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再死一人
    鲜血如樱花般绚烂的发散开来,这猎户还是倒下了……

    在现场目睹着这血腥的一幕的人里面也就只有我是早就机智的看穿了这一切的,所以也没有过多的惊讶,只是在心底里面默默的为他默哀,这或许也就是他作为一个猎户的宿命吧,狩了大半辈子的猎,最后还是落得一个被猎杀的下场,虽说悲惨但也在预料之中,至少他死之前还享受了一次被鬼服务的高端体验,倒也不算吃亏。

    其余还活着的人,很是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但也没有震惊多久,虽说这猎户曾经算是救过他们的命,但毕竟死的人又不是他们,也不是他们的至亲,勉强驻足了一下,也就继续往前走去,不过走过他又遗体的时候,却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鞠了一躬,就当是看了这一次反面教材,积攒了一下活下去的经验的一次致敬吧。

    不过在还存活着的人中,唯一对那个猎户的死的耿耿于怀的只有站在我右侧的张晓彤,她气急败坏的看着脖子被齐根咬断,躺在雪地里面,很快就被纷纷扬扬的大雪给淹没了猎户,嘴里发出一阵近乎于咆哮的嘶吼。

    “你在干嘛,想要去陪他啊?”

    我被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弄得有些莫名其妙,随手拍了拍她的小脑门。

    谁料到,她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直接一把拨开我的手,插着腰冲我咆哮道:“你……你还好意思说,我把两颗阳气丹放你那里保管,你随手就拿去医治别人,现在好了,打水漂了,你高兴了吧,二十万啊,你以为是纸啊!”

    被她这么一说,我心里还真的挺过意不去的,刚想要伸手去包里面摸那张常钰给我的五十万限额的信用卡的时候,张晓彤觉得气不过又开口了。

    “二十万啊……整整二十万啊,我一个月的零花钱才只有两百多万,你说我要剩多久,少买好多好多衣服和包包,才能够省下这二十万啊,这是一件多么悲惨的事情啊!”

    张晓彤一个劲儿的在我的背上手上死了命的掐着,我咬着嘴唇就像没有听到一般,只是默默的将已经摸到手上的那张卡轻轻的塞回了包里面,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可好?

    刺骨的寒风依旧在不断的刮着,厚厚的大雪仍然铺天盖地的下着,这无疑是给我们行径的路线增添了不少的麻烦,冰冷的温度,愈来愈透支的体力无疑也成为了到达终点的路上最为强劲的障碍,不过能够坚持到现在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都有各自的办法,虽说吃力一些但是好歹还是坚持着往前走去,而在这些前进的人中,最为轻松的无疑是被我紧紧的搂入怀中的张雨琴和张晓彤,在我不断的阳气输入下,她们的精力不退反增,看上去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没有任何区别,两人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八卦个不停,还腾出手摸出手机,交流起了开心消消乐,只不过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张雨琴在帮张晓彤过那些她平时打不过的关,我在前进的同时,偷偷的撇了一眼,才发现张雨琴已经打到七百多关了。

    虽说看上去我带着这两个女人比较吃力一点,但其实不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两人体内的阴气都尤为的旺盛,给我一种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感觉,所以我也不客气的提取着她们体内富余的阴气,流经我体内,用控阳术,借着阴生阳这一特性转化为精纯的阳气,再由我们三人分摊,提供着我们集体的消耗,这样一路下来,我非但不吃力,反而还觉得我对控阳术的熟练程度在缓缓的增加。

    感受到这奇异的变化,我不由得嘿嘿一笑,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双膝,不对……3P?!

    随着离山口的距离的不断缩短,风雪是越发的大了,我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进着,显得很是吃力,而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依旧在那里各自玩着各自的手机,张晓彤似乎是在看什么作家专访,是什么我心诚的成神之路,而张雨琴却是在看一部叫做我爱上了一具女尸的小说,反正不管怎样,完全没弄明白自己究竟是来这里做什么的,还好我平日里经常锻炼,腰力倒是惊人,不然早就把这两个女人甩飞老远了。

    眼见得山口就近在咫尺,本以为我们这些还能坚持着前进的人,能够就这样一起走向终点的时候,意外再次出现了。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空旷的原野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很是轻灵的手机铃声,由于我们所处在的地方出了脚下的路之外,周围的都是大山,再加上我们的神经都是处于紧绷的状态,这一响声的突然出现完全就不亚于一阵炸雷在我们的耳边响起。

    在我们紧张的注视下,很是艰难地走在最前方的一个人从包里面摸出来手机接了起来。

    “喂,老婆,这个时候你打电话来干什么,你才怀孕,医生不是叫你尽量不要用这些电子设备吗,我在考核呢,很快就回来陪你了!”

    说完这些话之后,这个男人就没有再说其他的话语了,继续往前走,仅仅是在嗯嗯嗯的点着头,很是专心的听着电话那一段的声音,从他的侧脸上,我可以很是清晰的看到他的笑意,似乎是他的老婆在电话的另外一段说了些什么甜言蜜语之类的话语。

    “老婆,你今天怎么了,说这么多肉麻的话,不知为何有些不好的预感,难不成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这个男人笑着说道,可笑着笑着身形就僵硬了起来。

    “什么……你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的,你是因为怀上了这个孩子才和我结婚的……不不,我不会原谅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说着说着,他就转过身来,正好对上了我的眼眸。

    “兄弟可以借把刀给我吗?”

    而这个时候,一旁一个同样拿着电话的女人,伸出了手,手中紧紧的攥着一把刀,那个男人下意识的想要去接的时候,这把刀早就划破了他的喉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