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章 奇怪的男人
    就这样,我陷入了沉睡,只不过这个沉睡很奇怪,既没有做梦,也没有深度的睡眠,基本的思维能力都还是存在着的,只是感觉处于一种空白的状态,什么都感觉不到,触及不到,笼统而又比较形象的说一下的话,那就是在这一瞬间我们都是傻白甜,只能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难不成我是被之前那阳气和阴气的暴乱给弄傻弄成植物人了吧!

    一想到有这样恐怖的可能,我一下子惊慌了起来,也不管有没有用,立刻用尽一切的办法挣扎了起来,就如同溺水的人那般,不断的挥动着自己所能调动的所有的器官,直至从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慢慢的变得有些疲惫,慢慢的能够感受自己身体的存在之后,这才心有余悸的放下心来,继续之前的那般举动,对此刻的状态渐渐地开始有了一些眉目,看来这应该是之前阴气和阳气的暴乱的时候,我的所有精神都用来压制他们了,到后来压制不住被他们冲破束缚之后,心神受到重创,导致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不知道暂时依附到什么位置了。

    不过想要再次找回身体的控制权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想必我之前做出的那一切,尤其是最后那惊天动地的壮举,应该把那些乱葬岗的鬼魂弄死的七七八八了,以那个男人纯阳之体的恢复速度,休息休息应该能够将我顺利的带到终点吧。

    而这个时候,按照一般的流程,应该会有人对我的身体进行检查和医治,而都这么半天都过去了,我都还没有醒来,除去那个男人还没有将我带到终点这一废柴的可能性外,最大的可能性是我现在心神不知道在何处,而且本能的抗拒下,救治我的人无法让我的心神重回意识海,所以只要我将我此刻的的精力耗费殆尽之后,自然就能被顺利的被引回正途了。

    就这样,我照着之前的方法不断的折腾,弄得我那个腰酸背痛腿抽经,这才慢慢的从眼前这空白的让人发狂的解脱出来,视野这才开始慢慢的变黑,就像从很高很高的地方坠落,一直穿越风和大海,也穿越了人山人海,最后感觉到重重的跌落至一个很是软绵绵的东西上之后,猛烈地疲惫感这才如潮水一般向我袭来,终于陷入正常的沉睡之中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虽然不知道身在何处,却知道自己躺在一张很是软绵绵的床上,舒服的要死,一时间我都不想打破这美好的环境,如果不是我看到一个男人正趴在我的腿上,然后死死的攥着我的手,一脸享受的表情睡得正香的话……

    这一幕一下子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面,久久挥之不去,虽然我很是不想让这个男人从他美丽而安逸的梦想中清醒过来,但是我身体本能的反应,以及发麻的头皮和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让我还是在发现了这一切的一瞬间,以一个完美的膝跳反应将这个男人直接给踹到了一边,就听得咚的一声巨响,这个沉浸在梦想中无忧无虑的男人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一脸呆萌的摸着脑袋清醒了过来,一开始他还有一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一看见直起身来的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是明媚,不知为什么一下子给我一种很是暖暖的感觉。

    “诶,你终于醒了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身体恢复的怎么样,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啊?”

    说着他从一旁推过来一个看上去比较大的推车,就和酒店送餐的推车差不了多少,上面满满的都是吃的东西,有中餐有西餐,也有辛辣的,自然也有清淡的,反正一眼望去什么各式各样的东西都有,一时间倒也勾起了我的食欲。

    这人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是用我的钱买的?

    毕竟这样的事情在我的身边已经发生过太多次了,我不得不有一种很是担忧的防御意识,再加上此时此刻,我的身上还是有一张无密码的信用卡,而纵眼一看,这餐车上的食物每一样都是精品,仔细算下价格,如果真是我付的钱的话,我真的要吐血了。

    见得我想伸手,又没有伸手的纠结模样,哪知道我在考虑要不要把他暴打一顿,以为我身体不适,没有办法拿那些东西,于是冲我笑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把这精英小道士考核的餐厅里面的所有精品菜式给你点了一遍,就当是你救了我的命的报酬吧,想吃哪一个,我帮你吧!”

    哦……

    原来不是用的我的钱啊,我整个人心里那根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看到他那一脸明媚到如同旭日一般的笑容,不知为何我的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很是尴尬的笑了笑,起身探手取了一碗看上去像莲子羹的东西,正要用勺子舀着喝的时候,这个男人一下子探身过来,快速的夺过了我手中的勺子,说了句小心烫之后,轻轻的吹了起来,好一会儿才递给我,眼里满含着笑意,那份柔情真的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一幕让我的太阳穴都突突的起来,强忍着那种要呕吐的感觉,摸着不断抽搐的喉咙,好半天才说了句,喉咙不舒服,一时间吃不下。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被我召唤了半天的王笛终于赶到了,随便找了一个花式的借口,终于将这个男人给支了出去,而从他的表情上可以很是明显的看出,他对我刻意的躲避他一举动是拒绝的,不过我一发话,他还是很是顺从的走了出去,只不过走出门后,像一个小女生一样折返回来,做着鬼脸,又弄了好半天,不过还是在我选择死亡之前离开了。

    王笛看见这一幕,笑的那个没心没肺,不过还是告诉我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幕,是因为纯阳之体和纯阴之体互相吸引的原因。

    这一点我自然是知道的,不然的话,我早就把这个死基佬给踹飞到一边去了,毕竟人帅了总有这样男女通吃的烦恼。

    由于才身体才恢复的原因,又被那个男人弄得有些精力交瘁,将他吹过的勺子放到一边,就这碗喝了一口,顿时间热泪盈眶。

    王笛被我这模样给吓到了,立刻询问道:“难不成他走了,你很难过,然后睹物思人,以至于热泪盈眶,是想要让我将他给你叫回来吗?”

    我看着王笛,眼泪大把大把的流:“唉呀妈呀……烫死我了,快帮我吹一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