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二章 破局之法
    “斌哥……我没有听错吧,你是叫我将车往后开?”

    这个坐在驾驶座上的小青年正准备一展他的车技的时候,听到我这没头没脑,前缀还是想要活下来就什么什么的话语,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憋出这样的话语,有些傻傻的注视着我,似乎很想从我的嘴巴里面听到我说一句是在开玩笑的话语。

    “没错,不过你是误解了我之前所说的话语,不是把车往后开,而是倒着开。”

    我也没有过多的考虑他的情绪,直截了当的将原话说明,还咬文嚼字的在倒着开这三个字上加重了口音。

    我们之间的对话,自然没有瞒过车厢里面所有的人,毕竟我们俩的声音都没有刻意放低,如果他们这都听不见的话,就只能说明他们的耳朵有问题了。

    “斌哥……为什么要倒着开呢,广播里面不是说现在的我们已经走了一半的距离了,只要这样按部就班的开下去的话,我们很快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才对……”张雨琴一向站在我这边,说到这里的时候,也知道我不会做无的放矢的事,皱着眉头没有继续说下去,好一会儿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那斌哥的意思是你又发现了什么端倪?”

    看着张雨琴急于为我解释的模样,我心里一暖,随即就是一巴掌拍在了的她的脑袋上:“傻姑娘,你这样说了半天和没有说,有什么区别啊,不过你说的也没有错,如果再这样走下去,取燃油这样的集体活动,估计还要上演个几回。”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拿了六桶燃油回来,要将这些燃油用完的话,这辆大巴应该可以跑个几百公里吧,怎么可能还会出现燃油不足的情况?”

    张晓彤很是不解的看着我,一脸的迷茫。

    “如果我说……就这样一直走下去的话,永远走不到尽头,你们相信吗?”

    我微笑着看着车厢里面的所有参赛者,说出了这番话。

    “这怎么可能,斌哥你是在开玩笑吧!”

    张雨琴摸着被我拍的生疼的脑袋,即便是死忠如她的脑残粉也开始对我的话有些怀疑了。

    “那你们实在要是不信我的话,那就将手机打开设一个定位,开一段距离,就知道我是不是在欺骗你了。”

    看到车厢里面所有人眼里不是很信服的神情,我也只能暂时做一个退步,毕竟焦点访谈还是今日说法说过这么一句话,用事实来说话。

    那个坐在驾驶座位上的小青年,一听到我这样说,那个干脆,油门一踩就往前方冲去,窗外的风景瞬间就如同过往云烟一样快速的掠过,给人一种时间匆匆,如白驹过隙一般的错觉,不是之前那个大怨鬼伸手进来将那个壮汉拖出去的时候打破的那个玻璃像瀑布一样疯狂的向里面倒灌着风雪,说不定在这辆大巴车上的人都会以为自己是出现在一辆在普通不过的长途汽车上,闭上眼睛,美美的睡上一觉,憧憬着出发,憧憬着到达。

    先不论让这个小青年开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这车技的确值得称赞,简直就是一个资历非常老的老司机啊,这娴熟的手法一看就知道平时没有少开车。

    这辆大巴车如同离铉的箭一样,化为一道在雪地里面不断驰骋开去的流光,疯狂的奔驰着,前进着……

    好半天,等那个开车的小青年飙车飙累了之后,我才看向车厢里的人:“怎么样,看出问题了吧……”

    “斌哥……问题大啊!”

    “我早就说,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吧,早点相信我,不就不用花费那么多的时间了嘛。”

    “不是啊,斌哥这山里面根本就没有信号啊,定尼玛逼的位啊!”

    本来正准备继续和他们纠缠信任这个问题的我,原本想要吐出去的话,一下子如鲠在喉,虽说没有把我憋死,还是直接将我弄得跪倒在了地上,我艹,老天,我真的跪了!

    人算不如天算,我怎么把山区里面没有信号这茬给忘掉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该如何和他们解释呢?

    “没有关系,我的手机是卫星定位的手机,阿斌并没有骗我们,我们果然一直就在原位。”就在我很是尴尬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张晓彤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将手机递给了车厢里面的人,车厢里面的人互相传递的看着这个手机,脸色开始慢慢的有了变化,不过到了最后都很是崇拜的看着我,而张雨琴也一改之前的迟疑,再次化身了脑残粉的形象,弄得我又好气又好笑。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张晓彤,这才接过手机,首先这手机的型号外观牌子都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因为这手机并不属于我熟知的所有类型的手机,看上去更像一种为了某种目的特意定制的,突然想起这张晓彤说她是兰姐的女儿,估计这手机就是兰姐专门为她订制吧。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直接将视线转移到手机屏幕上,发现上面显示着此刻所处的位置,而下方有一些密密麻麻的线条,仔细辨认下,似乎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地点和相对位移的距离,仔细对比下,我才发现一个比我之前猜测的还要震惊一万倍的消息,那就是我们从一上这个大巴车开始我们的位置就没有在移动过,也就是说……

    我们一直就处在原地,也就是处在主办方给我们布置的幻觉之中!

    我艹,这套路已经要玩上天了啊!

    “既然大家都看到了手机上的定位了,相信都明白这个定位所代表的意义了吧。”

    车厢里面的参赛者都默默的点了点头,不过从他们的表情上看,他们显然不想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那现在,我可以肯定我们是出于深层次的鬼迷心窍中,而这个鬼迷心窍并不是大怨鬼施加给我们的,而是主办方施加给我们,所以想要破解眼前这个局面,就必须反其道行之……

    他们想让我们一直走下去,那我们就沿着来时的轨迹行进,总归是会回到原点,到那时,这死局自然就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