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五章 猎户死了
    只有一个人扶着那个猎户,怎么可能啊,明明就是两个人扶着那个猎户像一阵风一样往前面冲啊!

    我转过身子向我身体右侧的张晓彤望去,试图从她的嘴里得到不一样的答案,但是她很是仔细的看了看之后,皱着眉头看着我:“是只有一个人扶着那个猎户往前面走啊,不过他们的速度倒也真够快的,按照这样的进程来看的话,估计第一名应该非他们莫属了吧,虽说他们的方法很好,但是这毕竟是考核,谁又会愿意将靠前的名次拱手让人,最后可能还是会出岔子,难不成你是在担心这件事?”

    我看着对那个猎户身后莫名其妙的多出来的一个人没有任何察觉的两个女人,心里慢慢开始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倒也没有说出来,毕竟之前那条短信之后,主办方又发了几条短信过来,告诉我们一旦选定了队伍就不能对其他的队伍进行插足,否则将会受到惩罚,弄得我察觉出了端倪,也是无能为力,到头来,只能充张晓彤笑笑,说一句有些累了,看花了。

    而很是明显的是,那个猎户后面多出来的那个任劳任怨推着猎户往前走的身影绝对是鬼!

    看来手机上收到的短信并没有骗我们,只要我们离开大巴车,往终点走去的那一刻起,我们的身后,就会多出一只无时无刻等待着我们回头,以便顺理成章的咬断我们的喉咙的鬼魂,眼前的猎户此刻的遭遇自然印证了这一点,只是不知道,位于我们身后的鬼魂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

    不让我很是好奇的是,为什么只有我能够看见那鬼魂,而张雨琴和张晓彤两人却看不见,张雨琴就算了,她的本事本来就没有多少,而张晓彤也看不见那就有些奇怪了,她可是兰姐的女儿,不知道受过多少的培养,难不成问题并不出在他们本身,而是有外力强加干涉?

    而想到外力,我一下子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莫非是和道的联系有关,因为我们之前吃了一粒可以隔绝道的联系的丹药,所以被迫隔离的与道的联系,再加上没有任何的道器符箓,所以并没有办法看破鬼迷心窍之类东西,所以张雨琴她们看不到那些鬼魂自然是正常的。

    而把这些事情理清楚之后,我的问题就顺理成章的迎刃而解了,毕竟我对付鬼魂并不是靠那所谓虚无缥缈的道,而是靠实打实的肉身和身体内的内息,虽说这样说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错觉,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道什么,只知道道可道非常道,名非名非常名。

    不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近期内修炼小成的控阴术和控阳术让我能够随意的调动体内的阳气和阴气,所以并不需要任何外力手段,光凭自身就能够看到鬼魂。

    虽说之前在车厢里面用尽了一切的办法都看不到鬼魂,让我对自己这本事有了些许的怀疑,现在联想起来,恐怕那应该是主办方外力强加的鬼迷心窍和我并不太强的实力交错起来造成的,而现在这些鬼魂早已经不在受主办方的控制,主办发自然不会再来进行压制,我能再次看见鬼魂也就是理所因当的了,不过再次恢复实力,就要看到这样的一幕,我心里也怪难过了,不过这也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如果是我一人还好,若是因为我发一时的善心,让张雨琴和张晓彤连带着一起受到惩罚,那就太过于自私,只能叹一口气,期盼他意志足够坚定。

    总之我在行进的路上一直在心底默念,千万不能回头,千万不能回头,不能让我身边这两个女人回头,我们一定要一起走到终点,一起通过这次考核!

    不过走着走着,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很是很是没有底的感觉,毕竟这次的考核和之前精英道兵考核完全不一样,这次如果一不小心就是会死人的,才短短的几个小时就接连死了七八个人,而虽说现在已经临近终点了,但是有一句话不是那样说的吗……

    黎明前的那段时间才是最黑暗的,如果这一段路径没有危险的话,主办方也不会叫我们从绝对安全的大巴车上下来了,短短的一段距离却包含着如此多的未知与危险,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在接下来的路程中,我们究竟会遇到些什么,永远无法知道主办方在什么地方呢给我们安插下了的致命的危机,而这些危机只要我们碰到了,稍有不慎就会丧失所拥有的一切,永远的在这冰天雪地里面长眠。

    风开始不断的挂,雪依旧死了命的下,纷纷扬扬我的朦胧着我们的视野,也隔绝了与温暖的感知,而更加残酷的是漫天的大学的早就将人手一根的火把给浸润透了,温暖的火苗熄灭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在下车前,本以为这几公里并不算太远,换做平日里,几十分钟就走完了,但走着走着才知道,这么大的雪,深一脚浅一脚就最够耗费我们大部分的精力了,再加上路途上的担惊受怕,大部分人的精神都已经濒临崩溃了,当寒冷和过度的消耗同时存在的时候,终于有人支撑不住倒下了。

    这仿佛就是一个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又有很多人扑通一声的栽倒在了雪地里,一下子整个前进的队伍就有一半都倒下了,我虽然这样的场景很是不忍心,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我也没有办法拯救所有人,只能在经过他们倒在雪地里面的身体时,给他们输送足够的阳气,希望他们能够活到这次考核结束,主办方清点存活人数。

    剩下的人已经不多,相互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很远,我由于要照顾身边这两个女人,只能暂时走到最后,而这个时候,走在第一名的猎户突然转头说道:“兄弟,这一路辛苦你了,不用再帮我了,剩下的路就由我自己走吧!”

    而回应他的只有脖子断裂的咔擦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