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黑请闭眼
    “下面插播一条重要的消息……”

    这很是波澜不惊的声音,三乘以十的八次方一般的光速一般顷刻间传遍了车厢,原本热闹的就像坐上了大巴车去哈尔滨春游路上的参赛者们,瞬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和嘴里说的唾沫星子横飞的话语,呆呆的倾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广播声,一种名为心如死灰的情绪慢慢的蔓延了原本很是喜庆的脸庞,毕竟这个广播从一开始到现在也就只播放了三次,前两次都没有带来哪怕一丢丢的好消息,这一次估计也得来一个灭顶之灾吧。

    当然这些人里面也包括了我,原本被眼前这个叫做张晓彤的女人言语间提带着阿丽的消息给弄得有些心旷神怡的心情也被这广播弄得烟消云散了,再说了,就算我想听,也没有人给我说了,因为这广播声一传来,张晓彤立刻就被其古井无波的消息给深深的吸引住了一脸严肃。

    得了,这么几个月都熬过去了也不急这一小会儿时间,再说了,想要做什么也得把命留住啊,毕竟一切不以活下去为目的的探险,都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和对整个世界的不负责任。

    “……离第一阶段的考核,快接近一半的路程了,为了使所有的参赛者能够尽快的融入到这个道士界中,不再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菜鸟,当然也考虑到经过了这么久的路程,你们也会无聊,所以给你们安排了一场游戏,这个游戏你们在座的人就算没有玩过,也听说过,因为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天黑请闭眼!

    不过这个游戏里面并没有太多的职业,就只有杀手,平民,警察……杀手是有我们安排在这个车厢里面的两个鬼魂来担当……”

    说到这里,原本很是寂静的车厢里面一下子炸开了锅……

    “什么,我是听错了吗?”

    “我们这些人里面,居然还有鬼魂的存在?”

    “要不要这么黑心啊,我们就是来参加一个考核,至于这样的吗……完全是搞事情啊,外面已经安排了那么多的大怨鬼了,现在我们自己人里面也有两个鬼魂,是真的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吗?”

    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而且极具震撼力的消息弄得有些情绪激动,一时间整个车厢里面都是嘤嘤嗡嗡的讨论声,音浪之大,甚至可以将大巴车的车顶给掀开来。

    “都想死的心慌了吗,不想死就先给我闭嘴,错过了关键的消息,我们整车人都得死,怕死就不要来参加考核!”

    就在巨大的音浪快达到将广播的声音给盖过的时候,坐在我身后的那个男人突然一拳砸在一旁的钢化玻璃上,冲车厢里面那些咋咋呼呼的人咆哮了起来。

    一拳砸在钢化玻璃上发出的那声巨响以及随后发出的咆哮,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主意,当众多目光扫视到这个发出声音的男人的时候,整个车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个人就是刚才在失去了一个甲组成员之后,自告奋勇的去取燃油的那个男人。

    之前他的表现还是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尊敬,自然是有一定的威望的,他的话一出,整个车厢不说鸦雀无声,但广播的声音总归是可以清晰的听到了。

    “……在游戏开始后,我们将会对你们进行深度的鬼迷心窍,而作为杀手的鬼魂就会对一个平民下手,而那位被攻击的平民只会陷入轻度的鬼迷心窍,也就是说他能够看清楚下手的人的部分细节,而这位平民在重伤昏迷前,将会同时担任警察这一职业,为你们指认出杀手,而你们这些平民将投票选择出那位杀手,如果成功,则游戏结束,若失败则游戏继续,且被投票选中的那位杀手,将会受到惩罚……

    好了……那么,游戏开始!”

    广播的声音才刚刚戛然而止,我的视野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自然也感受不到一切事物的存在,即便是我用尽一切手段,都没能破解掉这鬼迷心窍,一时间,就好像我彻底的陷入了没有任何梦境的熟睡一般。

    我艹,真的是将人往死里面逼啊!

    我狠狠的骂了一句,但是心里在这一刻,一下子凉了半截,这个所谓的深度鬼迷心窍已经达到了以我现在的实力无法抗拒的程度,如果说,那个鬼魂现在对我下手的话,我绝对没有任何的般法进行抵抗。

    但转念一想,心里又是一喜,因为按照之前那广播所说的规则来看,我如果是那个被攻击的平民的话,那就不是像现在这般处于深度鬼迷心窍的状态,也就是说,我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平民,只用等待着这鬼迷心窍结束就可以了。

    这个心念一出现,我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不少,但也还是叹了一口气,整个大巴也就几十个人,轮到我的几率还是挺高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可怜的人遭受了这样的罪。

    当窒息一般的黑色从我的世界里,如同潮水一样的衰退开去,到彻底适应的时候,车厢前部发出了一声惊呼。

    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这声惊呼给吸引了过去,围过去一看,才发现被攻击的人居然是那个解救我们于危难之中的猎户!

    鲜血早就染满了他厚实的麻布衣物,除了少部分浸润了进去之外,绝大部分都沿着他的衣襟淅淅沥沥的往下滴落着,像一个小型的瀑布一般,在地上和座位上汇集成了一个小型的血泊,看上去着实有些令人惨不忍睹。

    这伤势,真的挺触目惊心的!

    我毕竟也学了三年多的医,立刻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才发现他的胸口破了一个大洞,虽说没有伤及到心脏,但还是将他小半个肺叶给击碎了,如果不能及时的对他进行医治,这条命估计也还是够呛。

    “咳咳咳咳……”这个猎户似乎是知道自己的伤势有些严重,猛烈的咳嗽了几声之后,冲我笑了笑,“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