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一章 倒着开
    那个司机面如死灰的看着我,浑身颤抖的很是夸张,一根白白胖胖的手指不断抖动着指着我的眉头,那剧烈的程度就快要戳到我的面门上了,看上去被我发现并且揪了出来,对他的打击尤为的巨大:“你……你,你明明可以无声无息的将我弄出局,却偏偏要用这样光明正大的方式将我置于台面上,你难道就不担心我就算出局都不放过你吗?”

    他一脸阴鸷的表情,闪着凶光的眼神,乍一看很是让人害怕,但是我们这些人虽说和那些老手比起来,仅仅只能算的上初出茅庐的菜鸟,但是和普通人比较起来,还是经历了不少的大风大浪了,这点小把戏,倒不是那么容易的就能够将我给吓到的。

    说实在的这个司机的话,让我瞬间有些哭笑不得,我也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你给弄出局,你以为我天生话唠,唾液淀粉酶多的用不完是吗,我可没有自恋到认为自己威望大到自己一句话,就可以让这些看上去傻,实则个个都是人精的参赛者跟着见风使舵,要是我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我才不会一个接一个的走套路,让他们信服,除非我真的吃多了不消化。

    “你们两个鬼魂的气势能够让我们丝毫察觉不到你们鬼魂的身份,就说明你们的实力恐怕并不高,而再细细的想一下,你们弄死的那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借那些大怨鬼的手,或者主办方施展的鬼迷心窍罢了,毕竟就算随便一个几岁的小孩子有你们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都能够杀死那些人,更何况你们,再说了,如果你真的能够随意的动手的话,我们还能存活这么多的人,得了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别打扰我们的考核了。”

    被我长篇但是很是细致的抢白了一阵子之后,这个司机的脸色是那个青一阵白一阵,死死地盯着我,似乎很想从我的身上咬下一块肉,但不断地发力捏紧拳头,让自己指关节都白的不像话后,这才很是不甘心的冲我咆哮道:“你知道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多久,我曾经也是一名道士,甚至混的还不差,就只是因为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最后不得不道士协会处死之后,鬼魂不得投胎不说,还得服役到足够抵消犯下的罪孽,好不容易等到了罪孽和功德相抵消,只要完成这次任务,让你们全军覆灭,我就可以重新投胎了,现在我又要回归我以前的生活,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这一番血泪的控诉顿时让在场大部分人都生出了一种名为同情的情绪,毕竟一个人得犯了多大的错误才会在被处死之后都不得解脱,化为鬼魂都还要还债,想必他为了等到今天这个机会,估计也吃了不少的苦头吧,这样看来,这个人还真的挺值得同情的,不过我的一番话,顿时打消了他们这无差别的同情。

    “你们想要同情他的话,就不要投他的票,让他一个一个将你们杀死得了,脑子有病是吧!”

    那些参赛者一听,对视了一眼,吐了吐舌头,同情还在,只不过没有那么的深沉了,毕竟以自己生命为代价,来让一个本来因为犯了滔天罪孽才有今天这个地步的人得到解脱实在是划不来。

    待到投票结果写好了,就等着广播宣布结果了。

    我看着这个满心以为自己精心布置下的死局能够将我们这些参赛者统统一网打击,已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转世机会,却因为一个疏忽让我识破了这个局面,从而导致满盘皆输,丧失转世机会,坐在地上,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的司机,心里也是一阵唏嘘,毕竟他生前做了多大的罪孽,但人死了,也都抵消了,想了想,还是坐到他身边,说着我们最后的一席话:“说实在的,你真的认为你只要将我们全部杀死就能获得转世的机会了不成,诚然奴役你的那些人,应该不会拿这些事情来骗你,但是你想想如果你真的将我们给杀死了,你好不容易消除的罪孽,又会增加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你成功的投胎了,那又有什么作用呢,天道是公平的,做了多少罪孽,就会受到多少惩罚,你下辈子估计也会过得很凄惨。”

    这个司机看了看我,虽说表情依旧很是凄惨,但是看上去已经想通了不少了。

    “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照你之前的方法,多做些好事,将自己的罪孽全部消除了吧,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就不要再来了,否则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估计你也只有魂飞魄散这一条路了。”

    我的话刚一说完,广播里面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你们之间的杀手已找出,游戏结束,请即刻前往第一阶段考核的地点!”

    而在这广播声传荡出来的那一刻,这个司机的身形已经开始消散了,那速度之快,让我只看得见他蠕动的嘴唇,似乎说了谢谢两个字。

    听到了广播的声音之后,车厢里面的参赛者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小眼神都很是崇拜的看着我,毕竟我这么英明神武的形象,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危难关头早就顺理成章的占据了他们的心房。

    “拿去给他们俩服下,估计可以拖到我们到达目的地。”

    我从怀里摸出两个药丸,递给张雨琴,指了指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已经进的气多,出的气少的猎户二人。

    “斌哥……这可是阳气丹,就这样用了?”

    张雨琴有些不敢确定的看着我,我一巴掌拍在她的头上:“就二十万吧,能抵的上两条命吗?”

    再说了,这阳气但又不是我的,是张晓彤的,我心疼干什么。

    交代完这两件事情之后,一个人自告奋勇的坐上了驾驶座,担任起了司机这个角色,正要发动油门的时候,我一伸手将档位调到了倒车档。

    “斌哥……你这是?”

    这个小伙子有些发懵,完全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

    “想活着到达终点,就得倒着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