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章 你这是要打劫啊
    “什么叫你的人啊……谁是你的人啊!”

    张晓彤听到了我的话后,小拳头捏的紧紧的,一脸兴奋,想必对之前夏流绑架挟持她的事情耿耿于怀,要不是我拉着她,说不定在我撑腰下,早就冲上去要痛打此时此刻和落水狗没有什么区别的夏流了,不过几秒钟后,听到了我的的话后,表情猛地一变,整个人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冲我大声的嚷嚷了起来了,一副要纠正我话语间语病的模样。

    听得她这样说,我才知道我的话似乎有着歧意,这些话在男人间还有小说电视剧里面流传的很广,一般说出来后都有一种很是振奋的感觉,但是在两个关系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有些理不清的人之间说出来就有些暧昧了,我也是尴尬的不行,撇了撇嘴角,拉着她的手坐到一边,暂时不去管夏流那边很是惨烈的战况,很是认真的和她解释道:“我和阿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这样说来,阿丽就是我的人,你是阿丽的妹妹,你就是阿丽的人,然后这样推理起来,你也是我的人,再说了我们早晚都是一家人,哪里还需要分那么细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对吧,小姨子!”

    关系理清之后,这位新晋级的小姨子脸红的就和猴子屁股一般没有任何太大的区别,韧带尤其好的她,脚一抬就把我踹飞到了一边,四仰八叉的大喘着粗气,这才满意的拍拍手继续监视起了夏流处的战况。

    一开始夏流他们还能够和狼群抗衡,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体力的不断的消耗,让他们即便是将狼群打退了好几次也没有找到机会退出,一有他们实在是体力不支的原因,二来也有我还在不断地给他们交战的场地仍沾染了那神秘液体的石头,导致仍然有狼群前赴后继的前来参战,妄图分一杯羹的情况时有发生,以至于弄得夏流的那个小团体里面又很是凄惨的倒下了好几个人,让我又很是抱歉,又觉得感到很是快意,对待下流的人,就要用下流的方法,毕竟我下流起来,可是连我自己的害怕的。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虽然狼群的攻势很猛,但是夏流一方的攻势也并不差,甚至那股狠劲儿让我看上去都有些心惊,以至于他们甚至还能够在一定的情况下和狼群僵持下来,又过了一会儿,我觉得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决定要帮他们一把,于是乎我和张晓彤在地上找来了密密麻麻有着尖锐的边缘的石块,冲着那些还在那些已经杀红眼的人死了命的砸去,一时间就听得砰砰砰的闷响,还站着的人在这猝不及防下都被我们给砸晕了过去,至于剩下那部分被砸的二晕二晕的人,也被捡漏的狼群干脆利落扑倒在了地上。

    而这些人的下场就很是简单粗暴,只见得周围的狼群很是统一的朝他们扑去,对着他们的身体肢干肆意的撕咬着,有的被几匹狼拖进了草丛,什么也看不见,但是能够听到里面传出的那种接连不断的肉体撕裂声,有的还躺在原地,就被蜂拥而上的狼群跳上了胸膛,直接一口咬断了脖子,一命呜呼,当然更多见的却是一个个被狼群锋利的獠牙撕开了柔软的腹部,将肠子内脏牵扯了出来,洒的满地都是,看上去颇为的血淋淋和恐怖。

    张晓彤早就不敢看眼前发生的一切,窝在我的怀中瑟瑟的发着抖,说实在的我也觉得我做的这一切很是残忍,但是我并不觉得后悔,不管夏流之前做的那一切,究竟是抱着怎样的一种想法,但不管怎么样,他们这个小团体对我们已经展现出了无比的杀意,如果不是我们机灵,并且提前做好了准备,早就死在他们手上了,有时候人就这样,你不对其他人狠一点,那么这些人就会对你更狠,不过这种价值观主要体现在有竞争关系的人群之间,尤其是像现在拿命去互相拼搏的场景中,而这样的话,也只有活着才能代表你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毕竟从来没有什么人去听死人说的话,因为死人根本就不会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见得只有浑身是伤的夏流还能够面前凭借着已经弱不可见的阳火剑驱赶着狼群后,立刻招呼着张晓彤开始最后的清场活动。

    我们一窜出去,自然吸引了在场的所有生物的注意力,当然首当其中的是就是那些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眼的狼群,狼狩猎的时候,最忌讳有外来的生物介入,一旦有这种情况发生,他们绝对会展开进攻。

    不过我和张晓彤已经冲进了那些狼群划下的范围想退也退不了了,而值得庆幸的是,这些狼群该吃的也吃完了,剥离携带的肉量和下水也携带好了,由于之前装有神秘液体的真空袋子在我的手上,让张晓彤帮我拖住那些狼群一些,由我用之前的办法将这些狼群引开。

    因为大部分的狼都已经吃饱喝足,准备带着多余的东西撤退了,发动进攻的只有少数进行护卫工作的狼,但就算是这样,张晓彤依旧很是紧张,当那些狼群飞快的向她跑去我的时候,紧张到手脚都有些发颤。

    我自然不住地在拨弄着的那神秘液体,还要小心不要让它洒在我的身上,不然弄一个人形引狼器那才麻烦了,在余光中看见张晓彤的此刻的状况之后,急忙点拨道:“对付这些地上爬的动物,要打它们的鼻子!”

    我顺手抄了一块石头,直直的砸向了一头狼的鼻子,这东西一被砸中,立刻呜咽着,往后退去,再不敢上前。

    张晓彤这才恍然大悟,顿时动作间顿时轻松了不少。

    很快我就将手中的东西拨弄好了,尽力的仍向了远方,狼群这才嚎叫着远离了,这个时候,我才将目光转向了在一旁已经精疲力竭的倒在地上的夏流。

    夏流看到了我将目光转向他吓得魂不附体,以别捏的仰泳姿势,往后滑动着,那语气都快要哭了:“你……你又来干什么!”

    我呵呵呵的笑着,紧跟着他的步伐:“可以放你走,但走之前,将你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夏流狠狠的吞了口唾沫:“你这是要打劫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