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五章 被偷袭
    那个之前还因为买了一百二十万,给自己加了六十分,只等着到了考核地点后,结算了分数,就好直接过关的有钱人,就这样被一群人围在一起,被打的像一个猪头一般,满脸都是血迹,而一旁被压塌了的草丛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和残肢断骸没有任何区别的尸体,估计就是那些有令牌不肯交出来,而且还要试图反抗,最后被直接斩杀的参赛者吧,看着这惨不忍睹,又着实凄惨的画面,很难想象那几个买了令牌,还活着的人,也就只有一人还活着了。

    “阿斌……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就在这里静观其变吧,不然走下去绝对会被他们发现的。”

    张晓彤小心翼翼的观望着眼前这一切,眼睛里面带着征询的看着我。

    我很是无语的望着她近乎于卖萌的表情,将她的身形轻轻的往下按了按后,这才有些哭笑不得:“大小姐啊,你没有经历过什么杀戮,你也看过电视吧,这些草丛长得这么高,要想从其中穿过去,必定会发出很大的声响,再说了,我们离他们这么近,我们都能清晰的听见他们说的话,同样的他们也能听见我们发出的声音,只不过现在令牌的事情最为重要,我们又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们暂时没空搭理我们罢了。”

    张晓彤听完我的话,吐了吐舌头,就跟在我的身后,还没有走到两步,一阵破风声便穿透了过来,感觉上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向我们飞来,见此状况,我急忙纵身一跃,环住张晓彤的腰,顺势往地上一躺,就地滚了几圈,堪堪躲过那东西的袭击,回头一看那东西直直的插在不远处的泥土中,在阳光下不断散发出的寒芒,很是明显的告诉我,这是一把锋利的短刀。

    我将被我压在地上吓得花容失色的张晓彤提了起来,拽着她就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现在你看见了人心的险恶了吧,人家早就看见了,逮着机会就要致我们于死地呢,不过也不怪他们,你也要尽快适应这样的氛围,在生死组赛区,人人都活的心惊胆战的,毕竟你在路上遇见的所有人都有可能再见到你的那一刻就抱着要将你杀死的念头,所以只要相遇指不定就要进行厮杀,如果不想杀人,或者被杀的话,就不要去管闲事。”

    看张晓彤的模样就知道,这小妮子平日里哪里经过什么打打杀杀,纯粹就是一朵从种子阶段就生活在温室里面的花朵,这突如其来的飞刀简直将她的魂都快吓掉了,整个小脸惨白的那个没有一丝血色,麻木的就像行尸走肉一般,我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只顾着一个劲儿的点头。

    没走几步,眼前的草丛一下子分割开来,几个人影一下从中窜了出来,直直的挡在了我的面前,我心里一紧,暗骂道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先前的热闹真的不是白让我们看的,我赶紧将张晓彤藏在身后,随手一翻,将衣间里面的那柄弯刀翻了出来。

    这柄弯刀自然就是我在很久以前从赵华他们那里夺来,说什么是用功德换来的武器,后来在拜燕长弓为师之后,那些弯刀都被那没收,据说是拿去研究了,而后我就看见他那把从来不离身的刀身上多了一大串和原本属于我的弯刀上一模一样的符文,什么研究啊,完全特么的就是活脱脱的抄袭啊,当时就把我笑得,毕竟第一次看到一个人把抄袭说的这般脱离的低级趣味,还一脸大义凛然的人,不过作为借鉴素材的汇报他还是替我改造了一下,在弯刀上弄了一个凹槽,就和他身上那把刀如出一辙,只不过并没有镶嵌那些不知名的宝石,直到这次考核他才将弯刀还给我,不过也只有一把,其余的据说是拆来研究了。

    此刻的我额头上不断的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很是庆幸还好拿到了这把弯刀,不然光凭那把斩鬼剑,我还真的hold不住这样的场面。

    见到我二话不说,拔刀就要开打的架势,这些原本要对我们发动攻击的人,反倒是迟疑了,只见他们快速的交谈了几句之后,收齐了雾气,为首的一个人,向前一步很是温和的说道:“我们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见你们在这里停留的太久,担心你们要对我们进行埋伏,所以出来看看,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商量商量结盟的事宜,毕竟离刘姐说的狼群集结地也不远了,多一个人自然多一分活下去希望,你看怎么样?”

    我嘴角一撇还能怎样,你们毕竟人多示众,我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倒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但是多了张晓彤这个拖油瓶,那就玄之又玄了,只能耸耸肩,跟着这群人往草丛里面走去,虽说我知道这些人胁迫的意味很浓,也不是想和我结盟,只是在除掉我之前,做的前戏罢了,但一时间也逃不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跟着他们走进去了之后,才发现这附近几十平方米的地方已经被清理成了平地,里面三三两两的站了十多个人。

    而他们中间围着的这个人自然就是那个仅存的令牌拥有者,他的神经本来就绷的很紧,又看见原本处于观望的人群再次补充了新鲜的血液,吓得只打哆嗦,将手中令牌往空中一扔,连滚带爬的往草丛深处冲去,本以为因为这些令牌的散落会对这些聚集着的人群产生骚动的我,却很是惊讶的发现,这些人仅仅捡起了地上的令牌后,都很是恭敬的递给了站在他们中间的一个人。

    这人接过令牌之后,将他们都装入了一旁的口袋中,稀里哗啦的声响随之发出,很显然里面的令牌绝对少不了。

    见那个人扔掉令牌跑掉之后,有几个人提着刀就要去追,这个人拍了拍手止住了他们,显得很是淡然:“不用去追,就让他去探探路,到时眼前这个能够带着三个人以硬碰硬的方式从第一阶段考核中走出来的危险人物,不得不除掉啊……”

    话还没有说完,我的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钝器破空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