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四章 接连秒杀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怎么可能?

    而那个为首的人也不管在场所有人的反应,冷哼一声,伸手将那把插在那个连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倒霉蛋的脑袋上的刀抽了出来,抖了抖上面沾染的血珠,又抽了几张纸将上满零零散散的脑浆之类的东西擦干净之后,这才转身朝着之前站立的位置走去。

    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我只是心惊了一瞬间,立刻醒过神来,估算了一下他们两人之前相隔的距离,再怎么也有个七八米远,这个拿刀的人却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出现在了被害者的身边,更是将手中的刀插入了他的脑袋里面,直接让其直接毙命。

    仔细想想,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时间段如果确切的说起来的话,也就是一秒钟以及一秒钟以下,也就是说这个人在一秒钟的时间,跨越了八米的距离不说,然后还行云流水的将人给杀了,而我就像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般,目睹了这一切,却什么都没有看明白。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弄这么的科幻真的好吗?

    这一幕的发生顿时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向前,纷纷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弄得我一个人站在人群的最前方,和那三个人对视了起来,显得很是尴尬,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三个人居然很是有兴趣的看着我,打量了一小会儿之后,冲我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便转身继续往前走着,这动作让我顿时哭笑不得,感情这样的被动的状况,还让他们高看了一眼,将我摆到了对手的地位上,也不知道是该高兴好,还是该感到不幸,毕竟我的打算只是在这次考核里浑水摸鱼,可还没有把水弄浑就被盯上了,简直哔了狗了。

    “阿斌……那个人虽然强大,但是他只是胜在快和别人没有防备上,如果剩下的人都联合起来对付他,他绝对应付不过来,可为什么这些人一看见死人了就往后面缩呢,这些人都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怎么到关键的时候就开始贪生怕死了呢?”

    张晓彤躲在我的背后,很是害怕的拉着我的衣角显然是被那个人的凌冽攻势给震撼住了。

    “哪里有那么简单,首先那个死去的人是他自己活该,他犯了一个忌讳,就是要强行进入一个团体里面,没有人会让自己的身边多出来一个不安定的因素,更别说在这样每个人为了活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地方,再说了别人说的很清楚了,想死就跟上来,在房间还没有分配完的情况下,还要这样的胡搅蛮缠,非要作死,也怪不了谁……再说了,不要光看着别人,就说的之前你跑的最慢一样。”

    说着说着,我很是戏谑看着这个在发生那起凶杀之后,第一个就往后面跑的张晓彤,张晓彤被我看的很是不好意思,脸红的跟猴子的某个部位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好半天她才怯生生的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等。”

    “还要等多久?”

    “等到所有的房间都住满了人之后,就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那个人出手之后,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而这个时候,一个长得很是狡诈的年轻人站了出来,叫住了那准备进入房间的三人:“我身上有很多很多的食物,我可以和你们住在一起吗?”

    这个年轻人的话一出口,在人群中顿时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倒不是以为他要和那三人结盟的言语,而是他有很多的食物,这次的考核可是处在荒郊野岭的,并没有什么餐馆之类的地方,而主办方自然不会这么好心的给我们人提供食物来源,所以我们接下来的食物都来自我们自身的携带的干粮,但为了方便行进和天真的认为考核只会进行个一两天,所以并没有带很多食物,只是现在都在忙着房间的问题,所以没有来得及注意到食物短缺的问题,直到这年轻人这番话,才让我们想起食物或许才是结盟的一个重要条件。

    那三个人前进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这个一脸狡诈的年轻人,面无表情说道:“那总要让我们看看你的诚意吧……如果诚意够,结盟自然没有问题!”

    这个年轻人心里一喜,急忙把背后背着的一个的登山包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抖落了出来,一时间各式各样的罐头,压缩食品,香肠腊肉等腌制品顿时洋洋洒洒的落在了他前方的地面,这惊人的数量让所有人都是一惊,看来这个人是有备而来的啊,这食物别说四个人,就算是十个人省吃俭用这一个星期都够了。

    那三个人中为首的人点了点头:“你的诚意足够了,将东西收拾好,跟上来吧,我们会在接下来的考核里面保证你的安全!”

    这个年轻人收到了这样的承诺后,脸上顿时面露狂喜,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屁颠屁颠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而这个时候,那个为首的人突然转过了身,笑了起来:“小伙子,我说话算数,你不用担心……”

    这个年轻人很是奉承的点着头,但下一刻整个身子就僵住了,脖子一下子断裂了开来,顿时落了一个身首分离的下场……

    “呵呵呵……我可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我是答应过要保证你的安全,但是我之前那说过,要死的就跟在我身后,弄得的我好纠结啊,还是不能违背最初的原则,对不起了小伙子!”

    说着,他再次淡定的将手中的刀上的血珠擦拭干净后,从那年轻人尸体背后走了出来,提着装满食物的背包走进了房间,砰地一声关好了门。

    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心里都是莫名一颤,只有我心里莫名一喜,总算是将这人的攻击方式给弄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