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七章 暗中布置
    这个鼓鼓囊囊的包裹里面有五个青色的令牌,也就是所谓的加分令牌,更主要的是里面还有三个生死组的令牌,虽说我并不知道这生死组的令牌究竟有什么作用,但是凭借所谓的直觉,我可以肯定这生死组的令牌绝对要比那些单纯的加分令牌要重要得多。

    最让我惊喜的是,这三个人的包裹里面还有十多个罐头,几大袋的熏肉,按照这个分量,再加上我们自身携带的食物,如果节省点吃的话,足够我们吃上一个多星期了,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至少我们两人不用再为食物所发愁了。

    在这间屋子里面将这个包裹里面的东西,除了给那三人留下的一些食物外,其余的东西分成两部分装入我们的背包里面后,毕竟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和他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将他们逼入死路,倒完全没有必要。

    做完这一切后,我用弯刀割破手臂,滴了一滩血在张晓彤之前刻好的印记上之后,拉着张晓彤就要离开,张晓彤很是不舍的看着这间虽然条件极其恶劣,但是至少可以防御那些饿了好几天的狼群和异常恐怖的鬼魂,要不是我拉着她,说不定她就打算在这里住下了。

    “阿斌……既然我们已经抢到了一间房子,就这样算了吧,没有必要在继续去搅局了,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随遇而安的了,反正我们的都得到了那么多的令牌了,只要好好坚守在这里,我们就赢了一大半了,这才第一天啊,让我休息休息吧,我求你了!”

    我哭笑不得看着在地上死赖着不走的张晓彤,也不搭理她继续往外面走去,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好心的提醒她:“你还记得我让你刻在这间屋子里面的那个道术的作用吧……想死的的话,我也不拦你啊!”

    “我想明白了,我们做人不要做在地上乱爬的母鸡,一定要做在九天上遨游的雄鹰,与其贪图这暂时的安逸,忘记了来这里的初衷,这完全就是得不偿失,我觉得我们做人就要做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害怕了就害怕,不要扯这些有的没的话,不要装个逼都装的这番大义凛然!”

    推开这房间的屋子,我将地上那个已经空的差不多的包裹随手抄在手中,扔向之前被我打劫的那三人后,就再次朝着下一个房间走去。

    而这个时候,将我抛给他们的包裹接过后,看到只剩那一些压箱底儿的东西的包裹,这三人的脸的要皱在一起了,见我们往下一个房间走去,并没有要回去的架势,试探性的说道:“这位大哥,这房间你还要回来继续住吗?”

    我头也没回,悠悠的扔给他们一句话:“我只是来打劫,顺便参观参观整个义庄的房间内设的,对所谓的住房并没有兴趣,倒是你们要好好的守住你们的房间啊,现在房价涨这么快,有个房子就知足了,晚上记得要死死的守住你们的房子,不要让别人再抢走了啊!”

    “打劫……参观参观?”

    我的话一出,顿时让因为没有实力只能住在义庄的公摊面积里面的那些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倒吸了不止一口冷气。

    我哪里管那些人在想些什么,直接走上去按照之前的方法进行下一轮的打劫。

    “打劫……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大爷……东西都给你了!”

    “嗯……懂事,我要离开了,不表示表示?”

    “额,大爷欢迎……欢迎你下次再来!”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我们以速战速决方式,将义庄里面所有的二人间都快速的打劫了一边,毕竟二人间最大的局限性就是里面的空间实在是他太小了,而且因为僧多粥少的原因,大部分的二人间里面都硬生生的挤下了三四个人,每次重重的将门往后一推,都会很是震惊的发现,有一个甚至两个人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被门给夹晕过去了,剩下的人由于来不及作反应以及空间的限制,自然敌不过有备而来的我,很快就缴枪投降了不说,连带着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食物和木牌都被我洗劫一空。

    不过打劫并不是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只是在刻下道术印记的过程中,为了让自己有一些成就感,而顺带引发的一些插曲,总不可能走进去告诉他们,你们在原地呆着别动,我在你们屋子里面画一幅画就走……

    这简直就是神经病吧!

    由于这个道术就像张晓彤说的那样,是燕家的秘术,所以这些参赛者就便是这些观察,也不知道留在他们房间里面的印记究竟是什么,充其量会自作聪明的认为我像电视上的高人那般,做完一件事情,要在墙上留下自己专属的印记……

    而且最令我觉得哭笑不得的是,因为这个道印看上去像一朵黑色的莲花,所以一时间那些被打劫的,和被被打劫的打的鼻青脸肿的人,都在暗地里称呼我为黑莲战将。

    不过听上去倒也算是挺霸气!

    至少不是什么黑花战将就行!

    将二人间的清理完毕后,我和张晓彤将接下来的目标定在了十人间上,由于十人间,里面的空间自然很大,再不会出现两人间那样的门一打开就丧失一般抵抗这样荒唐的局面,再加上能够占据十人间莫不是整体实力比较不错,而且可以短时间互相信任的团队,根本就不是二人间那些二傻子可以比拟的。

    不过我和张晓彤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的,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将这些人全部一网打尽,而是将道印刻下,只需要暂时将他们拖住就可以了,这本事我还是勉勉强强能够拿出来的,毕竟没有点本事,怎么敢梳分分头?

    按照老方法将门推开,本以为会看到一屋子对我拔刀相向的人,小心肝还抽搐了一下,但片刻之后,却发现这个屋子里面只有一个人盘膝坐在屋子中央,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脸色难看的和死了妈一样。

    “大哥……怎么又是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