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八章 回头
    “带我……带上我一起走!”

    我的身形被这双很是干枯的手紧紧的攥着,一时间有种挣脱不开的感觉,自然前进的势头也是为之一滞,心里很是惊慌,因为这个时候,张雨琴和张晓彤嘴里都开始说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胡话了,很明显她们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放开……她们要死了!”

    我拼了命想要挣脱,才发现这个人的手就像磁铁一样紧紧的吸在我的身上,原本我以为这可能是这个人的力气太大了的原因,而下一个瞬间,我就反应了过来,我此刻的身躯已经被控阴术给虚化了,他怎么可能抓住我?

    我的脑海顷刻间高速的运转了起来,恍惚间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看向这个人的眼神,也有了一些复杂,我现在的身体说实在的就和阴气没有什么区别,而他能够这样轻易的抓着我,说明他的内息尤为的强大,而略微感受一下他的内息,发现并不没有一丝阴冷的感觉。

    也就是说他体内充斥着都是阳气,阳气和阴气之间可是相生相克,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互相排斥的,而他能够这样这样抓住我虚化后的身躯,而且我还是所谓的纯阴之体,也就证明他的阳气大大的超出了我的预料,他的身体极有可能就是所谓的纯阳之体!

    不过,你就算是纯阳之体,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和你认都不认识,再说了,主办方的短信里面都说了一旦选定了分组,就不能对其他人员进行帮助,不然就会受到惩罚,现如今张雨琴和张晓彤已经快要濒临死亡了,难不成我还会为了你一个外人,冒着和你陪葬的风险,置她们于危难之间?

    “我不能放……我必须要活着,我必须要或者出去,我的妹妹也在这个考核中,如果我不能活着走出去,在接下来的考核中,以我妹妹那善良的性格,绝对会吃亏的,我不放心,我不放心!”

    这个男人死死的拽着我,不让我将他的手弄开,声嘶力竭的冲我哀求道,眼中大滴大滴的泪水,不断的滑落下来,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深深的坑洞,转瞬间就被冰冷的温度弄成了一颗颗透明的结晶体,让我一时间有了一种沧海月明珠有泪的错觉,心里突然一软。

    “在你的前面,有那么多的人经过,甚至有些都要走到终点了,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帮忙,偏偏来找我,找一个还带两个累赘的我啊!”

    我很是艰难的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突然有一种很是想哭的冲动,即便是你有再大的苦衷,可我也有我的难处,你这样将你的牵挂说了出来,你让我怎么忍心将你弃之不顾,你让我该如何是好,让我该怎么办啊,我连自己想要守护的人都守护不了,还让我怎么帮助你啊!

    “我不愿意将我的后背交给我不信任的人,他们就算走得快,但心里面却是冰冷的阴暗的,随时都可能对让一秒还是伙伴的人,捅出致命的一刀,而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不把感情当做负累,你看似比他们走的慢,但你却是所有人中绝对能够达到终点的人,还有你难道忘记了,我们曾经并肩战斗过,那个时候,我将后背交给了你!”

    而这个时候,这个男人突然挣扎着将他几乎都要埋在雪堆里面的脸抬了起来,直视着我的眼睛。

    当我看清楚那张在这个关键时候,即便是在哀求我将他带走,却依旧是不卑不亢的脸的那个瞬间,我的心脏猛地一跳,这个男人就是在取燃油的时候,同我和张晓彤一起合作过的那个男人!

    是他?

    在他连番的请求和他这张熟悉的脸相互作用下,我的心防早就动摇了,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说帮不帮他,带不带他走,就任由他拉住了我的身躯,夹着两个快要昏厥的女人,拖着一个近乎于失去行动能力的人,尽我最大的力气朝着前方走去。

    毕竟这样我走我的,他拉他的,倒也不算违规吧,毕竟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个道理,可是活学活用的。

    可现实一直都是残酷的,并不会让我们安安稳稳的的走下去,就这样当我们走到离山口只有两百米的时候,我腿一软就倒了下去,虚化的身形顿时再次浮现出了原本的模样,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了一丝多余的力气,要不是因为我的死死的咬着舌头,这才没有将挂在我身上的三个人甩在雪地中。

    这样的结果,其实是在我的预料之中的,我只是不知道会来的这么快,毕竟阴气虚化身体的一部分都不是那么耗费精力,而全身虚化,本来就不是用于持久战自然在消耗方面有成千上百倍的叠加,所以我本来就打算速战速决,但是中途杀出这么一隔尤其废物的程咬金瞬间消耗了我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导致现在处在这么一个离终点近在咫尺,却又无能为力的尴尬局面。

    虽然我并不为我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但是连累着张雨琴和张晓彤死在这里,就有些心生愧疚了,我也不敢回头,坐在地上尤为凄惨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没好气的说道:“看吧,我说了我帮不了你,你现在还要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的粘着我,现在好了,都要死了,你满意了吧。”

    而那个依旧死死的攥着我的身体不放手的男人咳嗽了一下:“这两个女人你不用担心,我给她们输送了足够的阳气,她们暂时不会死,由着她们昏迷好了,这样就能恢复过来,反倒是接下就要靠我和你共同合作了!”

    “怎么个——”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男人就环住了我的脖子,狠狠的吻上了我的嘴唇,一股股精纯的阳气如洪流一般涌进了我的身体,在我的体内肆意的盘旋着,刺激着我身体的各大经脉,与此同时我的机体在这样的刺激下产生出了磅礴的阴气,如洪流一般的阴气和阳气瞬间交织在了一起,散发出了异样的色彩。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处就是一张被冻得通红,却依旧显得很是棱角分明的脸庞,但这个时候,我没有心情去平息我内心里的那种哔了狗的感受,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部都被我身后密密麻麻,朝我呼啸而来的鬼魂给吸引住了。

    我艹,还是回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