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八章 再遇夏流
    突然间,我的眼前顿时闪现出了一道人影,而这道人影我并不陌生相反,很是熟悉,简直熟悉的令人发指,就是那个之前将令牌扔下逃跑,夏流让那些打手不用去追他,让他先行去探路的男人,而这个时候的他疯狂的向前奔跑着,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很是令人恐惧的东西一般,而就在他夺命狂奔的刹那一到迅猛如闪电的身影后来居上,直直的扑在了他的背影之上。

    “啊……救命啊,救命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谁来救救我!”

    撕心裂肺的惨叫一时间传荡的很是遥远,但我却并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相反我还是将我和张晓彤的脑袋不动声色的往下埋了埋,想要尽量躲避这个倒霉蛋的目光和视线范围,我可不想在这个前有危机后有追兵的尴尬局面中再给自己添堵,因为搭在这个人背上的是一头狼!

    似乎是感受到了肩膀上突然增加的重量这个人一下子慌张了起来,情不自禁就要转头去查看自己身后的情况,见到这一幕我心里一紧,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了如果真的任凭这个男人回头的话,他真的就要命丧在这里了。

    我一向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能出手帮助就出手帮助的原则,随手捡起地上一块巨石就冲他背后的狼头扔去:“赶紧给我趴下,不要回头!”

    这个男人被我的话一惊,全身打了一个激灵,硬生生的收住了转身的势头,很是顺从的蹲了下去,也就是这电光火石之间这狼的狰狞的巨口已经重重的咬了下来,上下颚重重的碰撞声在这安静的只剩下风声的草丛里面显得很是恐惧,已经接近于趴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此时此刻全身都瘫软了,要不是我及时提醒,这狼估计早就一口将他的喉咙给咬碎了。

    这倒不是我料事如神,这是一个常识,我看过很多类似于动物世界这些节目,里面就讲述了一种叫做狼搭肩的现象,就是狼并不会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而是喜欢在发动进攻前用两个锋利的爪子搭在人的肩膀上,等待着人转头,然后趁着这个时间段直接咬碎猎物的喉咙!

    所以一旦被狼搭肩,决不能回头!

    而这狼刚想要继续攻击的时候,我扔出去的那块石头已经重重的砸向了它,不过并不是太准,刚好砸在了它的屁股上,没有把它吓走,反而将它的血性激发了出来,更加疯狂的向那受害者发起了进攻,也就是这随后了一两个呼吸间,那个软倒在地上的男人的身上就被锋利的獠牙硬生生的撕下了几块长条状的血肉,看上去甚是惊人。

    我当即将主办方发的刀扔给了张晓彤让她跟在我后面帮我守护一下后背,就将手中的弯刀朝着不断撕咬着地上那个男人的狼扔去,弯刀夹杂着猛烈的破风声呲啦呲啦的划开我们之间的空气,旋转着临近了狼的身体,这狼一看弯刀已经袭来,即刻停下手中的攻势,向后一跳,稳稳的躲过了弯刀的尖端,不过它也犯了和夏流一样的错误,忽略了弯刀的特性,一个旋转,中间的利刃就砍在了它的前腿上,就听到啪嗒一声,这头狼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很明显前腿被弯刀给砍折了!

    “还愣住干嘛,动手啊!”

    见得地上那个男人没有任何的动作,只顾得一个劲儿的发抖的窝囊样,我心里简直就和哔了哮天犬一样,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急忙冲他吼了起来,兴许是被我巨大的音浪给吓了一跳,他一个猛烈地颤抖站了起来,哆嗦着捏着刀,大吼一声,终归是将手中的刀送入了因为缺少了一只前腿,在地上不断地挣扎折腾的狼的脑袋中。

    这狼发出了一阵呜呜的哀鸣,猛地抽搐了一下,疯狂的伸了一下腿之后,再也没有动静。

    我快步走过去,将那个基本都快要吓尿的男人提了起来,从包里面摸了一瓶矿泉水给他后,便挥手让他离开了,毕竟我身边已经有了一个累赘了,一个都让我心力交瘁了,若是再多一个我这条老命恐怕真的就要去掉了,他也理解我的想法,说了句来日必有后报之后便离开了。

    我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当真,只是将掉落在地上的弯刀拾掇了起来,就要打算离开,但就待转身的时候,突然记起我的之前在冰天雪地里面杀那些狼的时候,从他们尸体里面摸出来的那些令牌,想必这些狼的尸体里面也会那些令牌吧,我一刀劈开狼的尸体,果然从他的胃里面摸出了一个令牌,看来这些狼就是主办方给我们送令牌的道具,收拾起了这个令牌之后,我赶紧招呼张晓彤过来,毕竟装令牌的包裹可在她的身上。

    喊了半天都没有的到回应之后,回头一看一下子呆住了,才发现夏流一群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张晓彤的身边,顺带着将她控制了起来,嘴巴堵得那个严严实实,以至于她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而她不离手装令牌的包裹自然被他们抢走了。

    我艹,搞了半天,又被这些人给钻了空子!

    “夏流……你特么的还真是人如其名啊,真的够下流的,这样胁迫女人的行为你都做的出来!”

    “哈哈哈……我就下流怎么样,能笑到最后的人,从来没有人管他的手段是什么,好了将你的武器扔过来,然后往后退,我会考虑放掉这个小姑娘!”

    夏流仰着头很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副吃定我的模样。

    “哦……满足你这个要求。”

    我重重的将手中的弯刀冲他们扔过去,这弯刀一离手,刷的一声朝着夏流的脑袋飞去,夏流吓得魂飞魄散,腿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倒也躲过了这弯刀的致命袭击,而他后面那个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那颗大脑袋直接被弯刀给戳破了,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归西了。

    “你在干嘛!”夏流魂差点都吓掉了。

    “你不是叫我把武器给扔过来吗?”我的话一出,现场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了,看来这夏流的智商完全不够用啊,“算了,这次是我的失误,所以送你们一个礼物,算是赔偿吧!”

    “什么东西?”

    我也不回话,将地上的那具被我开膛破肚的狼的尸体,重重的朝他们甩去,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周围便传出了呜呜呜的狼叫声,于是乎,在他们惊骇欲绝的眼神中,十多匹狼从草丛里面窜了出来,开始了无差别的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