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七章 谁是杀手
    黑衣服和黑头发?

    就只有这么多一点信息吗?

    他说了半天才说出的这么两个简单的身体特征,着实弄得我有些发懵,但却又不死心的询问起来:“兄弟,真的只有这些吗?”

    躺在我臂弯中的猎户,一脸凄然地看着我,迷蒙的眼神中透露着无尽的思考,似乎是在绞尽脑汁的想着之前的那些细节,但是半响,他还是颤抖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只看到这么多,应该是那个鬼魂只让我看见了这么多……咳咳咳……”

    说着说着,他又开始不断地咳嗽了起来,胸口那个破损的大洞突然又开始咕噜噜的冒出了汩汩的血液,我本来还想着给他止止血,才发现我并没有带什么医疗器材和消毒用具,若是潦潦草草的给他处理伤口,弄出一些感染那才有些麻烦了,而且这个猎户此时受的伤极其的中,轻轻的拨开挡在他胸口伤口处的麻布衣服,可以很是清楚的看见他那个狰狞的大洞里面,隐隐约约随着他的呼吸有些颤动起来的肺叶。

    这么严重的伤,说实话,要是不给我一定的手术设备,我连伤口缝合都做不到,更别说,我的本领也没有那么大好吗?

    眼见得这个猎户咳嗽的连嘴里面都开始不断的冒血出来了,也不好询问他一些什么了,再加上我寻思着也从他的嘴里问不出什么有营养的问题了,随即就是一个手刀,硬生生的将这个还憋着一股劲儿想要奉献出自己余热的猎户给敲晕了过去。

    我这一举动顿时让所有人都是一愣,所有的目光都汇集到了我身上,弄得我一时间有一些尴尬,这么高的回头率自从我退隐舞台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我很是受宠若惊,但还是没好气的说道:“盯着我干嘛,他的消息已经说得很明确了,黑衣服黑头发,而且他也说了只看到了这些,如果还要他继续说下去的话,恐怕他就等不到内鬼被揪出来那一刻了……再说了,他只是受重伤,又不是濒死,用得着将他最后一丝的生机的都压榨干净?”

    说到最后,我的言语间都有些严肃了,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个猎户都算得上是我们这一车人的救命恩人,要不是因为他的原因,就凭我们这些菜鸟道士的集合体,就能够以这样近乎于零损伤的方式从那狼群中全身而退?

    说句真心话,要不是因为他丰富的经验,我们能不能安全的将燃油取回来都是一回事儿,毕竟在那大巴车下,可不仅仅只有这些只会物理攻击的狼,还有一群在冰天雪地里面自由飞翔,伺机而动的大怨鬼。

    如果在这个时候,因为一个莫须有的信息就将这个猎户原本可以留下来,等待着将那个内鬼给揪出来后,得到救治的生命给消耗了的话,未免也太不是东西了吧!

    所有的人感受到了我话里面很所蕴含着的潜台词之后,都没有说什么话,慢慢的也将自己的目光从我的那近乎于完美的身躯上移了开去,这样才让我稍微好受了一点,看着这些知趣多了的人,我这才继续说道:“按照那猎户的消息,这个内鬼是黑衣服黑头发,所以在场所有符合这两项特征的人,请全部站在列车的前部,接受我们的排斥,因为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就是内鬼的嫌疑人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同时满足黑衣黑裤的人都慢慢的走到了车厢的前部站定,面部表情很是不同,有担惊受怕的,也有不屑一顾的,当然也有根本就没有表情的,甚至还有一个到这个关头了都还在嬉皮笑脸的人,总之用人间百态来形容这些人都不算太过,只不过这些人并不是来受我们观摩的,因为在场的所有人将会投票选出一个认为他是内鬼的人选,如果选对了,倒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但如果选错了……

    这个人将会受到惩罚,而这惩罚一主办方的套路来看,估计就不是什么小打小闹那么简单了,我猜测的话,恐怕至少都会是享受和那个猎户同样的待遇,重伤但是不致命,这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但是想想看,万一失败的次数多了呢,每一轮损失两名,又能损失多少轮呢,更何况广播里面已经说了,离目的地都还仅仅只到了一半,若不尽快将内鬼揪出来,恐怕后果会很严重。

    可想是想这么想,但我还是没能对这第一次清查抱任何的希望,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几个人都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

    第一个嫌疑人是一个长得很是性感的女人,一举一动都挑动着在场很多人的心,还有些精虫上脑的人还借这个机会问她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然后被忍无可忍的众人直接敲晕了事。

    第二个嫌疑人是一个长得很是壮实,满脸横肉的壮汉,一双小小的眼睛里面不断地发出一丝丝的很是直白的凶光,弄得几乎没人敢向他发问。

    其余几个人都很是普通,倒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仅仅是象征性的询问了几个问题,只有那个一直嬉皮笑脸的人,让所有人直接无视。

    其实这个环节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必要,因为失去了和道的联系,根本就辨别不出鬼魂,问的那些问题都差不了太多,仅仅是考察了一番他们的生平事迹,做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之类,其重要的目的自然是好心安理得的让作恶多端的人,来做这个第一个为这个事业牺牲的探路者,虽然对那广播体积的惩罚有所设想,但我们毕竟并不知道所谓的惩罚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还是的实验一番。

    而那个为了避免自己被选中,不断地说着自己以前做出了多少欺男霸女的丰功伟绩的壮汉,自然以高票数当选。

    将投票结果列出来之后,广播里面再次传出古井无波的声音。

    “杀手未被选出……被选出者将会受到惩罚!”

    广播声一落,一旁的玻璃窗一下子破裂了,一双干枯的手,划破了玻璃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内,直接掐住那个壮汉的喉咙,将他脱离出了车厢!

    一阵阵凄厉的惨叫,顷刻间从破碎的玻璃窗外传了进来,在这冰天雪地的山区里,传的很是辽远和凄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