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五章 攻击原理
    财不露白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尤其是在这样食物比黄金还要贵的考核场所,那个年轻人将食物暴露出来无疑是自己给自己挖坟墓,毕竟你能够想出这样的方法,只能说明的你的脑子和实力都不算太强,不然也不会在那些人明摆着要杀人立威的时候,还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

    再说了,明明可以将你杀了之后自己独享,为什么还要这么麻烦多分一份口粮不说,还要夹带一个要让自己分出心去保护的拖油瓶,所以说这个年轻人能够光荣的成为第二个光荣的刀下亡魂,也纯粹是自找的。

    不光是我,在场的所有人在惊讶之余都是一副很是惋惜的表情,这惋惜自然不是因为那个年轻人的死,而是惋惜这么多的食物就这样没有了,多么可惜啊,要是早知道这个人身上有这么多的食物,指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提前下手了,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看着煮熟的鸭子从自己的嘴边飞了。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这道理我很是明白,所以在那个年轻人收起食物跟在那些人的背后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布第一个人的后尘,但我也没有戳穿,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有些怪癖,万一我好心提醒,弄一个陪葬的下场,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给这个二愣子陪葬,我真心觉得掉价。

    所以我索性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观察那个男人是如何这么快速,近乎于瞬移上,毕竟这战斗的技巧着实令人心惊,除去普通赛区,精英赛区和生死组赛区两个赛区共同竞争十个名额,这压力着实有些巨大,想必竞争也同样巨大,说不定在为了挤进那前十的名额,最后我不得不和那个男人进行交手,如果能提前看明白那这个男人那如鬼魅附体的惊艳一刀,对我的好处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为了这一切,我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提前一段时间,就将心神沉入了意识海中,将生死之眼调动了起来,当所有人都还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身影有任何变化的时候,我的生死之眼中,却发现他全身上下的骨架线条在这一刻突然发生了变化,直接在这短暂的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化为了一股我很是熟悉,很是觉得舒适的气息,细细感受一下,是阴气无疑。

    我的眉头一皱,随即舒展了开来,虽说这个人的变化和我的控阴术比较像,但是运行的方式和控阴术并不相同,而且从他爆发的力度和气息来看,这虚化的程度并比不上控阴术,只是一个类似的招数罢了。

    不过光凭借这样,他也达不到,施展出我之前看到的那惊艳一刀的程度,想必还有什么细节我没有捕捉到,略微思索了一下,将身体里面的阴气调动了起来,浮于眼上,这才发现出了一些端倪……

    这个人进行了类似于阴气虚化后,那阴气显得并不是那么的纯粹,在眼睛上的阴气浮动下,我能够感受到上面一种很是异常的波动,而这波动感觉上去并不属于人,我狠下心来,一口咬在舌尖上喷了一口舌尖血出来,眼神顿时变得更为的锐利,这才一下子将这个人的手段彻底弄了一个明白!

    这小手段是燕大在很久以前交给我的一个小技巧,舌尖血至刚至阳,可以破除一些的阴邪,在这舌尖血的帮助下,我总算是将他的周身的奇特状况看了个清楚,这人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闪现,并且一刀将那些冤大头,是因为他的身体里面存在有一个恶鬼!

    而且这个恶鬼看上去和他并没有任何的依附关系,而是纯粹的听从他的指挥,因为从我此刻的眼中可以看见一个狰狞的鬼头缠绕在他此刻化身为的阴气上,和他组成了一个类似于一个连体婴儿的东西,看他能够如此轻松和自如的驾驭这个恶鬼的状态,我心里一下子对这个人的堤防程度瞬间翻长好几倍。

    很显然他能够做到眼前的这一切,只有一种可能性……

    就是他将这个恶鬼给吞噬了!

    所以他才能不被恶鬼的反噬,从而最大化的利用恶鬼的力量……

    分析到这里,我总算是明白了,他并不是速度快到了一定的程度,而是在阴气虚化的同时,借用而归的力量对我们施展了鬼迷心窍!

    好手段啊!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很是庆幸,也多亏我长了一个心眼,在即将要展开下一步行动之前,将这个人的手段给了解了一个清清楚楚,不然我绝对会不明不白的栽在这个人的手上。

    就在我很是庆幸,我机智的看穿了这一切的时候,我的身形突然开始了剧烈的震动,我心一惊,将心神从意识海中的执念之体上收回,发现是张晓彤在猛地摇晃着我的身体,估计是看见我发了很长时间的呆,觉得有些放心不下吧。

    不过也好在是张晓彤将我唤醒,如果是其他人将我从这样的状态中唤醒,估计这个时候的我已经陷入了很是严重的危机了。

    睁眼看看周围,才发现之后原本聚集有很多人的义庄中部的空地上仅仅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存在了,而且看他们此刻的状态,都是一副皮青脸肿的凄惨模样,有些人甚至被打的头破血流,整个被几十个壮汉暴揍了一顿的既视感,看来在我沉思的时候,这些人因为争夺义庄的房间爆发了很是强烈的战斗啊。

    而我们并没有表示对房间哪怕一丝一毫的热衷,所以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及,和这些可怜的孩子们,形成了很是鲜明的对比。

    “阿斌……刚才你又发现了什么吗,算了,不问你了,不过你发现了什么也没用了,那些人将房间都占满了,看来今天晚上真的就只有喂狼送鬼了!”

    张晓彤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看上去对接下来的考核一点不抱希望了。

    看看时间,在过半小时,就七点了,也就是太阳彻底下山的时候,阳气开始衰减,鬼魂出没的时候了……

    我一把将在张晓彤从地上拉了起来,递给她一张画满东西的黄纸,在她看了这东西后,惊骇欲绝的眼神中,嘴角一撇:“午时已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