得我很是焦头难额,要不是有夏流这个外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了……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他们两个人给杀了,将他们敲晕了扔在这里,真的挺污染环境的啊……”

    “杀他们有这么容易,这两个人是那个赵峰培养出来的死士,他们的执念被改造过,只要他们的本体身死和跟随的主人身死,他们的执念就会爆炸,在这么近的距离若是让他们爆炸开来,完全无异于一个小型的手榴弹,我还年轻,不想死那么早。”夏流很是无奈的耸耸肩,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两人,眼神里面显得很是凝重,“刚才你在里面做的那一切我都看见了,幸好你那一刀只是重创了赵峰,要是当时你那一刀再狠一点或者最后再补上一刀,将他给弄死了,那后果……想想都觉得恐怖。”

    我很早以前就接触到了执念,自然对执念很是了解,如果那所谓的死士真的像夏流说的那样可以进行执念自爆的话,特别是那自爆发生在那尤为拥挤的十人间里面,估计可以直接将我们给炸成渣。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庆幸我之前由于有多方面的估计,并没有来得及对那赵峰下杀手,不然恐怕我到死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一想到两等份的执念自爆的威力,我的小心肝都被吓得直哆嗦,冷汗更是蹭蹭蹭的直冒。

    回到夏流原本停留的房间之后,我们三人快速的将所有的物资进行了重新的分配,立刻马不停蹄的往义庄外冲去,一路上看见那些在争抢房间的时候,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那些参赛者,想到我接下来要做的那些事情,一时间于心不忍,想了想还是告诉他们,如果晚上遇到什么突发状况,就去我们离开的那房间里面躲着,这样勉强可以捡一条命。

    看看他们的人数,也就是十多个人,稍微挤一挤差不多还是能够住下吧,看着他们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显得很是迷茫的眼睛里面,闪烁着那份名为感激的微光,点了点,转身就离开了义庄。

    在走到义庄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似乎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做,前进的步伐顿时停滞了下来,让紧跟在我身后的夏流张晓彤二人重重的撞在我的背上,捂着鼻子,在一旁怨气连天,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在地上捡了几块石头,扔进从包里面摸出一个装有小半袋有些腥味的液体中。

    张晓彤一看见我拿出这个真空袋,瞬间秒懂我要干什么,用一副很是意味深长的神情看着我,一副老司机你带我的飞的架势,反观那个看长相就很下流的夏流,却一脸的懵逼,瞬间秒变不明真相的吃瓜子群众。

    我拿着这个真空袋,略微摇晃了几下,约摸里面的液体将石头浸润了之后,这才是以一个投掷表情的姿势将其扔进了义庄中,这才心满意足的继续往前走去。

    而这个时候,看看时间,差不多已经快到八点钟了,用控阳术和控阴术分别感受了一下,发现周围的阳气已经开始大幅度的下降,阴气的寒冷开始逐步的上升,不用想都知道因为规则的束缚,不能白天出没的鬼魂们,已经开始有了向义庄集结的趋势。

    而不仅如此,在夜幕已经彻底降临的野狼平原上,开始传出了密集的狼嚎声,绿油油的眼睛像一个个绿色的手电筒一般,不断地闪烁在这广袤无垠,杂草丛生的野狼平原上,仿佛一个个巨大无比的萤火虫,开始向孤零零的耸立在野狼平原上的义庄快速的席卷而去,给原本很是平静的义庄带来了无尽的恐惧。

    而我和夏流张晓彤就这样躲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并没有感到半分意外,毕竟如果不是我将那发春的母狼产生的液体扔进义庄,这些狼也不会这样火急火燎的义庄赶去。

    而我们按照之前从那猎户的口中得到一些常识,将之前收集来的狼血涂在身上后,再加上我们之前杀了很多狼,身边有一定的罡气,所以狼群并不会来招惹,这样相对来看,在义庄外的我们较在义庄里面躲着的人还要更加的安全。

    狼群早就无声无息的潜入了义庄内,随即很是寂静的野狼平原上传荡起起了参赛者们很是惊恐的哀嚎……

    “狼来了……”

    “有鬼!”

    “啊,救命……救命!”

    感受到义庄内尤为惨烈的近况,我嘴角勾勒起了一丝戏谑的微笑。

    “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鬼魂估计还不够多啊,看来我还真得给你们添一把火啊……血祭控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