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二章 袭击和背后的声音
    这些人一下车,车门就被死死的关闭了,避免那些狼群趁机冲上这大巴,透过厚厚的车窗,我可以看见那些狼不断的甩着尾巴,张开狰狞的大嘴,粘稠的血液从长长的獠牙上不断的滴落着,四处打着转,朝着手持长刀的猎户他们,发动着猛烈的进攻。

    应该是猎户在下车之前给这些要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人说明了一些技巧吧,他们所有人都背对背的站成了一个个圆圈,不断的以一个又一个的整体行动,对那些伺机要向他们发动进攻的狼群展开着雷霆一般的反击。

    不得不说这个猎户的战斗直觉极其的丰富,这样一来,等同于就不是一个人在独立的战斗,而是一个整体在面对所有的进攻开来的狼,那种围攻的局面自然不复存在,虽说并没有什么优势,但是也没有什么破绽,反而和这些数量相差尤其的悬殊的狼群勉强能进行抗衡起来。

    在这个猎户的带领下,这些被不断闪烁的前灯和持续轰鸣的喇叭声,吓散开来的狼群都被他们给牵制住了,一时间没有多余的狼群注意到一个灵活的身影朝着之前那死去的几个人尸体所在的地方跑去。

    这个甲组的成员,身体尤其的灵活,跑步的速度尤其的快捷,就快要跑到那个人的尸体面前的时候,这个人的身形突然一滞,突然间回过了头,这一幕在我们眼中显得尤其的怪异,这个人究竟是在做什么,他为什么回头?

    “刘哥,你在做什么,赶紧去取燃油啊,站在原地做什么,抓紧时间,收到请回话!”

    我身边一个负责联系的人,顿时被这个被称作刘哥的人的举动给吓傻了,一个劲儿的冲着手中的对讲机喊着话,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我自然也对这个人行为显得尤其的摸不着头脑,仔细注视下却发现那个人的脸上在这一个回头的那一个刹那,浮现出了一丝很是明媚和不敢置信的笑容,就像看见了一个很想要见到的人一般,显得很是快乐和满足。

    但转瞬间,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头颅一下子轰然炸裂开来,就如同那几个人一眼,仰面朝天的倒在了雪地里面,手中的对讲机缓缓的滑落到一边,整个车厢里面就只能听到悉悉索索的摩擦声,这一幕的发生,顿时让车厢里面的所有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中。

    这样离奇的死亡,能够一招毙命的强大程度,也就只有被主办方安排的大怨鬼才能够做到了,而这个人的死自然就是犯了所谓的忌讳,突然间回头,被那些大怨鬼吹灭了本命灯,才会像之前那样死于非命的。

    许久,车厢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很是轻微的啜泣声,打破了这久久的沉寂,寻声望去才发现是之前的那个负责联络的人。

    “刘哥……刘哥他以前是一个侦查兵,他的实力虽说没有太强,但是和鬼魂打交道的保命手段还是挺多的,按理说他是不会死的,绝对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他唯一的弱点就是他家里白发苍苍,一直等着他回家的老母亲,他一定是被那些大怨鬼利用了这一个弱点,才……才……”

    说道这里,他不由得放声大哭了起来,整个车厢里面都是他的哭声,听得分外的辛酸。

    这个时候,一个看上去极其消瘦的人走到了他的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的情绪开始稳定下来之后,一拳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脸上:“哭……哭你妹啊,每个人都会死,他只是比我们先走一步,有什么好哭的,好好将通讯工作做好!”

    说着,他就让人将车门打开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下去。

    “喂,不该是你去探路啊!”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无依无靠,从小在死人堆里面长大的,我没有牵挂,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回头!”

    这人说出了这一番话后,就快速的朝着之前燃油的所在地跑去,一点也没有之前那个被称作刘哥那人行进间的小心翼翼,想想也对,主办方只叫我们要注意和鬼打交道的忌讳,并没有说那些大怨鬼会来主动的攻击我们,或许这样的速战速决,反而是一个绝佳的破局之道,一时间,我对这个不知名的人,有了浓厚的兴趣,自然也可以说是佩服。

    快走到那些死去的人的尸体面前的时候,他的身形依旧如之前那个刘哥一般,有些停滞,但兴许是有了刘哥的前车之鉴吧,亦或是他所说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回头,下一刻就恢复了前进,走到那些尸体旁,用刀快速的清理了起来,很快从雪地里面,拨弄出了一桶一桶的燃油。

    “六桶燃油……我还需要两个人手,和几个人负责防护一下身后是否有狼群,因为大怨鬼还在我身后,我不能回头!”

    车厢里,很快就传来了那个男人的话语,一时间所有人都很是激动,但下一刻,该派拿两个人手去就是一个难题,每个人的心里素质不一,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有不有什么漏洞,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之前那个男人那般无所牵挂,拿命去送死,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最后一排传来:“我也是孤儿,算我一个!”

    循声望去,我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和我一同竞选阴穴的控制者的女人!

    一看到一个女人站了出来,之前推脱的男人们都显得有些无地自容,但无地自容还是归无地自容,也没有谁站出来,我看着那个女人戏谑的嘴角,站了出来:“那也算我一个!”

    张雨琴拉了拉我的衣角,一脸的担忧,我安慰了一句,就跟在那个女人的身后,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冲车上的人说道:“那可能会袭击我们的狼群,就拜托你们了!”

    剩余的第一批次的人自然点了点头,跟着我们下了车,一下车,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拉着身旁这个女人就往前冲去,就快要走到那个背对着我们的男人面前的时候,一道很是幽怨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

    “阿斌……我回来了,回到我的身边好吗?”(未完待续。)