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四章 心软
    这么多年,勉强算算也是有二十多年了,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是最看不得女人哭的,用一件小事来举一个例子吧。

    在大二的那个时候,我去坐地铁,遇到一个手机掉了,又记不到哪怕一个号码,走在路上都要哭出来了,连哭都很像笑的女人,我当时本来是要去参加一个街舞比赛的,看到这个女人,在那里很是无助的模样,那个时候我是真的忍不住了,就把手机借给她,也不管是不是要去参加比赛了,就陪她在地上坐了半个小时,把她逗笑,和她聊了聊,等她登微信联系好了自己的朋友之后,这才把她送上地铁,告诉她以后看到我这个面相的人都是好人,看到她破涕为笑的模样,我的心里比得了冠军都还要高兴。

    自然那天因为是一个二对二的八进四比赛,我因为这个女人的原因就迟到了,去的时候都已经开始了,阿翥只好临时从舞团里面抽调了一个队友,最后还是以2:1落败,倒不是说那个临时抽调的人实力差,而是因为我和阿翥之前针对这次的对手,做了一些套路好增加难度,结果我又没来,而他们两人的配合度又没有我和他高,所以就惋惜的输了,总之当时我被阿翥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但晚上回学校看见那个女人给我发的短信是一下子又笑了出来。

    天使所在是天堂,恶魔所在是地狱,区别往往不是你在哪里,而是你到底是什么……谢谢你,你是一个纯粹的人。

    人的性格,就决定了他此时此刻做出的事情,所有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再回到现在的场景,我也搞不懂我为什么脑子一时冲动就将她给救了下来,有以上的原因,也有她在转身回头,向那些大怨鬼在就布置好的幻影冲过去的时候,嘴里面说出的那些话语,似乎是叫她的爸爸妈妈不要离开她……

    而她在之前自告奋勇要去取燃油的时候,告诉我们她是一个孤儿,综合这两句话,我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亲眼目睹了她的爸爸妈妈离开她的,这比那些一出生就没有看见自己的爸爸妈妈的孤儿要凄惨的多。

    毕竟从一开始就植入的伤害即便是在根深蒂固,也比不上先给你整个世界的温暖,再在你的心口上用力的刺伤一刀,来的更加的刻骨铭心……

    这样的感觉,我见得多,也尝过很多……

    我虽然不是一个孤儿,但我从小就没有见到过自己的母亲,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同龄的孩子都有一个温柔体贴,恨不得把自己的孩子当做掌中宝的母亲,而我只有一个一天到晚就逼我练一些莫名其妙的功夫,不达标还要拳打脚踢,甚至每年过生日的时候,我都在许愿要是老天能把这个臭男人给我换成一个母亲那真的就是让我少活二十年,我都愿意了,因为让这个男人带着我,估计我的寿命都要缩水一半。

    有一个这样的父亲比没有父亲还要惨,加上从来就不知道我有没有母亲,所以我对于那些孤儿都很是理解,很是同情他们得感受,所以即便是我的内心很是希望她此刻就死,死的越惨越好,但是我身体的本能还是将她救了下来。

    说实话,我想要让她死的是和我同为阴穴控制者的选拔者的这个身份,而不是孤苦伶仃的孤儿这个身份,更何况造成她现在这番场景的还是被那大怨鬼利用其心理漏洞,如果我真的借这个机会让她死了,恐怕我这一辈子良心都会不安的。

    将那个大怨鬼打飞到一边后,我腾了腾手,换了一个看上去比较舒服的姿势,将这个女人抱在怀中,大步的朝着前方走去,走了好几步,被我抱得紧紧这个女人,嘴中嘤嘤的哭泣声这才缓缓地停了下来。

    她大大的眼睛上厚厚的眼睫毛扑棱棱的眨动着,凝聚着的大滴大滴的泪珠像一颗颗晶莹剔亮的珍珠再次的掉落她的眼中,将她眼中原本很是忧伤和迷茫的神态,顷刻间清洗的一干二净,傻傻的看着我,察觉到现在我们此刻的姿势有些不正常,立刻用力的挣脱了我的手臂,猛地跳到了一边。

    下一刻,或许是此地的寒冷和冰天雪地的环境,还有之前那短暂的失神一下子勾起了她的回忆,让她意识到在那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见得她似乎很是艰难的迟疑了一下,嘴角微微的张开说了句:“为什么?”

    见到她那副我不乘人之危将她直接丢给那个大怨鬼处理的表情,我心里突然很是好笑,救人还需要理由?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杀人才需要理由的吧……

    我也没有耽搁时间,推着她就往燃油的方向走去,那个老司机可还在那里背对着我们,眼巴巴的等待着我们的支援。

    估计这个时候,心里压力最大的恐怕非他莫属吧,毕竟他也是一个孤儿,让一个从小到大都没有安全感的人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别人,这才是最煎熬的一件事吧,不过这也算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我从来就没有将我看做天使,只把自己当做一个恶魔,但是在刚才那个瞬间,我想生活在天堂,而并非地狱……还有我只是遵守了我们之间的约定罢了,你不用谢我。”

    “我又没有说要谢你。”

    这个女人听到了我说的如此煽情的话,只是白了一眼,一句话差点就让我给跪了。

    “不过你这样做,让我倒不好意思,不成人之美了,哎……坏人真的难做!”

    这女人幽幽的叹息了一句后,就快步走到那个等待已久的男人身边,开始和他着手搬动燃油的事情。

    我被她的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倒也没有过多的询问,也加入其中。

    由于都经历过一次的原因,我们三人这次行动很是顺利,并没有再出现什么危险的事情,等我们燃油送到的时候,司机早已经轻车熟路的修好了发动机。

    终于可以再次启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