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二章 卖令牌
    由于普通组赛区,精英组赛区,生死组赛区参加的地方不在同一个地方,而且死亡组赛区还要花时间进行成员的重组,所以燕大他们在我们之前离开了集结点,前往了他们各自的考核地点,而我和张晓彤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看见生死组成员才三五成群的从其他的地方来到的集结的地点。

    这些人,尤其是为首的那些人,个个都是面露凶光,看上去都不是什么好惹的善茬,和他们比起来,我的简直就是一个异类,就像一头温驯的小绵羊误入了狼群一般,显得很是格格不入,弄得张晓彤一直在一旁捂着嘴巴笑的很是开心。

    而这些到生死组赛区参加考核的人,来到集结点之后,都默不作声,除去偶尔和自己的小团体说几句必不可少的话之外,一点儿也不搭理周围的人,和之前第一阶段的考核的参赛者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想想也是,能通过在损失如此惨重的第一阶段考核中,而且被分到生死组赛区的人,都是有两把刷子以及自己傲气的人,有一些自傲的小情绪,也是挺正常的,所有的人,就这么静静的等着下一步指示。

    当到了短信上规定的集结时间后,不远处这才走来一个穿着一身劲装的女人,走到我们的面前,按照军队的方式,让我们集合站定之后,拿出一个花名册开始对我们进行点名,虽说这些人都比较的傲气,但是当面对负责考核的工作人员后,态度都比较好,也没有人随意的讲话。

    点名完毕了,这个女人说了句稍息,开始训起了话来。

    “我叫刘琦,是这次精英小道士考核中负责你们的工作人员,同样也是你们的领队,这次生死组赛区是历届以来,人数最多的一届,加上你们的组员这次一共有一百二十人,不管你们来这里前是什么身份,但在这个生死组的赛区对于我而言,都是一群菜鸟,其余的时间我管不着,但是只要在我的面前,最好把你们的那些吊儿郎当的恶心模样收起来,省的我看了心烦,不小心宰了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刘琦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的面色都是一正,都站直了身体,异口同声的回答了起来。

    我们的表现让刘琦很是满意,她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生死组赛区的考核和其余两个赛区的考核不一样,没有第二次和第三次考核之分,只有一次考核,只要通过在考核得到六十分,就算通过考核,就能够成为精英小道士,而只要总分能够排进这次考核的前十二名就能够得到封号……而现在,所有人都跟着我走,前往考核的地点。”

    考核依旧是在野狼平原举行,所以大巴车依旧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刘琦在离司机不远,原本属于售票员的位置上做了坐了下来,我和张晓彤则随便找了一个靠近司机的两人连排座便坐下了,而这个大巴车似乎是改造过的,硬生生的坐进了一百二十个人。

    等我们全部坐定,并且系好了安全带之后,刘琦就示意司机往前方开去,在这同时转头向我们说道:“这次的大巴的司机并不是鬼魂,在白天也不会出现什么鬼魂之类的事物,所以你们可以放心,我们此刻所处的位置距离考核的地点估计有三个消失的距离,所以在这个大巴车上,你们完全可以休息一会儿,养好精神准备接下来的考核。”

    说玩这些话后,她带上眼罩和防干扰耳机就倚靠在座椅的背上,自顾自的休息了起来。

    这个大巴车开得很慢,在地形复杂的野狼平原行驶的很是平稳,窗外的景色倒是很美,但是看久了难免产生审美疲劳,没过多久,车上的人就睡了一个七仰八叉,甚至还有些人睡着睡着就打起了呼噜。

    至于我和张晓彤在不断的商议着之后的行动,一时间倒忙的不亦说乎。

    而就在这个时候,司机突然将缓缓前进的汽车给停了下来,猛烈的顿挫感,顿时让所有的参赛者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看看时间,仅仅只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再算算距离也并没有到之前所说的考核地点,那这个司机此刻究竟再卖什么药?

    就在所有人都很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的时候,这个司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行李架上面拿出了一个装的满满当当的盒子,冲我们笑道:“我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停下来,也是看你们来参加考核不容易,自然也想卖个便宜,赚点钱,这里有六十个加分的令牌,每个令牌可以五分,一个令牌卖十万,虽说以后得到令牌的机会很多,但是现在如果你就能够得到足够用的积分,只要到达考核地点,就可以通过考核,再说了赢在起跑线上,也好对吧,好了,不多说了,每个人限购十二个先到先得!”

    当着刘琦的面出售令牌?!

    车厢里面的人都很是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不敢置信,我看了一眼那所谓的加分令牌,就和此刻张晓彤身上那两块令牌没有什么区别,看来是真货没错,但是要凑够六十分的话,那价格就有点吓人了,整整要一百二十万!

    就在所有人有些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一身阿玛尼限量版的男人,直接将一张卡拍在那司机的面前:“原来还可以直接买分数,我什么不多,就是钱多,给我来十二个,各位多谢承让,真不好意思,我过关了!”

    见到这模样,又多了几个人站了出来,将剩下的令牌给瓜分了,张晓彤本来也想买,但被我阻止了下来,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到这样突然的出售分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还是少接触为妙。

    司机弄完这些事情之后,也不管我们的反应,就自顾自的往前开去,等到开到一个陡坡前面的时候,他突然转过头看了我们一眼,冷笑一声:“考核开始!”

    随即方向盘猛地一转,大巴就一下子就沿着陡坡滚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