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七章 逃脱
    “年轻人……平时办事的时候要记得节制一点,不要单纯的为了享受而把自己弄得像现在这副一点也不持久的模样,典型的拉低我们道士的下限,以后还是要记得多锻炼身体,不然以后出去混,省的别人认为我们道士都是这样的,那就不好了,不过为了你好,你还是可以多吃吃肾宝片,就说这么多啊!”

    我一边跑,嘴里一边很是淋漓尽致的表现出对他身体状况,以及后代的担忧,让本来就被我给散了功的夏流简直被气得七窍生烟,一阵阵持续不断的吐血声,不断地冒出来,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打算消停,扯着那破嗓子指挥着也不知道是他的手下还是同盟者,将我给扬灰挫骨,一时间一阵阵叫骂,杂乱无章的叫骂声,甚至还有每次都因为我尤为灵活和风骚的步伐才堪堪躲过化为一道道武器落空的破风声,弄得我就算跑着也都是心惊胆战的。

    不过还好我比较聪明,在遇料到混乱之前,就将张晓彤这个累赘加拖油瓶给先弄到了一边,不然以这身负累赘后有追兵的情况,我真的就上天无法下地无门了,眼见得身后的黑影离我是越来越近了,武器的破风声也越来越密集的时候,知道那些追兵离我的距离越发的近了,我也料到可能真的无法善了,将弯刀平放着,利刃朝外,也不多说也不多想,右脚猛地一踩地,就地就疯狂的旋转了起来。

    也没有来的及数究竟转了个好多圈,只知道我这动作一出,我的周身一下子都出了好几声惊恐的骂娘声,呲啦呲啦几声轻响随即传来,我晃眼一看,心里乐的那个开怀,由于事发突然这些人并不知道我会突然停下来,更料不到我会用出这样奇特,类似于剑刃风暴的大招,一时间受不住身形就直直的撞在了弯刀的锋刃上,由于弯刀是被燕长弓改造过的,堪得那般的削铁如泥,什么骨头肌肉组织根本就无法阻止弯刀任性的进进出出,几个呼吸间,我的周围就已经倒了七八个人,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原本以为最多来的double.kil,结果硬生生的被我神一样的语气给弄成了超神的节奏,让我在情何以堪的同时感到很是受宠若惊。

    不过这一招式也仅仅只在这一毫厘有些出其不意的作用,因为跑在后面的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在傻傻的冲上来,有的在一旁等cd时间的同时,伺机想要对我发动进攻,有的根本就不等cd二话不说,就要霸王硬上弓,一时间弄得我很是心慌,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我赶忙将手中那个装满木牌的包裹打开顺手一扬,里面的木牌顿时洋洋洒洒朝着四面八方飞去,直直的朝着那些追在我身后的追兵脸上撞去,顿时现场一下子变得尤为的混乱,除了我之外,其余的人在躲避木牌袭击的时候,还要分心是不是要捡起这些木牌,以至于一时间并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我趁此机会脚底抹油的同时,就开始疯狂的钻草丛,是不是还会变换方向,将手中的令牌往我的逃跑的反方向扔去,到最后总算是将那些人给甩了一个无影无踪。

    等根据之前所说的话,找到了在一个隐秘地点等我的张晓彤后,我这才像一滩难泥一般的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舌头像一条小狗一样不听使唤的到处晃动,丝毫不知道什么为形象,看着张晓彤很是嫌弃的眼神,我连反嘲讽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只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唉呀妈呀,那些人也太特么的狠毒,完全就是把人往死里逼啊,还好我命大。

    “咦……你怎么把那个夏流装木牌的包裹给弄出来了!”张晓彤嘲讽是嘲讽,但是也知道我之前发生了一些什么,赶忙检查了我的身体,发现除了有些气喘之外,并没有什么伤势,注意力这才转移到了我的随身携带的物品,翻看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里面就几块木牌了?”

    我将之前发生的那一切简单的给她说了一遍之后,感觉自己回复的差不多了,急忙拉着她就往前面跑,经历了之前的那一切后,我这才发现我招惹人的本事还真的有点强悍的,本想要晃晃悠悠多得一点好处之后,才去考核地点的,但现在不招惹则以,一招惹就是一大群,还拿了令牌这么一个烫手山芋,发现除了赶快去往考核地点之外,我似乎已经别无选择了。

    在逃亡的路上,我忽然想起张晓彤似乎对道术很是擅长,这个时候脱离了战斗,思维要清晰不少,想想看那个夏流念念有词的弄出来的那把火焰长剑似乎就是一种道术吧。

    张晓彤告诉我那个夏流出自夏家,夏家也算一个道术世家,不过名次并不是很靠前,家族里面传承着一种近身道法,就是之前他的所用的阳火剑,虽然名字很霸气,说白了就是向道借力,将自己全身的阳气逼出体外形成的攻击方式。

    据张晓彤所说,很少有人像夏流那样用道术来攻击人,因为道术主要适用于对付鬼魂的,用来对付人的话,如果不依赖于武器的材质,以夏流的阳气浓度,也最多只能对我的身体造成一些轻度烧伤。

    我很是奇怪的看着张晓彤:“那你明明知道这个道理,当时为什么不提醒我啊,还有你明明也会道术,那你为什么不帮我啊,我就有些懵逼了,你作为我队友的作用体现在哪里?”

    张晓彤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从来就没和人动过手,学的道术都是不用武器,只对付鬼魂的,而且准备时间比较长,所以见你能够抵抗下来,我就没有出手,再说了你一个男子汉,要女的来保护算什么本事啊!”

    我一时间被她的话给弄得噎住了,感情我来参赛,还要兼职做保姆啊!

    而这个时候,我的前方突然传出一阵惊恐欲绝的喊叫声。

    “救命……谁来救救我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