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九章 找场子
    看到很是惊慌的夏流,我不知为什么就笑了出来,夏流此刻再次用出了之前和我交手的时候,所施展开来的阳火剑,炽热的火焰在他手中的长剑上飞速的蔓延开来,灼热的温度自然是将周围的狼群驱赶到了一边,就在他手忙脚乱之际,他突然看见我在他对面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你这是一个疯子吧,你的伙伴还在我的手上啊,你居然还笑的出来!”

    我更是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在替我保护她吗,我担心什么啊,担心你照顾不好她啊!”

    不过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担心张晓彤的安全,因为即便是在这样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夏流依旧将张晓彤保护的好好的,想必他并没有真的打算将张晓彤给杀了,估计是想将她留下来,作为威胁我的砝码,估计是想和我谈什么条件,不过以他的名字看来,这人估计也挺下流的,做出一些没有下限亦或是情兽不如的事情,那倒也说不定。

    夏流被我的话,弄得身形一滞,一副被掐住了喉咙一样的表情,一个趔趄差点就被伺机而动的狼给扑了一个正着,也好在他的战斗意识还是足够的,骂了句娘之后,一刀砍断了那只狼的两条腿再次和我进行对峙了起来,只不过我没有给他用语言回击的机会,冲他说道:“嘿,夏流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啊,你知道色狼为什么这么污吗?”

    我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夏流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若是可以发字幕的话,恐怕此刻满屏都是23333和6666,不过他还是很是配合的摇了摇头,近乎于从牙齿缝里面蹦出了三个字:“不知道!”

    我哈哈哈的大笑了几声之后,然后揭晓了答案:“你知道狼叫的声音是什么吗……我……污我……污!”

    夏流脸色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显得很是狰狞,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我已经被他远距离杀死了好几次了:“本来想要邀请你和我一起去办一件大事的,之前以及现在所做的事情,只是想让你肯低下头罢了,不过要是你以这样的态度,那我就只能说很抱歉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边就传来一阵呲啦的肌肉撕裂声……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夏流脸色一变,一口鲜血就从口里狂喷了出来,而这个时候,手中的阳火剑一下子变得动荡不已,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一看就知道受了不小的伤。

    在这个间隙,一道很是轻灵的身影,从夏流的手中挣脱了出来,一只手捏着一柄短刀,一只手捏着另外一柄短刀顺带还挑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快步的向我跑来,这个人不是张晓彤还是谁?

    夏流腰肋上被张晓彤捅了一刀,不断地流出大股大股殷红的鲜血,能够勉强站立都算不错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追赶张晓彤,更别说他此刻还在和一些疯狂的向他扑去的狼群展开一不留神就真的说走就走的战斗,只能看着张晓彤唯美的背影咽了咽口水,气急败坏的吼道:“快给我追啊!”

    他这话一出,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因为此刻他们周围的狼群实在是过于密集,他的那些追随者连自己周围的麻烦都应付不了,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去搭理他,更别说此时此刻他们的身边已经躺满了许多具尸体了,以至于他们此刻的人数已经锐减到了十人以下了。

    张晓彤几步就跑到了我的身边,气喘吁吁的将手中的包裹递给了我,我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令牌,很是惊讶的发现这个包裹里面再次被令牌给堆满了,看样子他们将我之前为了调虎离山四处乱撒的令牌再次手机了起来,我心里那个高兴,后跟一碰撞,就给夏流敬了一个礼:“谢谢夏流同志,高尚而且乐于奉献的雷锋精神,现在这个越发浮躁的社会需要你这样一心为民,不利己,完全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我在这里真挚而且发自内心的对你这种高尚的行为,表示最为崇高的敬意,希望你继续坚持再这样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最后祝你好人不长命!”

    说完之后,我也不管夏流听了我的话之后,表情究竟是有多么的下流,拉着张晓彤就往前方跑去,不过随便用脑子一想,就知道这个人此刻气得不轻,但我也是处于好心,一看他那模样以及做事的方法,我就知道他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给别人做嫁衣的人,所以我这是在给他上一堂有意义的课,让以后逐渐麻木的他想起今天的事情后,能够感觉到自己曾经傻的是那么的天真。

    说实话,由于第一次在那冰天雪地里面遇到过狼群的袭击,我就料到在第二阶段的考核中,我们还会遇到更多狼群,毕竟野狼平原多的就是狼,不用来合理利用简直就说不过,于是乎我就想了很多办法,收集了很多母狼发情的时候,某个部位会流出来的液体,也算是受了之前常慧吸引黑猫的那些手段吧,记忆这些歪门邪道一向是我的特长,这不就派上了用场。

    我和张晓彤一人用一个真空的袋子装了一些,准备在关键时候,阴那些参赛者一把,结果不料一个不注意张晓彤就被夏流他们给挟持了,不过我并不担心张晓彤的安慰,因为我知道她学过瑜伽,而且瑜伽的水平还不低,用脚解开绳子对于她而言都是小菜一碟,况且她身上还有两把刀,存放在bra里面的夹层中,如果不是遇到精虫上脑的绑匪的话,一般情况都搜不出来。

    再加上我之前就杀了一头狼,狼对我有暂时性的恐惧,所以一时间不会对我发起进攻,所以趁此机会我在和夏流纠缠的时候,将那些神奇液体倒了一些在那具狼的尸体上,朝着夏流的方向扔去,自然埋伏着狼群,在本能的趋势下,自然就开始了暴走。

    带着张晓彤跑了一会儿之后,她突然惊呼了起来:“臭阿斌……你在干嘛,感情我们跑了这么久,就只是围着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子啊!”

    我冲她笑了笑,指了指在狼群中分外狼狈的夏流,比了个手势:“敢动我的人,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