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三章 被水了
    这个陡坡足足有一两百米长,就算这个司机是认认真真的驾驶可能都要费很多心,才能勉强控制大巴车的平衡已达到不翻车的目的,可他倒好直接说了一句考核开始就直接方向盘一打,任由这个大巴车像一个大型的石头一样,咕噜咕噜的就向下方滚去。

    艹,真的翻车了!

    我离这个司机比较近,当他拨弄那个方向盘的下一刻,我顿时就感到一种翻天覆地的感觉迎面向我袭来,即便是将安全带系的死死的,但是那种无法形容的失重感还是顷刻间在我的身体上蔓延开来。

    由于我坐在窗户边,反反复复的滚动,和来来回回的翻腾很是直接的稳稳地坐在座位上的我做起了不规则运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各种姿势都感受变了,而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一旁的张晓彤死死的压住,整个身子大半张脸都贴在了玻璃窗上,压的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要不是因为我经常运动,以至于肺活量比常人要高上不少,早就在这一过程中,不知道窒息了多久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死死的抓住座位上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虽说我并不知道这个公交车司机为什么会选择突然将这个大巴车以这样的方式给直接变成了翻滚列车,但一切防护措施还是得准备好,至少要在自己的那些坐垫以及坚硬物品之间做好一定距离的缓冲,毕竟不知道这个大巴车终究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落地,能防御一点还是多防御一点。

    不过由于陡坡比较陡峭,以及这司机打方向盘的时候,打的很是急促,这滚下坡的路程并没有持续几秒,就重重的撞击在了地面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我的脑袋重重站在了前方的座椅上,一时间脑袋里面都在轰隆隆的响,隐隐约约还有些发晕,不过还好有座椅里面装的都是一些海绵垫,不然就不是轻微脑震荡这么简单了,说不定连开瓢都有可能。

    而一旁的张晓彤就要好上不到,从一开始她就死死的抱着我,将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死死的埋在我的臂弯中,在最后的撞击中,在我这个尽职尽责的人肉坐垫中,她仅仅是受到了一些惊吓。

    等我脑子稍微恢复了一点之后,才发现整个四只脚跑得大巴车就这样给让硬生生的弄了一个大头朝下,我咬着牙齿忍着撞击的伤痛,将怀里被这大巴车激烈的翻滚运动弄得花容失色的张晓彤给推开,将安全带解开之后,用车璧上挂着的消防小锤子将玻璃敲碎敲平整之后,这才招呼着张晓彤,将她半抱在怀里,冲窗户上跳了下去,也亏得我们靠车头比较近,离地面也就一两米的距离,倒也不存在什么危险,虽说两个人跳有些麻烦,最后总归是安安稳稳的着落了。

    随着我们的平安落地,整个大巴车里面的人都慢慢的恢复了过来,一个接一个的从车厢的窗户里面,鱼贯而出的跳了出来,场面尤其的混乱,看到这奇葩停车方式,一时间人群里面的情绪已经快要逼近沸反盈天的地步了。

    而后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很是夸张的惊呼,循声望去,发现这个人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睛瞪的更大,要是没有眼皮眼眶的束缚恐怕都要飞出去了,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才发现大巴车的前方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具尸体,而这具尸体的下方,堆满了大片大片殷红的血泊,看上去刚死没有多久,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里都挺沉重的,对视了一眼后,纷纷朝那具尸体跑去。

    一走近才发现,这个人就是之前穿着一身阿玛尼,出手尤其阔绰,直接买了十二个令牌的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躺在血泊里面早就没有了动静,眼里满是惊恐,只能看见他的脖子上面有一道深深的伤口,而且这并不是所谓的刀伤,而是我们这些参加过第一阶段考核的人最熟悉的牙齿撕咬留下来的伤口,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是被鬼魂所杀害的!

    一有这个想法,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懵圈了,怎么会这样,刘琦之前不是说在到达考核地点之前并没有鬼魂的存在,而且要到达考核地点之后,才会开始考核,而现在离我们出发的时间,听破天了,也就仅仅只有半个小时,那这司机之前所说的考核开始又是什么意思,还有如果真的是鬼魂做的这一切,那这个鬼魂又会是谁呢?

    而这个时候,那位造成这一切司机突然从最下方驾驶座旁边的窗户探了个脑袋出来,很是戏谑的看着我们,把我们这些一头雾水的人看的有些毛骨悚然,因为我们很是清楚的看见驾驶室的窗户并没有开启,而这个司机就硬生生的从窗户传了出来,就算脑子再愚钝的人都能够看出来,这个就是杀死那个男人的鬼魂。

    “最近老是飙车,没怎么习惯,所以出了这样的事故,也很是正常,车倒没有损坏,但是恐怕接下来的路程你们就得自己走了,外面太阳大,我就不出来了,再见……祝你们这些买了令牌的人考核顺利!”

    说着,这个司机就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司机一消失,令牌二字自然深深的触动了我们的神经,对啊,这个人死了他买下的那六十分的令牌可是个好东西啊,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个男人的尸体给吸引住了,于是乎,原本很是混乱的场面一下子安静的有些诡异,一个离那尸体最近的人,立刻翻找起了他的口袋,片刻之后,仅仅只摸出了一个生死组的令牌,他的脸色一变:“令牌被人摸走了!”

    而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买过令牌的人,那一张张脸上顿时被吓得失去了血色,捂着自己装有令牌的口袋,显得很是担惊受怕。

    看来在那个鬼动手之前,这个男人已经有心人被盯上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把我们这些人分到生死组赛区来的原因了,因为我们这些人为了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从来不在乎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

    再看看那些买了令牌的人,我不由得对他们接下来的遭遇感到惋惜,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估计就是这个道理吧……

    他们要倒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