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三章 救人
    这一声有些凄美,有些哀怨的声音一下子充斥了我整个脑海,在其间不断地萦绕和回荡,让我整个身体都随着一震,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受我自己控制的感觉,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所谓的刘哥,会在这个时候回首了。

    因为这时候回荡在自己脑海里面的声音,直直的击中了人心最为薄弱的地方,让其和执念产生了共鸣,那些最美好,最难忘的事情一幕幕的在这个时候如洪水决堤一样的爆发了出来,纵使你再铁石心肠,也不会愿意去拒绝这个如同港湾一般的美好怀抱。

    而这道在我的身后传来,迫使我想要转头看去的声音,自然就是那个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孙骁骁的声音啊!

    “阿斌……你难道不爱我了吗?”

    那身影此时此刻甚是幽怨,里面夹杂着的情感,说真的难以让我辨别出真伪,因为这种感觉就是我深深的埋藏在执念深处,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感情。

    这倒不是说,我现在心里面还爱着孙骁骁,而是我忘不了那一份感情,是我付出自己全身心的爱,去想要呵护一生的感情,不过在那一刻发生之后,我已经将她彻底的从我的心里剥离了开去,仅仅只在内心最深处留下了一个烙印,那是对我不悔的青春的祭奠。

    从一开始的发愣中清醒了过来之后,我也是庆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还好距离那一段沉痛,也可以说的上近乎于悲恸的感情,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足够我忘记了,我也从那种感觉中走了出来,要是换作前一段时间,指不定我就中了这招了。

    说实在的,这些大怨鬼的实力的确挺强的,要不是他们受到了制约,如果不触犯忌讳,就不会对我们进行攻击,也不能对我们进行鬼迷心窍的话,我们这些没有了道器等手段的菜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全军覆灭了。

    我也试着用将阴气聚集到自己的眼皮子上,但并不能看到任何鬼魂,皱眉头一想,估计这就是隔绝了和道之间的联系带来的效果吧。

    这思想过程虽然复杂,但也是几秒钟上下,就恢复了过来,短暂的回忆了一下过往,感叹了一句,曾想择一城终老,寻一人白首,可到头来却发现,城池已物是人非,想要白头的人却已经不知道在何方了。

    正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我的身边突然传出来了一阵啜泣声。

    “爸爸妈妈……不要离开我好吗,求求你们了,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和你们走,我要和你们走!”

    转头望去,我心里顿时吃了一惊,因为那个和我一同竞选阴穴控制者,因为身体轻灵的原因,走在我前方几步的女人,不知为何哭了出来,哭出来都不打紧,她甚至将整个脑袋都转了回去,迈开步子就要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冲去。

    我心里刚暗道一声糟糕,就感觉到一股无边的阴气冲着那个女人冲去,眼角的余光中顿时看见一道很是恐怖狰狞,脸上染满了血液的老太婆形象的大怨鬼,猛地浮现了出来,张开大的可以一口咬破那女人天灵盖的嘴,狠狠的朝着那个女人的头咬去。

    我整个人浑身一震只感觉到一阵腥风蔓延开来,有些不知所措,听着手中的对讲机中撕心裂肺的嚎叫着,询问着那个女人为什么再次转头的声音,我心里突然一个激灵,莫非那些人看不到这个大怨鬼?

    而我能够看到这个大怨鬼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在我的眼皮子上附着上了阴气,综合看来,岂不是可以这样认为,这些人嘴里所说的和道之间的联系,是不是就是向天地间借力?

    而我能够看到这个鬼魂,是不是说我施展我的本事,并需要向这天地进行借力,也就是说我还是能够用我的手段对付这些鬼魂,包括控阴术和控阳术?

    我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正想要出手的时候,手一下子又僵住了,我为什么要救她?

    对啊,我为什么要救她?

    她可是和我一起竞选阴穴的控制者的人啊,按照阴室的说法来看,我和她可是只能够活一个的,如果她在这里死了,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虽说,我和她有过在第一二阶段公平竞争,第三阶段各凭本事的约定,但是这个约定有什么约束力,其实我们两人都心知肚明,如果是换做她,我相信她绝对不会管我,任凭我自生自灭,这样也并没有违反规定。

    再说了,现在手中的对讲机里面,不断地催促我赶紧离开不用管她,在所有人的眼中,我救不了她,也没有办法救她,而如果我救了她,说不定还会引来一系列的麻烦。

    可在那个大怨鬼的嘴巴和这个女人的脑袋即将接触到一起的时候,我本来僵硬到原地的手一下子伸了出去,直直的将那个女人拨到了我的怀中,随即便是……

    “阴气虚化……”

    我的右手直接穿入了那个大怨鬼的脑袋中,化为无物,让这个大怨鬼的攻势顿时为之一滞,因为她完全弄不明白,我此刻究竟在干什么,而她的攻击目标又不是我,一下子有些发懵,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冷笑了一声,那么接下来就是……

    “阳气虚化!”

    深入她脑袋中的手臂突然间金光一闪,在阴气和阳气切换的时候,发出一阵不小的冲击,直直的将这个大怨鬼的半个脑袋都轰碎了开来,不过也并没有将她剿灭,只不过在短时间里面估计丧失了和我战斗的能力。

    控阴术和控阳术我都没有修炼到虚化和实化自由切换的地步,只能以这样取巧的方式来爆发出目前阶段能发出的最大威力,不过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还不赖。

    由于我并没有回头,没有触犯任何忌讳,也没有其他的大怨鬼来袭击我,袭击这个女人的大怨鬼也被我暂时剥夺了战斗力,于是我抱着这个一时冲动救下来的竞争对手,心里简直像哔了哮天犬一样的复杂。

    这兴许……

    是我见不得女人哭吧……

    也或许……

    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我的妈妈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