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章 对吧,黑莲战将!
    “小兄弟……谢谢你的情报,别急着走啊,现在空了一个名额,要不,你就留下来加入我们吧!”

    我和张晓彤一下子都懵了,本来因为已经完成了来这里的任务,准备偷偷的溜走,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的我们的身形顿时为之一滞,连走出门的都有些艰难了,这倒不是说我们被这个为首的男人说的话给感动的涕泪聚下,而是因为这个老大都发话了,他们的小弟自然要尽到自己做小弟的责任,所以他们很是恭恭敬敬的将我们拉了回来,一脸友善的看着我们,似乎都是和这个为首的男人一样的想法,我心里那个无语,狠狠的咒骂之前那个比一般女人头发都还要长好几倍的娘炮,心道你这个人究竟是有多么的讨人厌啊,真的是害死我了!

    我摸了摸额头上不受控制一般的渗出来的汗珠,很是尴尬的笑了笑,心思快速的运转了起来,我的道印都刻好了,就差今天晚上展开行动,这个时候喊我加入你们,我真的是想死的心慌了,不过我还是保持着很是绅士的微笑,轻轻的摸了摸张晓彤的小脑袋,很是温柔的看着她:“大哥们,我不是不想加入你们,但是我这个妹妹,需要我照顾,她怕生,我怕我加入了你们以后,她一个人会不习惯,所以……还是……”

    “这个简单……那就让你的妹妹和你一起加入我们就好了啊,反正空的房间那么多,也不少你们两个人的位置!”

    听得我的话,这个为首的男人只是笑了笑,就很是简单的给出了一个看似完美的解决方法,弄得我一时间哑口无言,见得这一条路行不通,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既然大哥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先去和我的那些伙伴们说一声,毕竟我曾经和他们并肩奋战过,要和他们分别了,自然要和他们说一声,不然愧对兄弟这两个词语,请大哥成全!”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甚至手一扬,冲他抱了一拳,那个气势那个真心,让我差点都相信我说的是真话了,说这话的时候,我还小幅度的将周围的环境统统的尽收眼底,见到并没有发现道印的存在,在心里狠狠的夸赞了张晓彤挺会办事后,这才将目光再次放在那男人的身上。

    我的这番话,堪得那般的掷地有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深感共鸣,毕竟一个人要懂得知恩图报,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利益,做一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见得有效,我冲那已经勉强算是默认的男人点了点头,拉着张晓彤脚底抹油,就要逃离这个房间。

    而这个时候,那个男人突然再次开口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峰,是这个赵盟的领头人,你作为新加入的人,难道不向大家介绍一下你吗?”

    赵盟……

    这个人还真的会玩啊,什么东西不学,偏偏要学那些玄幻小说,做什么事情都要建立一个自己的势力,等等……

    不对啊,这赵峰建立一个势力,应该不是为了这个考核吧,如果单单是为了这个考核而建立一个势力,即便是可以得到较多的令牌,但是能得到封号的也仅仅只有十个人,更别说精英组赛区还要分一杯羹,估计这二十个人里面有一半多的人都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所以能让这些人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下属,从而听从他的安排绝对是有更大的利益将他们捆绑在了一起,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会在这个时候,聚集在一起开会了。

    难不成……

    他们这次的行动,也和夏流之前和我提及的那个所谓的大财富有关?

    一想到这里,我马马虎虎的将自己的名字说完之后,就要急着离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必须和夏流对接下来的行动有所改动,属于我们的东西,决不能让别人搅合进来分一杯羹。

    而这个时候,一道幽光很是突兀的在这拥挤的房间里面闪现了出来,直直的挡在了我的面前,与此同时,一阵很是阴冷的声音也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萦绕在了我的耳畔。

    “别着急走啊,你的名字我没怎么挺清楚,能和我们再说一遍吗……对吧,黑莲战将,我没有叫错吧!”

    我心一惊,看着他凌冽的眼神,一下子察觉到了他隐含于其中不加掩饰的杀意,很显然他这并不是在诈我,而是他真的知道了我的身份!

    “什么……他就是黑莲战将?”

    “这小子差点把我们所有都耍了,艹,不弄死他我真的出不了这口恶气!”

    “等等……也就是说,现在绝大部分的令牌都在他的身上,还等什么啊,杀了他取令牌啊!”

    赵峰的话一出,顿时在这原本很是平静的房间里面惊起了一阵惊涛骇浪,所有的人脸上都是青一阵紫一阵的,想必被人愚弄的感受真的不是太好。

    “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除了进门那一刻以外,我自认为并没有什么露出马脚的地方。”

    我一边飞速的思考着对策,一边试图用我的话牵扯住他的注意力。

    一听到我的话,这赵峰的嘴角突然抽搐了起来,身体稍微移了移,露出了门上的那朵黑色的莲花……

    “你都将这东西刻到门上了,当我是瞎子啊!”

    我愣愣的看着门上的道印,心里简直就像哔了哮天犬一般,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本以为张晓彤将道印刻在什么隐秘的地方,结果她倒好,直接光明正大将它刻在了门上,这下好了,总是我舌头能说出莲花,也不能跨越千山万水,跑到黄河里面去洗尽冤屈了。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趁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施展起控阳术就作势要朝着赵峰撞去,赵峰只是冷冷的一笑,身影一闪而逝,也不和我硬抗,调转攻击的方向,张着那狰狞的恶鬼头颅,就朝着完全被吓傻的张晓彤冲去。

    “卑鄙啊……不过倒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也不紧张,右眼中一丝黑光猛然浮现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