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八章 打劫与打听
    本来看到这偌大的十人间只有一个人存在心里还挺紧张的,毕竟一个人能够从那五十个人中脱颖而出,在房间很是紧俏的情况下,一个人占据一个十人间,不说他勇冠三军,用脚丫子想,都可以知道他绝对有一些奇特到超越一般人的本事,说实话,这一幕让我着实有些心惊。

    但是真当我在考虑要如何应对这样的场景的时候,这个人突然看向了我,而且他的反应尤为的怪异,比我此刻的反应还要怪异好几倍,就好像我的到来将他吓到了一般,一开始我都还没有察觉出他的真实身份,直到他喊出了那句话:“大哥……怎么又是你!”

    我这才恍然大悟,将视线从对周围环境的查探,转移到他的脸上,才发现这个看上去很是神秘的人居然是在不久前被我打劫到内裤都被扒拉下来了的夏流!

    我急忙止住要趁着这个空档,在一旁的墙上刻下道印的张晓彤,很是震撼的看着眼前同样很是震撼的看着我的夏流,有些一头雾水的询问道:“你这老小子,怎么混的这么好,居然一个人住十人间,就你这个水平,难不成那些人脑子都出问题了,不敢和你争?”

    夏流一听到我这样说,嘴角不住的抽搐起来,要不是他的克制性和身体素质比较好,不然他可能一个忍不住就要口吐白沫起来了:“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的变态啊,我这阳火剑明明就是一个很高级的道术好吗,在混战中尤其的管用,其他的参赛者只要一看见我的阳火剑,就直接吓得满地打滚,四散逃跑,求爹爹告奶奶的让我一个人住在这个十人间里面,本来我这个人很低调的,准备随便找一个二人间就算了,结果看着他们都快要跪下来求我了,我没有什么办法,为了他们的身体着想,我只能同意了下来,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会看见眼前这一幕的原因。”

    “你这么浮夸,你妈知道吗……赶紧的说人话,不然我只能采取其他的手段,打到你说了!”

    “得了得了……大哥我怕你了行吗,你还记得那一开始用哪种很是怪异的瞬移手段杀了两个人的那三人组吗?”

    我点了点头,眉头一皱,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心想这小子怎么和他们扯到一起了,难不成……

    “等他们进入房间后,在场的其余参赛者这才开始进行房间的争夺,等房间大致分配好了之后,那个男人带着他两个同伙在每个房间挨家挨户的再次发动了进攻,似乎是准备给所用人一个下马威并且检测一下每个人的实力,当时我正在这个十人间里面和几个人进行房间的争夺,这人突然就进来对我们发动了进攻,本来我都以为我可能彻底和这十人间没有缘分的时候,居然发现我的阳火剑能够克制这个人的功法,结果一来二去,我和这个人勉勉强强战成了平手不说,还把他给逼走了,这样的战果自然让我一举成名,其余的人也不敢和我竞争了,就这样我就舒舒服服住在了这十人间里面,简直爽翻巴适得板!”

    我很是无奈的看着这个说的眉飞色舞,兴高采烈到唾沫星子四处飞溅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那个人的招式主要就靠阴气来完成,自然要受到阳气的克制,但居然被这只有三板斧的夏流给吓到了,也不知道那人是太过于谨慎还是什么。

    “既然你和小花是认识的,那我们也算是统一战线的,就不把你和那一堆人一起收拾了,还是友情提示你一下,今天晚上这义庄的动静可能会有一些大,你最好就呆在这房间里面不要出来,以免受到波及。”

    说完我转身就要离开,这夏流似乎是瞅到了一些端倪,咬咬牙,赶紧拉住我:“斌哥……看样子你是要做一件大事啊,我毕竟是小花的好兄弟,我全部的家当也都孝敬你了,再怎么也得让我跟着你捞一把啊,不然我好不容易从家里面出来一趟,如果就这样当做旅游一次的话,回家找不到牛吹,那日子真的挺难过的。”

    看到这个小子一脸憧憬的模样,我和张晓彤对视了一眼,随即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毕竟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我们还要和他合作去看看那个所谓的大财富究竟是什么,如果以这样的趋势下去,连内裤里面的符箓都被我们扒掉了的他,估计和小花的关系再好,在那所谓的大财富上也不会全心全意的和我们分享了,除非他是一个从娘胎里就开始受虐的受虐狂。

    再加上我们这次的行动还差一个帮我们在打劫之余,帮我们收拾战场和分担赃物的脚夫,如果有他的参与,对我们的行动有多少帮助,我并不清楚,但是至少可以让我们轻松一点。

    想到这里,我便在他目瞪口呆中,将我背的背包里面堆积如山的食物和令牌一股脑的倒了出来,让他帮我们分担一些,而张晓彤背上的背包,自然就由我俩分配下来,一时间觉着用一种重压之后,身轻如燕的感觉。

    这之后,又和他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安排,之见得他的脸色开始了急剧的变化,从一开始惨白的面无血色到此刻的红光满面的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简直生动形象的诠释了什么叫中国的国粹变脸!

    虽说他一开始被我大胆的计划,弄得有些发颤,但是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如果不和我们合作,他手中的这些东西,又要被我们收回来,他又只能再次变为连藏在内裤里面的符箓都留不下来的可怜孩子,他自然对我的安排表现的很是言听计从。

    安顿好他之后,我们继续往其他的房间进发,却发现接连几个十人间里面并没有人影,我们虽然诧异,但还是将道印刻下来。

    当走到最后一个房间外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一脚将门踹开:“打劫啊——”

    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里面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细细数一下估计有二十个人,在他们目光的注视下,我顿时开始慌了,急忙收回之前的话,很是尴尬的说道:“可以向你们打听一些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