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一章 争斗
    随着我眼中那缕黑色幽光的闪现,在我的视野里面,所有的一切事物再不复他们之前的模样,都暂时化为了一条条没有任何规律运行的黑色线条,沿着各自的轨迹没有任何交叉的运行着,看上去显得很是怪异但是并不显的很是突兀。

    而我眼前的赵峰此时此刻就和我之前参悟他的攻击方式那般,瞬间化为阴气不说,身上理应该存在的黑色骨架,在这个时候,更是诡异在我死之眼的视野里面,化为了虚无,不过在下一刻,就见到他身上的阴气陡然凝聚了起来,直接浮现出了一个很是狰狞的恶鬼头颅,张大嘴巴,露出了其上还在不断滴落着的粘稠口水的锋利獠牙,直接朝着已经被彻底吓得不知所措的张晓彤的脑袋咬去,这架势只要一旦咬实,张晓彤这颗脑袋非要变成一颗粘稠的草莓圣诞冰淇淋球不可!

    但是也好在我在之前那耗费了一定时间,对其招式近乎于慢动作的参悟,也并不是白费,自然摸索出了一套应对他的办法,他不利用恶鬼来进行鬼迷心窍则已,一旦将这埋藏于他血液中的恶鬼释放出来,原本暂时化为虚无的黑色骨架,顷刻间浮现了出来,而且经历了从有到无和从无到有这一个过程,我早就对他黑色骨架的分布范围有了很是清晰的认识,冷哼了一声,身体一横,手一伸,弯刀的利刃就横亘在了赵峰和张晓彤之间,与此同时,右眼黑光一闪,其内的死之力直接附着在弯刀之上,重重的朝着赵峰的恶鬼头颅劈去!

    就听得一声脆响猛地在我们三人之间传开,那颗狰狞的恶鬼头颅根本没有一点抵抗的余地,连挣扎这个意识都还没有产生,就直接化为了乌有,而心神完全附着在其上赵峰直接发出了一声凄厉的令人牙酸的惨叫,直接被这一弯刀的余威给震到了一边,重重的撞在一旁的墙上,那巨大的冲击力,硬是让他在和墙的亲密接触之后,将原本很是厚实和平衡的墙,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凹陷,也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响,就直接仰天喷出一大滩血,在我和他之间激荡起一阵晶莹剔透的血雾,浓郁的血腥味顷刻间在这房间里面蔓延开来,想必之前被我一刀磨灭的恶鬼对他的心神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我这一刀震慑住了在场的大部分人,却并没有让和他同行的两个人有一丝一毫的惊惧,见到赵峰重伤倒地生死不知,他们对视一眼,就直接朝我冲了过来,眼见的他们几乎一瞬间就要冲到我的身边了,我只能强行的按捺下心中想要直接将他斩杀的想法,只能就弯刀冲他们一扬,做出一副要继续砍他们的模样,他们两人由于冲击的速度过于的快,结果重重的撞在了锋刃上,但是因为战斗意识丰富的原因,两人同时避重就轻,并没有受到过重的伤势,仅仅是被切下了一小块肉,让弯刀堪堪沾染了一丝鲜血。

    见到我凛冽的攻势,这两人就像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不退反进,对我发起了猛攻,不仅如此,就连他们身后被我之前和赵峰的战斗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的人也回过神来,跟在这两人的背后,就向我冲来,一副想要置我于死的架势。

    这究竟是怎么了?

    是谁给的他们这个胆子,不出手的时候吓得跟一个孙子一样,一出手反而一下子都变成大爷了!

    拉着张晓彤且战且退的时候,不经意间扫到了在一旁的墙上不住的颤抖,吐着鲜血的赵峰,这才反应过来,暗骂一声是我大意了,原来那些躲藏在后面的人,并不是完全因为赵峰此刻的状况感染的不敢上前,而是担忧就算是他们一起上前,也在我的手上讨不到好,毕竟我这一弯刀就能让在他们眼中神出鬼没,甚至可以瞬移夺人头颅的赵峰重伤。

    但在那两人的拼死实验下,才发现我的攻击并不是每一次都能爆发出那般强悍的威力,大部分的时候,仅仅和普通的攻击并没什么任何实质性的区别,一时间被压抑起来的凶性再次爆发了出来,更何况我的身上有这次考核到目前为止几乎全部的令牌,不把我除掉,让我跑了的话,恐怕他们中大部分人通过考核的愿望就得泡汤了,所以不趁着现在人多势众,将我除掉,还待何时?

    我心里也很是苦涩,毕竟生死之眼到现在我也连它们的十分之一的效用都还没有摸索到,以我的本事最多就用来对付对付鬼魂和执念体,毕竟活人的黑色骨架并不像鬼魂和执念体的黑色骨架只有寥寥的几根,实在是太多了,就算被斩断一两根,也仅仅就是落得一个伤筋断骨的结果,并不会对那般随手一招呼就是重伤和魂飞魄散的下场,再说了动用一次死之眼的消耗尤为的巨大,以我现在的水平一天能够施展个几次都算的上超水平发挥了,要让我用它来对付这二十几个人,就算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力啊!

    不过好在我最为忌讳的赵峰已经被我弄的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而眼前这些群龙无首,完全是因为利益而聚集起来的人,没有了足够的强力来约束的话,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摆在他们的面前,就会让他们短暂聚集起来的阵线瞬间崩溃。

    想到做到,既然你们想要令牌那就拿去吧!

    我将背后的背包的拉链猛的一拉开,顺手抓了一大把令牌就往天上撒着,这一举动顿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力,见得令牌稀里哗啦的散落在这房间中,让这些原本就是为了晋级而来的人,愣了片刻之后,注意力顿时被这东西给吸引住了,哪里还有功夫对付我,甚至还有人为了争夺这东西和自己人打的头破血流……

    我艹,这效果简直深深的震撼了我自己,余罪这一套真的挺管用啊!

    我将木牌丢出后,用刀划破手,在门上的道印上按了一个血手印之后,拉着张晓彤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大喊:“老刘……下一步计划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