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七章 带上我一起走!
    如果说,之前那个猎户的死我是提前预料到了的,而这个人的死就来的太突兀了,简直让我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就人脑分离了,简直诡异惊悚的令人发指,我还好,毕竟我还能看见这人的脑袋是被身边一个拿着刀的女鬼给硬生生的砍掉的。

    而吊在我身上的两个女人就这样很是八卦的讨论着眼前这个男人背强行带绿帽子的悲惨人生的时候,就见得这人的脑袋咻的一下子飞了出去,顿时整个身体都开始猛烈的抽搐了起来,吓得那个面如土色,看上去哪里是一个道士啊,完全就是两个从幼儿园跑出来的大班学生。

    长出了一口气,勉强掩盖下这份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震撼之后,这才发现了所谓的端倪,早在那辆大巴车上,我叫他们弄一下定位的时候,就发现除了张晓彤的是卫星定位之外,其余人都没有信号,既然没有信号,电话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打通呢,再说了,你的老婆明明知道你去参加道士考核了,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打电话过来骚扰你,再说了,就算是打电话,也不可能就直接将给你带绿帽子的事情直接就给说了啊,除非她认为这是件多么荣耀的事情,不过这个男人之所以会上钩,估计也是那个鬼魂利用了他心里的薄弱点,而刻意为之。

    毕竟鬼魂也就只有三板斧,一鬼迷心窍,二吹灭本命灯,三利用你的心理漏洞来击溃你,只有万不得已的情况才会用所谓的攻击手段,不过他的遭遇还是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夫妻之间要多一些信任,少一些猜忌,这样才能和和美美,幸幸福福的走到最后,不然就只有像这个躺在雪地里面呜呼哀哉的人一样,临死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是不是给他戴绿帽子了。

    不过,也没有人还会想到鬼还会给人打电话,这一幕的发生顿时让我对鬼的形象顿时有了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毕竟在这以前我总以为鬼只会躲在我们背后借用我们对未知的恐惧,对我们发动一些进攻,可到现在我才发觉到这些鬼魂的智商简直牛逼的翻天啊,连这样的损招都能够信手拈来,完全就是一副想要将我们置于死地,而不给我们留一丝活路的架势啊。

    离终点只有不到两公里了,夜色慢慢的向我们前进的道路侵蚀了过来,像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一般,覆盖了我们的周围,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光亮,只能通过一些厚重的喘息声来感受到周围还有多少人在行进,黑暗虽然减缓了我们前进的步伐,但是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太大的困境,毕竟我们还有手机上的手电筒,照亮前方的道路倒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当看到手机的时候,才很是惊讶的发现,就这样短短的一两公里我们居然都走了两三个小时。

    即便是知道终点离前方并不是太远了,但前方茫茫的雪海,还在铺天卷地的向我们袭来的大雪,无一不在向我们宣示着前路的艰辛,走着走着,突然有一种我们一下子变得很是渺小的感觉,而且此刻的一举一动正在被很多人窥视的异样,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声中显得很是自嘲,想必这精英道兵考核的主办方,就是想要我们这些人沉溺在这样无穷无尽的困境中无法自拔,深深的陷在里面,将弱小的都淘汰在这里面,只选择最适合他们胃口的人进入下一阶段的考核,就如同所谓的蛊虫一般,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残酷,真的好残酷!

    就这样短短的一公里,这样最后的一公里,原本就所剩无几的参赛者,要么倒的倒在漫漫的雪地之中,估计是再也站不起来了,要么以各式各样奇怪的方式被鬼魂引诱着转了身,化为一具具被咬断了脖子的尸体,散落在了一旁的道路上,彻底和这个冰冷的世界宣告这离别。

    不过这也和他们都是独身一人前进有很大的关联,毕竟在这残酷的竞争中,没有人肯放心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守护,因为没有人知道将自己信任的后背交给别人会不会换来别人冷笑着的一刀,独身一人前进固然没有了后顾之忧,但也没有会义务的帮你守候住来自背后的未知危机,这一点我比他们都要幸运,因为一路上我有身边两个女人的陪伴,三个人互相的照应,虽然累一点,苦一点,但总归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或许这就是信任的反馈吧。

    眼看着就快要结束了这一关键的时候,我却突然的发现我原本很是充裕的阳气,居然开始慢慢的衰竭了,之前被阳气时时刻刻的暖着的身体突然开始被萦绕在我身体外,一直不曾在意的寒气给肆意的侵蚀起来,这些寒气就像一条条细小而不断蠕动着的蚯蚓,在我的每一根血管里面不断的扭动盘旋开来,让我原本很是流畅的血液顷刻间开始变得缓慢了起来,整个人都开始不断地痉挛抽动,就连呵出的气都开始变得厚重,隐隐约约有一点苦涩的血腥味,看来之前高消耗的运转,已经让身体有了一定程度的暗伤,只是有源源不断的阳气运转压制着,一时间感受不到,而现在猛然变的空荡荡的体内,没有能压制住这些暗伤的能力,导致所有的副作用一下子反转作用于我的身上,让我一下子有些吃不消。

    我都已经这样了,怀中的两个女人自然更为不济,甚至都有了一些快要昏迷的迹象,心里这才一下子慌乱了起来,在没有充足的阳气的供应下,如果任由她们昏迷下去,无异于让她们去死,我急忙和她们说着话,但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草草的检查了她们的各项指标,才发现她们的生命迹象已经很是衰弱了。

    一想到她们可能会死,我的心里一下子开始发慌了,脑子一热也顾不上隐藏什么实力了,催动着全身阴气,默念一声阴气虚化,整个身形瞬间变得一片黝黑,和周围的夜色融为一体,源源不断的力量冲着我身体涌来,我嚎叫了一声后,就向终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去。

    而这个时候,一双苍白的手死死的攥住了我衣角……

    “带我……带上我一起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