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一章 大丰收
    说实话,一开始我还并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最好,这夏流的一句话,简直是让我茅塞顿开,用醍醐灌顶来形容都不为过,顿时我的脸上升起了一阵阵很是明媚的笑容,不过在此时此刻的夏流眼中恐怕不是那么的美好,估计比他的名字和人加起来都还要下流,我也不管那么的多,很是干脆利落的说道:“对,要想活命,就必须拿出和你的命足够等价的东西,什么黄金白银期货债券,不登记名字和没有密码的信用卡,武器和道器符箓统统来者不拒!”

    原本在我的想法里面其实是将他杀死的,毕竟能在生死组赛区里面进行考核的人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善茬,而这么一个能够在其间聚集那么多听他的话,甚至可以为他跑腿杀人服务到家的追随者,想必手腕方面绝对不容小觑,再加上之前他说的要拉我入伙去办一件大事,仔细一想,很有可能和张晓彤一样是所谓的关系户,知道一些这精英小道士考核里面的一些隐秘,这样综合看来,将他留下来肯定是要比将他直接杀掉获得的利益更大。

    毕竟杀一个人只需要一刀子的事情,但是如果就为一口恶气就将一个可以带给你无限利益的人给杀了那着实划不来,再说了这夏流也没有对我们怎样,仔细算算,反倒是我和张晓彤一直再找他麻烦,将他从一个众星拱月的地步直接活生生的弄成一个孤家寡人。

    不过不管怎样,在我们背后捅刀子这一严重危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建设,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马克思恩格斯理论的行为,着实需要受到更为严厉的成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再怎么说,虽然不能保证将他彻底的剥削干净,至少扒他一层皮还是能做到的。

    “只要你留下我这条命,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决定将我从这次精英小道士考核的内部人员那里得来的大财富给你说!”

    夏流听到我无异于小鬼子扫荡的时候,所谓的三光政策的宣言,脸色就是一白,但听到我没有任何要收走他这条命的表现,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丝窃喜,立刻宣誓着自己的忠诚以及配合我大劫到底的状态,再次提到了所谓的内部消息,看来果真又是一个关系户。

    我不过暂时对这个所谓的大财富并不是很动心,很是随意的打断他的话:“这个你所谓的大财富,你一个人能够取得吗?”

    夏流想了想:“不能。”

    “那我就有些好奇了,你都有那么多人的帮忙了,再加上这个所谓的大财富是你通过走后门才的得来的消息,很明显应该藏着掖着,一个人去取的,偷着乐的事情,那为什么在之前绑架张晓彤的时候,你会那么容易的透露给我这个消息,还想要拉我入伙?”

    夏流看到我皮笑又不笑的说出了我的疑问之后,心知被我发现了端倪,脸色很是难看,不过现在局势也不太乐观,也没有过得犹豫,叹了口气便说了出来:“小花是我的好哥们,他将你的特殊体质的事情告诉了我,他一早就从我嘴里知道了这个秘密,本来我是邀请他一起,不过他要去照顾她妹妹,就不能和我一同前往,不过他向我推荐了你,因为在生死组赛区里面也就是有你能够帮助我了,我之前做那些事情,并不是真的想要坏你们的性命,只是想耍点手段,让你在之后的行动中听我的安排,不用向小花说的那样和你各凭本事的进行分成。”

    小花?

    我眉头一挑,小花这个名字对我而言并不是太过于陌生,似乎就是那个有着纯阳之体的人,毕竟对于一个被我亲手扳弯的人,在我记忆里留下的印象自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磨灭的,虽说我对他将我的特殊体质透露给别人的事情感到很是不满,但是从这夏流的话里却不难听出,他似乎在帮我牟取最大化的利益,弄得我一时间对这个人有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受。

    “这么说,你这个所谓的大财富,本来就计划好和我一同去取的……你的言外之意,这次大财富如果不要我帮助还无法取得咯?”

    我转念一想,直接道破了关键点,夏流眉头一皱,但不得不点头承认,从他的表情看,似乎对他透露了太多的消息感到很是懊恼。

    见得他点头,我一个箭步就冲他的面前,一巴掌就招呼在了他的头上:“你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小学没有毕业,没有正常的思维能力啊,你这个所谓的投名状,明明就是在求我办事,完全和我的打劫不沾边啊,要不要我在重复一遍,你是不是想死的心慌了,这个时候都还在我们面前耍花样!”

    夏流被我这一巴掌打的有些发懵,心知无法在满天过海了,耷拉着脑袋在我的监视下从地上的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上,摸出了十多张卡,一脸生无可恋的将它们递给了我,告诉我这些卡里面的钱都不下七位数,都没有密码,是他拉这些人入伙的时候给的定金。

    我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这么死心塌地的作为他的追随者了,感情就是靠钱堆出来的啊。

    “就只有这么多?”

    看着夏流此刻的模样,我有些戏谑的看着他,他被我这副表情弄的有些头皮发麻,很是诚恳的点着头,一副深陷于贫下中农在改造的阶级斗争中无法自拔的模样。

    我只是笑了笑,也不和他多说,直接一脚将他踹翻,在张晓彤的目瞪口呆中,三下五除二的将他的所有裤子给脱了下来,露出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以及因为紧张在两瓣屁股之间夹得更紧的一张符箓……

    “破魔符……他居然有破魔符!”张晓彤一开始还有些害羞,但一看见那张符箓之后,整个人都要沸腾了,不过说着说着她很是奇怪的看着我,“比起这张符箓,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他会把这符箓藏在这里的。”

    我嘿嘿一笑,一甩头,发丝顿时飞扬了起来:“因为我也和他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