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四章 草丛之间的战斗
    这下事情发展的趋势有些难以控制,本来如果没有令牌的提前出售,这样平和的继续下去的话,说不定我们这些人为了获取令牌,还有进行合作,各凭本事的完成这次考核,而令牌的出现以及刘琦前后矛盾的话语,顿时打消了我们这些天真又不现实的想法。

    很显然我们这些生死组赛区的成员就应该有生死组成员的样子,就应该明白这一个赛区充斥着谎言和杀戮,怎么可能会这样由着我们像旅行一般就将考核给完成了,主办方早就不知道举办了多少届这样类似的精英小道士考核,遇到过多少生死组赛区的成员,早就对我们其间大部分人的性子摸了一个透底。

    生死组赛区的成员的性子都是在无数次生与死之间磨练出来的,说坚毅自然坚毅,但说到动摇的可能性也大的令人发指,就拿之前的那些可以加分的令牌来说,几乎所有的人对那购买令牌所花费的一百二十万块钱都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动心,毕竟一百二十万对我们这些在生死间打拼的人来说,一开始听上去会觉得很多,但转念一下,一百二十万算下来也就是几次任务的酬金罢了,而在这些成员之间,更不乏像张晓彤那样背景深厚,一个月动辄几百万上下零花钱的富家子弟,但对于他们而言,其实出钱买这些令牌并没有必要……

    因为挣钱虽然简单,但也并不是可以当纸一样的乱撒,再说了能一刀子就能解决的事情,何苦还用那么多的手段?

    毕竟这里是生死组的赛区,是以武力至上的地方,只要你能抢到的东西都是你!

    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永远是人心……

    这些道理自从我和鬼开始打交道之后就明白了,而从现在开始,事情发展的轨迹开始在主办方的刻意引导下开始走上了他们最愿意看到的轨迹,以至于接下来,我们所有人随时都可能成为站在背后的截杀者,自然随时都可能成为躺在我们之前那个被掠夺者……

    而这个时候,副驾驶座位上的窗户吱嘎一声打开了,刘琦从那里慢慢的走了出来,将眼罩和防干扰耳机取下来了之后,一脸睡眼惺忪的看着我们,很是不满意的呢喃道:“这老王也真是的,说好的将你们载到狼群最多的地方,才将你们扔下,结果这么早就将你们放下了,看样子下一次考核真的不能再用他了,真的是太好心了,弄得我还没有睡够,真是麻烦。”

    刘琦自言自语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过身看向我们:“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们沿着这草丛一直往前走,就会走到我们考核的地点,一座我们专门设在这野狼平原的义庄,里面有住的地方,只是估计不能让你们住到其中,所以越早到越好,而住不到义庄里面的人的下场历来都是很惨的哦……所以祝你们好运吧!”

    我看了看刘琦所说的草丛,因为荒无人烟以及没有人去搭理的原因,已经疯狂的长到了半人高了,简直就是为那些想在前往考核地点之前狠狠的捞一笔的人来说最佳的伏击地点,再说了,这个地方的名字就叫做野狼平原,自然少不了所谓的野狼,一旦进入其中可谓危险重重。

    但为了像刘琦说的那样能有个住的地方,不少人在听到了刘琦说的话之后,就闷头钻了进去,很快就没有了身影,我看了看这辽阔无比,一眼望不到头,和白洋淀的芦苇荡很是相似的草丛,估计了一下距离,觉得也确实没有多余的时间给我们耽搁了,拉着张晓彤的手就钻了进去。

    由于对这危机四伏的草丛有些恐惧,再加上无论走再快也要两三个小时,也不差这点时间,我暂时没有和张晓彤着急赶路,就慢慢的在其间走动,询问她一些之前我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就比如张晓彤会和我一起进入生死组赛区固然有我们关系不错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她也被选入了生死组赛区。

    从外表看上去,她的身体素质实在糟糕的不行,看上去就是一朵在温室里面长大的花朵,估计连一支鸡都不敢杀,所以决不是和我一样走的近身线路,能够进入生死组赛区,应该就是所谓的天才了,估计道术方面的造诣已经达到了让我望尘莫及的地步了。

    更别说张晓彤是来自阴室,是专门来考察我的,自然对这精英小道士的考核有了很是详细的了解,她告诉我,在到达考核地点之前主要应对的是来自其他参赛者的攻击和截杀以及来自狼群的袭击,等到了考核地点后,虽说还是会面对这些攻击,但主要的危机则来自于义庄里面的鬼魂,那个时候,她的道术才能排上用场,也就是说在这之前她还是要需要我的保护。

    这也就是说,她的拖油瓶生涯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弄得我也只能无语凝噎,无话可说,不过道术方面的确是我的短板,有了她的存在,对我而言,的的确确有很大的帮助。

    将这些事情理清楚之后,我和她便快速的在草丛中穿梭了起来,为了尽量的隐藏身形,所以我们都是弓着腰走的,没走几步,我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阵斯斯的声音,以为游蛇出没,赶紧跳到了一边,回头看去才发现张晓彤在那儿不断的倒吸着冷气,我松了一口气,很是奇怪的问道:“大小姐,你在这里抽什么风呢?”

    张晓彤白了一眼说道:“这么深的草丛,我怕有蛇,我害怕!”

    看她害怕的样子,我很是无奈,但还是冲她笑了笑,从背包里面摸出两件罩衣在她两条腿上给裹了一圈之后,告诉她这样蛇就咬不到她了之后,这才拉着她继续往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前面传来一阵很是剧烈的声响,似乎是在打杀,我将草丛拨开一看,才发现很多人正围着一个人似乎在进行殴打,而这个人手中紧紧攥着的是染满鲜血的十二个令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